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42章 败神凰
  呼!!

  靠着燃烧精血,将云澈强行压制过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满脸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,在他狂笑声还在继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忽然感觉到一股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笼罩而来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体都几乎要燃烧起来。而他用精血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凤凰炎,在这时就如一艘遭遇弥天大浪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舟,被转眼之间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吞没……

  “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一声凄厉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响彻了整个赛场,原本一直僵持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浪就如一座巍峨大山般向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倒塌而去,一个全身燃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像一片被狂风吹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残枝败叶般从火海中飞去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数个霸皇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结界上。

  “熙洛!!”

  “十四皇子!!”

  凤熙洛凤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镶金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极其特殊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材料做成,极难被毁掉,通过那个火人身上残存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眼就看出那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惊失色。

  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飞身而去,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过去,一把勾中全身都燃烧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,以玄力将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全部熄灭。

  凤熙洛全身瘫软,气若游丝,已昏死≡★了过去。他头发被彻底烧光,全身被烧伤大半,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已变成了焦黑色,不过除此之外,他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什么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,烧伤虽然严重,但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外伤,以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完全可以痊愈,顶多留下伤疤……以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一眼就看得出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刻意将他从火海中踢了出来,否则,凤熙洛将会在短时间内被焚烧致死。

  但马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无比震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因为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燃烧了精血!!

  他凤凰神宗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才,竟不惜折损天赋和生命,燃烧了精血!!

  之前两人凤炎对撞,全部被火焰淹没,看不清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也就不知道凤熙洛自燃了精血,否则,他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干涉比赛,也必会去阻止他。

  凤非烟当场就气炸了肺,恨不能扇凤熙洛几百个耳刮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恨不能亲手将云澈捏成碎片。而这时,凤横空已和一众长老腾空赶来,凤横空沉眉道:“大哥,熙洛状况如何?”

  凤非烟一抬头,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伤无大碍,但他……竟然燃烧了精血!”

  “什么!”凤横空和所有长老同时脸色大变。

  “混蛋!”凤横空双手攥紧,脸色变得青紫。不过他更恼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。凤熙洛从小就有着无人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从小到大,同龄人中无人可及,也从而有些骄纵,连十三个年纪长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兄,都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在眼中。但他如此天赋,骄纵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,凤横空对他一向最为满意,也就从未因此斥责过他。

  而他今日,却碰上了一个年龄比他还小,却将他完全碾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他岂会输得起,再加上之前,他当着所有人之面,对着云澈大肆讽刺蔑视,无论言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完全掌握在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现在被人反踩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就这么崩溃了!

  崩溃到居然做出自燃精血这种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!

  败了,虽然屈辱,但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将来必成帝君,俯视天下!但燃烧精血,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损天赋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将远不如前!这对整个凤凰神宗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失。

  凤横空恼怒之中,都恨不能把凤熙洛这个不争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给掐死。

  而更让他无法不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凤熙洛纵然燃烧了精血,居然也被云澈溃败。

  而云澈之前那一瞬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力,那种境界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分明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更高境界!!

  “马上把他送到凤玉殿去治伤。”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充斥着极力忍耐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头,看向了下方,眸中闪过寒冷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。

  凤凰炎终于层层熄灭,露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云澈单膝跪地,手扶重剑,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着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并无外伤,就连头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好无损,在刚才那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中心,他居然没被焚伤半分!

  他依旧踩在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但原本高出地面一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已经完全不见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焦黑破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废墟,找不到半点铸成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。

  几大霸皇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结界消失,焦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随着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很快蔓延了整个赛场,一眼望去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呆一片,久久无法回神,这一刻,他们根本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形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

  那种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和视觉冲击……几乎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世界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颠覆。

  全场整整三百多万玄者……从最弱者,到最强者,没有一个人能猜到结局。

  一个人都没有!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中,全部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荡着一句话……

  神凰帝国……败了!!

  被苍风国打败了!

  神凰帝国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败给了苍风国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年纪小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!!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无人敢信,甚至无人敢想!整整五千年多年,也从未有人实现过。

  但今天,他们却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!!一场打破整整五千年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彩之战!一个打破五千年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。

  凤横空虽然肺都要气炸,对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出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,但却没有动作,连话都没有开口……因为无论凤熙洛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多重,无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、身份如何,这里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赛场之上,堂堂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击败了凤熙洛,周围,还有三百万玄者亲眼目睹,还有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侧见证……

  他身为凤凰宗主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时向云澈发难,那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众目睽睽之下,自损神凰威严和尊严,引天下人耻笑。

  而他也心知肚明,云澈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如此!

  但他强行控制情绪,不代表所有凤凰长老都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住。在凤熙洛被抬走后,凤非烟身体沉下,目视云澈,一脸极怒与煞气:“苍风小儿,你竟敢伤我……十四皇子!找……死!!”

  他没有说出“逼得凤熙洛自燃精血”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否则,自燃精血都没有将云澈击败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笑柄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。

  凤熙洛毕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弱者,击败燃烧精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,云澈虽然没受什么大伤,却消耗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厉害。他气喘吁吁,似乎已没有力气站起,但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凌厉依旧,回答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义正言辞:“那又怎样!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赛场之上,堂堂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击败凤熙洛!赛场相争,受伤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!难道你堂堂凤凰神宗还输不起,伤不起,要恼羞成怒,一掌杀了我么!”

  “你!”凤非烟本就怒极,如今竟反被云澈呵斥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都变了颜色,但他还没来得及发作,一个愤愤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便从坐席上传来: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赛场,对战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受伤全看自己实力!没实力受伤怪得了谁!你凭什么要指责云澈!”凌杰扯着嗓门,凝聚全身玄力吼叫道。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刚落,花洺海也跟着吼了起来:“没错!在排位战,别说受伤,死了都不得追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有史以来从未变过,连傻子都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规矩!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神凰帝国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规矩,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家参战者可以受伤,就你们凤凰神宗伤不起吗!”

  这两个声音一出,整个赛场顿时炸开了锅,那些本激动、兴奋到身体都快炸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顿时一阵热血冲头,也纷纷跟着吼叫了起来……而随之,喊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开始越来越多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,其他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也纷纷加入了为云澈不平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,因为云澈击败凤熙洛,那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历史上第一次打破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!

  转眼间,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迅速蔓延了整个赛场……

  “这么多届排位战,我们国不知多少玄者受伤,都从不允许追究,你们神凰伤了一个人,凭什么就要当场质问!看样子还想直接动手报复?”

  “堂堂神凰帝国,就这么点气度和魄力?”

  “傻子都看得出来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手下留情,否则那个十四皇子早就烧成灰了,不感谢云澈就罢了,居然还要质问和威胁!”

  “你们身为天玄第一宗门,要点最起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行不!”

  “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七国排位战以后也不必存在了!我们六国死伤就行,你们神凰伤个人就不行?”

  “你们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敢恼羞成怒对云澈出手,就算你们再强上十倍,我们六国也会世代看不起你们!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声浪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全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讨声,最后喧嚣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炸裂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膜。如果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面对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威压,纵然心中不满不爽鄙视,也断然没胆量质问神凰,但,数百万六国玄者在场,又有人起头,那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凌然不惧,群起攻之,越说越狠……云澈击败凤凰神宗,身为六国玄者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吐气扬眉,而可以一起当场质问神凰,那感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要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而这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希望看到,或者说预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