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44章 霸皇觉醒

第444章 霸皇觉醒

  “什么人!!”

  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,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界,竟然有人胆敢强行闯入。

  凤横空淡然抬头,看了半空那个闯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眼……但下一个瞬间,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淡便消失不见,眼瞳之中闪过一抹惊色。

  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眉头一沉,刚要直接出手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才涌动到一半,就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停了下来,脸上露出和凤横空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之色,就这么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个高大雄壮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带着一股刚猛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跃下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。

  砰!!!

  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直接炸裂,一道裂痕瞬间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蔓延,一息之间便延伸到了三百丈之外,将一个国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直接切割成了两半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坐席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们吓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如土色。

  围在云澈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天才凤凰弟子在他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全部感觉到一股宛若海啸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扑面而来,他们齐齐闷哼一声,被这股气浪全部冲出十几丈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都露出了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……仅仅凭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就将他们九个人全部逼退!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究竟会恐怖到何种地步!

  “哦?”古苍真人看着那个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想着他刚才响彻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吼声,若有所思。

  从天而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身形高大无比,全身雄壮如怪兽,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高高鼓起,并流动着金属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泽,让人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碰触,都可以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其中蕴藏着多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看着这个人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众多强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……因为这个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势…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之境!!

  而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不足以让他们如此震惊,他们从这个身材惊人高大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分明看到了一种稚嫩。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可以延缓衰老,掩饰年龄,但却无法保持那种只属于少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稚嫩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最多最多……也不会超过二十岁!!

  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!!

  而且这个气势,分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中期……压下凤凰神宗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级强者!

  凤非烟、凤横空这类天玄最最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在发现这个事实之后,都有了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恍惚。以凤非烟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面对这个破墙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者,都没敢贸然出手。

  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中期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太过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

  那九个被他仅仅用气势就强行震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弟子,用一种极端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着他,一时之间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敢向前一步。

  但距离他落点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被气浪波及到半分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刻意将云澈方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我收敛。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,发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视线中无比熟悉,但气势,却完完全全陌生,陌生到根本无法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……

  “元……元霸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让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开始转过身来……转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无比缓慢,整个过程,身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像筛子一样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唯恐转过之后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最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。

  终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完全转过,映出了一张激动到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。

  夏元霸!!

  两年多未见,夏元霸本就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又长了近半尺之高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巨人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相变得成熟了一些,眼神和眉宇之间,完全没有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憨然和软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一种以前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毅与决然,还有一种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之强横,比之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软弱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。

  但,云澈和他一起长大,两人就算变化再大,就算十几年未见,只需一眼,他们依然能一下子认出对方。

  “姐……夫……”

  夏元霸两个字出口,眼睛便瞬间狂涌而下,声音在哽咽中变得无比艰涩:“姐夫……姐夫!!”

  夏元霸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下子扑向云澈,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牢牢抱住了他,就这么当着数百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嚎啕大哭起来。身躯如此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心裂肺,整个赛场每一个角落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啕哭声。

  “元霸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按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,微微而笑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很快散去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温暖和安慰。

  夏元霸变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天翻地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神态、气势,都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但他呼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拥抱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还有只会在他面前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……都没有变——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从小就熟悉和亲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。

  “姐夫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”夏元霸说着和云澈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肩膀耸动,眼泪怎么都止不住。一个人再怎么变,但心魂之中最珍视,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亘古不变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更何况,他这两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变化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。

  虽然,他已从父亲那里知道了云澈两年多以前并没有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但在亲眼见到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时,他依然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“呃呃……啊啊啊啊!!”凌杰看着和云澈抱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巨人,在愣了大半天后,忽然发出一声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。

  “咋了?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认识?”花洺海连忙问道。

  “认……认识。可可可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凌杰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话都无法利索。夏元霸他当然见过,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和云澈一起去往天剑山庄参加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大特征:一是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庞大,二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掉渣,让凌杰想不印象深刻都难,后来云澈被封入御剑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玄力分明只有初玄境,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最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但他一跃而下,那气势简直足以崩山裂地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天才王座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以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给冲开十几丈……

  这反差,简直也太大……大到了他根本无法相信。

  这个世界怎么了……老大击败了凤熙洛,这个结果已经太吓人了!!而这个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渣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渣渣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

  “这个人……”凌坤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显露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诧异——比之云澈击败凤熙洛要诧异无数倍。因为他也见过夏元霸,当初云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眼皮底下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将夏元霸救出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云澈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纵然外形再相似,他也绝不会认为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人。

  “霸皇!?”一直神态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,在这时也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下眉头来。显然,这个年龄似乎不超过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,让他无法不慎重视之。

  “少宫主,”凌坤开口:“如果我说这个人两年前玄力只有初玄,你可否会相信。”

  “原来凌长老也会开这么无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笑。”夜星寒斜嘴一笑。

  “呵呵。”凌坤笑了笑,不再说话。

  “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!竟敢擅闯我凤凰界!!”凤非烟来到夏元霸上空,沉眉厉声道,但依然没有敢贸然出手。因为如此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,他唯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,唯有圣地!

  古苍真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手撑拂尘,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此子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古某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门弟子,劣徒性子莽撞,又忽见亲人,所以情绪失控,惊扰各位,还望贵宗莫要见怪。”

  古苍真人亲自起身开口,凤横空也连忙站了起来,他一脸惊讶道:“原来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古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徒儿,也难怪年纪轻轻,竟有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……不知令徒今年贵庚?”

  古苍真人淡淡一笑:“劣徒今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八岁。”

  “十八岁”三个字一出,那些修为不及霸皇,无法探知夏元霸玄力强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不觉得什么,但凤横空、凤非烟以及凤凰神宗各大长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然色变。就连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也狠狠跳动了一下。

  凤横空惊声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亲收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门弟子,才十八岁之龄,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之境!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不可限量!恭喜古苍真人得如此佳徒。”

  凤横空并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以他浑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声音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易传遍全场,“十八岁”、“霸皇”几个字眼从他口中说出时,全场玄者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。

  噗……

  凌杰一直憋字肚子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口气一下子全喷了出来:“霸……霸……霸皇!?”

  “我去……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一百年见不到个霸皇,怎么今天变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不值钱了……十八岁……霸皇……确定特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逗我?”花洺海吸了一口凉气,然后脸色又缓了下来,低声道:“不过看他和云老大那么亲密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皇极圣域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门弟子……云老大好像忽然一下子没有危险了!!”

  “呵呵,”古苍真人向凤横空笑了一笑,然后目光转向夏元霸,淡声道:“元霸,身为圣域弟子,就算情不自禁,如此哭啼也太过不妥,收敛好情绪,过来见过凤凰宗主。”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也终于在这个时候稳定了下来,他转过身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面向古苍真人,目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扫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凤凰弟子:“刚才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说我苍风无人!?还要九人齐上围攻我姐夫一人!?那便上来和老子一战……来啊!!”

  之前夏元霸在那嚎啕大哭的【逆天邪神】像个孩子,九个凤凰弟子还觉得好笑,但在夏元霸目光扫向他们那一刻,那目光之威凌,竟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同时猛然痉挛,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,每一个字都仿佛天外雷霆,震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全身气血沸腾,几乎当场喷血。

  云澈重新打量着夏元霸,心中充斥着震惊。他所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憨和而软弱,但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在这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,面对凤凰神宗一众巨头和弟子,气势、眼神、声音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霸道强横,那种感觉……就如一个睥睨天下,俯瞰万生,一切在他眼中尽皆渺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盖世帝王!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神脉,竟然觉醒了。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也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。她虽然早就告知过云澈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是【逆天邪神】罕见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神脉,但也说过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霸皇神脉永远不可能觉醒,反而会成为他修玄之路上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拖累,让他最高只能停留在入玄境。

  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神脉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觉醒了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