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47章 小铭铭,要点碧莲

第447章 小铭铭,要点碧莲

  凤凰妖莲依然盛开着,久不凋谢。如天堂圣花般梦幻妖艳,却又释放着地狱熔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气息。

  妖莲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一点火焰花蕊托着一个人影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升起。云澈全身燃火,手持重剑,出现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他看上去有些虚弱,全身微颤,气喘吁吁,似乎站立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勉强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却依然凌厉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不敢直视。人们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……这一刻,就如看到了君临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君王!

  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境和第六境!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凤凰神宗……从未达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!整整五千年,你们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最高境界也只到第四境而已!”云澈喘着粗气,声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如雷:“现在,你们还要说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你们凤凰神宗吗!!”

  云澈来这七国排位战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解决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……不过,这个“解决”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和凤凰神宗恩怨了清,也注定没有办法了清,他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凤凰神宗从主动,变成在天下人目光注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动!

  他身怀凤凰血脉,凤凰神宗要将他“清理门户”,在世人眼中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。但只要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,那么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出无名。

  而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天下群雄注视,四大圣地在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!

  否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找凤凰神宗,就算能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……反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。

  而且,在排位战扬名天下之后,凤凰神宗别说明杀,就算想要暗杀他,都要投鼠忌器。

  在来神凰城之前,云澈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证明方式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击败凤凰神宗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让他们哑口无言,不认也得认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依然要责难,那么,一直挂着仁义之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便有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会出面,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玄者,也会在他为六国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荣耀之下站在他这一边,给予神凰帝国压力……不过,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概率,只有五五之数。但在茉莉告诉他凤凰之灵已灭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几率就提升到了七八成。

  因此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毫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施展凤凰颂世典第五、六重境界!而这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血脉最坚实,最不容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铁证!

  至于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让他也间接多了一层来自皇极圣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保.护伞,则完全在预料之外。

  凤凰妖莲开始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凋谢,十息之后,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但它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和视觉冲击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在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

  诚然,这样做会毫无疑问让凤凰神宗更想置他于死地……因为他们绝不会允许另外一个凤凰分支在天玄大陆出现和繁衍扩散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玄功比他们还要高等整整两个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支!还会强烈觊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。

  但,云澈宁愿凤凰神宗对他生出强过以前百倍、千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心,也绝不允许他们追杀自己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!更不会允许自己在天下人眼中,被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和狂傲!

  焚星妖莲消失之后,九个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出现在了之前被火莲覆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们全部遍身染血,每个人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重,但都没有死。显然,他们虽然被淹没在火莲之下,却并没有受到伤害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留给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和余地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恩赐……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因为九个年轻一辈天资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葬身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无法评估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损失。

  至于他们领不领情,要不要脸,就要看凤凰神宗自己了,一向睚眦必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做到这种地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仁至义尽。

  沉寂之中,一个尖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坐席上传来,将沉寂完全打破。

  “哇!你们听到没有,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境与第六境啊!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四重境界吗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!”

  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凌杰,他憋足了玄力,声音开到最大,唯恐有人听不到。

  “这不明摆着嘛!”花洺海立即接口,声音比凌杰还要大上好几分:“说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和凤凰颂世典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。”

  “嗯?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天玄大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凤凰神宗有凤凰血脉和凤凰颂世典吗!”

  “你傻啊!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但谁告诉你天玄大陆就只有一个凤凰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!之前五千年只有凤凰神宗有凤凰血脉,只能说明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传承没有被发现而已,而现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给找到。云澈之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另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传承。”

  “之前吧,我也肯定不信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凤凰神宗这一代天资最高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力量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都被云澈完败,现在云澈又展现凤凰颂世典第五重、第六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这两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!如果这都不相信,除非脑子里塞满了狗屎!!”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!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绝对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,凤凰颂世典就更不可能了……哇哇!我们天玄大陆原来还有另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传承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开始澎湃了,排位战结束后,我一定要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寻找……谁都不要拉着我!”

  凌杰和花洺海一唱一和,每一句话都牵动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维。赛场逐渐开始被议论声完全充斥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之初,云澈号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,全场铁定没有一个人相信。但他完败了凤熙洛,又展现了更高层次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两个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……这由不得任何人不信!

  赛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声越来越大,几乎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、长老、皇子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沉如水,他们绝没有想到事情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。

  云澈,凤凰神宗原本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做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外流者来处理,凤横空、凤非烟这个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甚至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尔过问一下,根本都没怎么放在心上……因为对方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都不可能逃过被清理门户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甚至,他们都不屑因为云澈而干扰到七国排位战赛程,所以在比赛之中,都没主动提及他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但没想到,这件事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步引导和表演之下,到了一个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。

  现在,连他们自己都已经相信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凰神宗,凤凰颂世典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事实,他们绝对不能承认。一旦当众承认,他们将再无对云澈实行“守护血脉”和“清理门户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。而云澈经过今日,必定名动天下,到时候不但无法对他明里动手,就算暗中动手都难上加难……估计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要针对云澈,都会被第一时间怀疑到他凤凰神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认云澈血脉,今天再任由他安然离开,那么,天玄大陆,他们凤凰神宗,将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之宗!这种事,他们岂能容许发生!

  凤熙铭看了一眼凤横空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深吸一口气,站了起来,大声喝道:“一派胡言!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派胡言!你们不要被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口雌黄给蒙蔽了!天玄大陆,自古以来就只有一个凤凰之神,就只有一个凤凰传承宗门!我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伟大凤神也曾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天玄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残灵!若有其他凤凰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又怎么会察觉不到!若有其他凤凰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又怎么会整整五千年都未被人寻到过!!”

  “这个云澈……他无论怎么狡辩、掩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玄脉,都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传承,来自我凤凰神宗,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”

  凤熙铭字字铮铮,义正言辞,但任谁听在耳中,都感觉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词夺理。夏元霸顿时一转头,暴吼一声:“你放屁!你凤凰神宗排名前十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我姐夫一个人给败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狗都不如!你居然还有脸说我姐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你凤凰神宗?我呸!!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姐夫的【逆天邪神】侮辱!”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霸道之极,也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听之极,其恶劣程度简直不亚于众目睽睽之下一盆屎泼在这堂堂神凰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瞬间变成猪肝色,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瞪眼……我勒个去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元霸口中说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?

  “元霸,不得无礼!”古苍真人暗中苦笑,只得象征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言呵斥,然后道:“不过,依古某之见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该来自于贵宗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已足以说明一切。”

  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虽然平和,但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出身、声威、地位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场话语权最高者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一出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云澈撑腰……笑话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门弟子为了这云澈简直要拼老命,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沉默都不行,更何况,他对云澈起了惊叹和爱才之心,就算没有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也会为云澈说话。

  古苍真人开口,让凤横空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再度难看了几分,凤熙铭深吸一口气,向古苍真人一行礼,强行道:“古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自然一言九鼎。但……此事涉及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禁忌,绝不能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妥协。他击败我十四皇弟,只能说明他天资很高,和血脉纯度、来源根本无关。他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招……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声称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、六重境界而已!这个世界上,又有谁真正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更高境界?我宗凤神大人都不通晓更高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他又怎么可能会!!那分明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用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玄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掩饰!!”

  凤熙铭这些话一出,古苍真人微微皱眉,夏元霸脑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就竖了起来,他刚要破口大骂,忽然一个娇滴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了起来:

  “哎哟哎哟哎哟……瞧小铭铭这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不要碧莲哦,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家都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忍受不住了啦……小铭铭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家说摹灸嫣煨吧瘛裤,你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太子,你爹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空空,你说话怎么可以这么不要碧莲呢……做人呐,一定得要点碧莲,就算你不要碧莲,凤凰神宗还得要嘛,就算凤凰神宗都不要碧莲了,神凰国还得要嘛……小铭铭,听话,快点把你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碧莲捡起来,人家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讨厌不要碧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啦。”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