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49章 雪児心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柔平和,毫无攻击性和压迫感,但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却都感觉到了一种温和,却又全然无法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。

  云澈距离凤雪児最近,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最为真切,他看着凤雪児,内心充斥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,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。

  之前夏元霸到来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气息云澈便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清晰震撼。但,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虽然丝毫没有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霸道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夏元霸还要浩瀚、飘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太多……

  就如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汪洋,和滔天巨浪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别!

  夏元霸忽然变得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让云澈惊讶和难以相信,但不至于让云澈震惊到失色,他确信只要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也可以达到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力量!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目前他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,根本无法去触及和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救了自己,教自己凤凰颂世典……如天使般美丽,精灵般无暇,喜欢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雪,有着最纯美笑颜,最空灵仙音,叫着他“云哥哥”,与他小指相扣,亲昵偎依,为他在雪中起舞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……

  她竟然……处在这种他连仰望都不能……如神话、梦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……

  他确信,这些感觉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正对着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……他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四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脸上那剧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变化……比夏元霸这个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出现时更要剧烈太多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变化。

  他也终于开始明白,为什么雪公主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尊崇和特殊……在坐席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凤横空平起平坐,连太子都要在次席。也明白了凤横空对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为什么会到了那样一种极致……

  “师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层次?”

  从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夏元霸同样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感,以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境界,在凤雪児释放出玄力气息后,却依然无法探知到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。看着古苍真人那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,夏元霸忍不住问道。

  古苍真人收敛表情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一声,才将心境平静下来,道:“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来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,为师和你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雪公主……凤雪児。她今年只有十六岁,玄力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半步……君玄!”

  “!!!!”夏元霸整个人瞬间呆滞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那个对层次概念模糊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他无比清楚,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君玄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何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!!

  “看来,那个传闻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古苍真人用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自言自语了一句夏元霸没有听懂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看来,那个传闻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时间,凌坤目光斜向夜星寒,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夜星寒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和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,目光释放着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:“这个消息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‘那个人’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怎么可能会有假。而且‘那个人’,会马上帮我得到这个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……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炉鼎!如果可以同时得到她和凌长老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九玄玲珑体’,我可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扔掉其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!”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兴奋到了几乎要癫狂,说到“那个人”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瞬时扫过了场中一个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呵呵呵呵,我凌坤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从来都不会错。相信用不了多久,少宫主就可成为这天玄第一强者,无人可比肩的【逆天邪神】盖世帝君……先恭喜少宫主了。”凌坤眯眼笑着道。

  除了身为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古苍,经常接触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三人,还有凤凰神宗中知道凤雪児秘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全场没有一个人能探知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层次,但却足以感觉到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何其恐怖,宛若天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相比之下,就在她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简直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同不存在一般。

  雪公主闻名天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公主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“天玄第一美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容颜。谁也没有想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到了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而纵然现场亲眼所见,亲身感受,他们依旧久久呆滞,无法回神,更无法相信。

  而这时,凤雪児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忽然熄灭了下来,眉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缕金色,也随之消失不见。

  云澈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……他很想能注视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想要知道她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愿意那么温柔、信赖和亲近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了怒怨、失望、伤心……

  凤雪児在这时忽然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向凤横空道:“父皇,雪児忽然有一个疑惑,可以请父皇解答吗?”

  凤横空一愣,然后缓缓点头:“雪児,你说。”

  凤雪児颔首,轻声道:“父皇曾经和雪児提到过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如果雪児没有记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排位战上,一国应该最多只可出战十个人,我们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参战者……十四皇兄,还有飞白师兄他们,都已经在云……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落败,也就意味着,我们神凰国,已经输给了苍风国。那么,为什么不马上宣布苍风国已经胜利,父皇又为什么还要雪児来到这里呢?”

  全场安静无声。凤横空此举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每个人都心知肚明。这已和排位战无关,他要凤雪児上场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在血脉上惨败、排位战上惨败之后,通过凤雪児展露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来挽回凤凰神宗实力、颜面、血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。

  否则,整个天玄大陆,都将在今天之后,知道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被另一横空出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给完败。到时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国民,都将逐渐产生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。

  而凤雪児也做到了,她刚才那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展露,就连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彻底惊到,就更不要说七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所以,凤雪児貌似问了一个很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但这个问题,却偏偏又有些难以回答。因为其根本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在惨败之后,而利用雪公主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捞回颜面而已……甚至不惜,或者说不得不将保护、隐藏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暴露在天下人眼前。

  凤横空一时之间没有开口,凤熙铭连忙站了起来,出声道:“雪児,原因其实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现在需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抬手把云澈击倒,至于原因,晚些时候父皇会和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虽然排位战已经结束,而且结果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败给了云澈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必须向世人证明,虽然我们败了,但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们没有派出最强者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我们凤凰神宗都无人可及。”

  凤雪児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然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雪児愿意直接认输。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动容,让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一脸惊诧。凤非烟马上道:“雪児,这件事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简单,这事关我们整个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誉和尊严。”

  凤雪児声音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雪児完全无法明白,为什么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会和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誉与尊严有关?难道,荣誉,就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胜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胜?尊严,就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弱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吗?”

  “为什么,云澈他明明赢了十四皇兄,一对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平对战,十四皇兄败了,本约定不再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位师兄,却又联手上场,而且一上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……云澈又明明赢了飞白师兄他们,为什么却不肯宣布他已经胜了,反而要我……一个明明不应该参与到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上场……”

  “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明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我们一脉,为什么却又要那么坚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否认呢?”

  谁也没有想到,平时温婉如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竟然会忽然说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……似疑问,似不解,又似质问。

  凤熙铭张了张口,有些勉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,皇兄知道你心性最善良,可能会觉得我们做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分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些事情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简单……再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也并不能完全认定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我们凤凰神宗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有那么一些可能而已……”

  “不,皇兄说错了。”凤雪児轻轻摇头:“雪児可以证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我们一宗。”

  全场顿时惊疑声一片,而凤雪児已转过身去,伸出手来,掌心朝向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,随着她掌心一抹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闪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部位,一点金色顿时耀起,然后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描绘成一个黄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状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黄……黄金凤印!”凤横空等人惊声而起,一脸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眉心处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凤凰印记。

  “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有着凤神直接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血和力量,所以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来自凤神一系,雪児一下子就可以辨别出来。”凤雪児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凤神也说过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,只会出现在继承最纯净凤凰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身上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是【逆天邪神】金色,证明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血赐予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传承。”

  凤熙铭盯着云澈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印记,愣了好一会儿:“雪児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  凤雪児面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,声音宛若悠云:“雪児知道,雪児违背了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一定让你们失望和生气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多事情,雪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明白……我们神凰国被打败,天玄,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拥有凤凰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父皇,皇兄……这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值得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吗?为什么,你们却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去否认这些。你们明明想要保护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和尊严,为什么,却又要那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去破坏它们。”

  凤横空嘴唇张开,一时间之间没有半点言语。因为平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凤雪児一次说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说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他这个自以为最了解自己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在这一刻直接懵住。

  “雪児喜欢着自己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骄傲着自己出生和生长在神凰国。在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雪児就知道神凰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家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为什么,雪児今天却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园好渺小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渺小……”

  “七国排位战已经有好多年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国,这一次,我们神凰国被苍风国打败,苍风国是【逆天邪神】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打败了神凰……虽然神凰败了,但不代表神凰变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之中,终于出现了可以打败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全部七国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这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值得所有玄者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吗?坦白承认失败,向世人宣告胜者,这不才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有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国最应该,最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作为吗?”

  “飞白师兄他们九人围攻云澈,一上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,云澈把他们击败时,明明可以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死他们,但他没有这么做,但我们神凰,去没有一个人致谢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继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刁难……在气度、气量上,神凰,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输给了苍风,就连尊严,也被自己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丢掉。”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嘴巴大张,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出话来。云澈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凤雪児,同样久久无言。

  “我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传承,没有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赐予,就没有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我们每一个凤凰弟子,都应该怀有最虔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恩之心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灵最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,但为什么,你们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不择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其否认,还想要用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将其抹去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他视为血脉相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族,相互扶持和帮助,来共同延续和发扬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与力量……这种自私,雪児看不到荣耀和尊严,只让雪児陌生和害怕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上大学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就一直有个梦想,将来某一天一定要像电视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明星一样在大街上戴着墨镜开兰博基尼。努力到接近而立之年,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一半……嗯,下午给自己买了一副贼拉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墨镜。】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