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48章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

第448章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

  这个声音一出,夏元霸刚刚竖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一下子软了下来,他目光转向姬千柔,眼神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姬千柔半垂着眼睑,双指互相把玩,一双桃花眼荡动着水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柔波,几欲将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都融化,说出得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柔柔绵绵,宛若少女迷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倾诉,但其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斥着无比之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和蔑视,其程度全然不下于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口大骂。

  噗……

  场中一半人目瞪口呆,全身哆嗦,另一半人当场喷了一地口水。

  云澈一脸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姬千柔一眼,古苍真人会为他说话,他并不意外。但他完全没想到这个举止妖邪,目光阴柔,全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海殿姬千柔,竟会主动为他开口说话……不不!这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他说话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等同于紧随夏元霸之后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另一盆屎毫不客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扣在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上,全然不担心会彻底开罪这个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子,甚至整个凤凰神宗。

  日月神宫少宫主夜星寒在凤横空面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狂傲无忌,傲慢无礼,但在姬千柔面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又岂会将一个区区神凰太子放在眼中。也或者……整个天玄大陆,压根没有人能被他放在眼中。

  凤横空和凤非烟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再次一变,凤熙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抽搐,一张脸青紫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吞了一坨热乎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便,憋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吐血。但,他就算有胆子反驳古苍真人,也绝无胆量去反斥姬千柔……这个世上唯一一个能让凤横空谈之色变,避之唯恐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人物。人们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妖邪,但他却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凤横空那里听说过他得恐怖与残忍。

  凌杰、花铭海直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舒爽,恨不能仰天大笑两声,这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普通人得嘲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他们顿时开始觉得这个看上去让人惊悚的【逆天邪神】妖人都变得可爱起来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暗笑声一片。

  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之极,漏洞百出。那两个惊骇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炎技,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威压,也远在凤凰颂世典之上,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什么火焰玄技可比拟!退千万步讲,就算这世上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超越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玄技……云澈刚才笼罩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释放着让人心悸威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影,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瞎子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!

  所以,凤横空和凤非烟等人纵然无比不想承认,但也没有出口,因为在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据面前,他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口否认,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低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……凤熙铭也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当这个炮灰,但结果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被夏元霸和姬千柔一人泼了一脸狗屎。

  凤熙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,整个凤凰神宗一时之间没有一个人开口,气氛陷入一个让他们憋闷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僵局,而古苍和姬千柔表明态度之后,这个僵局也注定无法被逆转。如此一来,今日,还有今后,他们都将再也无法光明正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与控制云澈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败神话被彻底打破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弟子都被一个人全部完败,连带整个凤凰神宗都被打脸,甚至连他们宗门五千年来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也将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!

  眼下,别说再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,就连收拾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维护凤凰神宗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和颜面都变得极为困难。

  气氛冷凝之中,凤横空在一阵脸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变幻后,终于开口,用一种平淡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云澈,你当真以为……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之中,就没有人能将你击败吗!我们凤凰神宗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中,有一个人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赋、实力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之力,都要完胜你千百倍!”

  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开口,让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顿时愕然。凌坤若有所思,默然一笑,开口道:“哦?凤凰神宗之中,竟还存在着如此天才?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宗主不屑于让如此天才参加这区区七国排位战?也或者,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十个人,在凤凰神宗之中都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?”

  事实当然不像凌坤所说,凤熙洛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和实力,但凤熙洛之上,还有一张远远超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张底牌对凤凰神宗来说太过重要,今天之前,凤横空从未想过要将之暴露。

  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核心人物顿时脸色微变,他们都很清楚凤横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但他们在脸色变幻之后,却没有一个人表示出反驳。

  因为今日之事,看似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之事,但其背后,却关系着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、声望和尊严,甚至极有可能影响,甚至威胁到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……局面到了现在,毫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五千年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局……

  所以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注定无法彻底逆转,但就算要亮出底牌,也必须要扳回一城!!至少,要让全天下人知道,就算世上又出现了另一个凤凰传承,也绝对无法强过他们凤凰神宗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千年凤凰神宗,绝不容易被踩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底线!!

  凤横空沉着眉头,转过头来,目光落在身边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看着自己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他原本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不自觉变得柔和,就连心境,也顿时平和一些。他暗中叹息一声,轻声道:“雪児,父皇知道,你最不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与人相争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这件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对我们宗门来说实在太重要,关系着我们凤凰神宗整整五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与尊严,所以……请你帮父皇这个忙,好吗?”

  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有些艰涩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和愧疚。或许这个世界上,也唯有凤雪児能让他如此。

  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凤雪児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珍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凤凰神宗,乃至整个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“……”凤雪児没有言语,在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之后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一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却瞬间吸引了全场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注意力,人们都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随着目光在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停留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从惊讶,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得痴迷,仿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都被吸附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随着她每一个细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而摇曳颤荡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皇。”凤雪児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悦耳轻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宛若天外仙音。

  古苍真人、凌坤、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闪过一抹惊讶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在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释放着饿狼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人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瞪大眼睛,痴痴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凤雪児轻轻缓缓,安安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坐席,宛若一个仙子,轻盈曼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着雪莲玉足,踩着梦幻飘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端。

  凤横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……那个还在凤熙洛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!?

  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美丽如童话、如仙子、如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又怎么去和“强大”二字联系起来。凤熙洛虽然惨败在云澈手中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目共睹,足以让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顶尖玄者彻底自惭形秽。温婉。仙柔如白雪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,怎么可能在实力上还要超过凤熙洛……

  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孩,而且今年才仅仅只有十六岁而已!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。全场之中,下至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观客,上至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,都丝毫感觉不到她身上有半点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柔柔弱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。

  在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恍惚之中,凤雪児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与他正面相对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可以看清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云澈却无法看到她那张足以让天地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。

  云澈没有想过,自己再次和凤雪児相对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种情境之下。他有些发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凤雪児,嘴唇蠕动了好一会儿,才有些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喊了一声:“雪児……”

  面对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他可以凌然不惧,强横以对。但面对凤雪児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神情、眼神、内心之中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愧疚,还有一丝惶恐……一种雪児会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欺骗而伤心,甚至哭泣的【逆天邪神】惶恐。

  她救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让他有了一个最为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疗伤之地,给予他最纯真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,教给了他凤凰颂世典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给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又一个欺骗。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用她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、传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去对付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,和她生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……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呼了一口气,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倩影,用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雪児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凤雪児依旧没有回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伸出了白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掌心朝向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云澈没有动作……哪怕凤雪児忽然出手向他发动致命攻击,他或许会法抗,但一定不会发击。

  呼!!

  一股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轻轻吹拂,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在她身上缓缓燃起,火焰并不狂暴,也并不炽热,但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深邃。比之云澈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凤凰炎都要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。

  凤凰炎缓缓升腾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这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部位,一点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闪耀而起,丝丝缕缕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透过凤玉琉璃,照射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让他精神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震。与此同时,凤雪児一直完全隐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在这时释放而出。

  那一瞬间,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一脸骇然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凌坤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  “哦?”姬千柔柳叶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眉瞬间倾斜成两把眉剑。

  “这……”就连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也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一片。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圆瞪,然后竟越瞪越大,其中所释放出得眸光,也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火焰一般,他双手死死抓着座椅扶手,口中发生完全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:“这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……这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!!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炉鼎!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