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41章 境界压制

第441章 境界压制

  原本黑压压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此时变得赤红一片,如同一下子坠入了火焰地狱。这时,窜起数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燎天之火开始落下,然后脱离凤凰台,向四周疯狂蔓延而去。

  一股仿佛来自炼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浪带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扑面而来,描绘着一副末日来临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即使隔着几百丈,那些玄者都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仿佛要被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化,纵然运起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抵御,依然痛苦不堪……整个赛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惊恐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。

  呼……

  距离凤凰台最近几排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开始融化,燃烧起来,而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依旧在极速蔓延。凤非烟高高飞起,沉声吼道:“快筑起结界!!”

  他话音刚落,各大霸皇玄者也已早已开始行动,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长老都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起,分散到各个方位,玄力涌动着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形防御结界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、连结、筑成,将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全部封锁其中,其威势和灼热也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。

  赛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慌乱也总算平息了一些,但每一个人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无法压下,他们都睁大眼睛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已完全变成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赛场,生怕漏过任何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因为他们知道,这种骇然听闻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第二次。

  五国玄者都缩在角落,脸上全部骇然失色,由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距离凤凰台最近,所以在凤炎暴走时全部受到波及,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被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乱不堪,倒霉一些的【逆天邪神】被灼伤多处,看着被结界隔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如瀑布般流下,他们都不敢想象,自己之前竟然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态交手过……而且居然还活着走了下来。

  能来参加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玄者们无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国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身为顶级天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自然带着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优越、自信甚至狂傲。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必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天玄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角,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。但此刻,他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,甚至信念都彻底崩溃瓦解,面对这灾难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们感觉到自己别说现在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穷极一生,都几乎不可能达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

  火焰越烧越烈。防御结界周围,几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还好,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霸皇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胆战心惊,他们支撑结界之时,身为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双手都被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一片,疼痛难忍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骇然无以复加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名冠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拼,而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二十岁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!修炼几百年成为本国唯一霸皇,威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在这两个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面前,竟分明感觉到了一种自惭形秽。

  如此年纪便已如此,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根本不敢想象!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已经全部坐不住,从凤横空到各大长老殿主,都已经站了起来。全场最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,莫过于古苍真人,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脸上并无波澜。这时,他忽然眉头微动,因为他感觉到了他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古苍真人精神凝起,以雄厚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传音而去:“你终于来了,向凤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守卫亮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证明,他们自然会把你带过来。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好,否则,你将错过一个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或许不下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纵奇才。”

  很快,他便收到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: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凤凰神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第一宗门,每一代都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吧。

  古苍真人闭上眼睛,再次传音道:不,为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你一样,来自苍风国。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应该在苍风国成名已久,你或许听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这个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叫云澈。

  许久,古苍真人都没有收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音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,重新转到那团遮天凤炎之上。

  凤凰台在以一个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快速下陷着,云澈和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岩浆。两股凤凰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玄力都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着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。

  云澈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从神情,到眼神,都毫无波澜,而反观凤熙洛,他双目赤红,整张面孔已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喉咙间不断发出声声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,如果说之前,他还有所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么现在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着自己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几乎连骨髓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完全压榨了出来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汗水一出现就被瞬间挣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都早已被完全浸湿。

  但尽管如此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竟被云澈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抵住,任凭他倾尽全力,也无法压制过去。

  同时,他虽然身具凤凰血脉,对凤凰炎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性和控制能力,但绝不可能像云澈那样完全免疫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。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持续,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烘烤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全身剧痛难忍,头发焦了大半,身体各处,已开始冒起缕缕焦臭的【逆天邪神】黒烟。

  他喉咙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,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玄力,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。

  但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远远不及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凤凰炎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最强玄炎。凤凰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血脉!如果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和圣地一样超过万年,凭借这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血脉,必能超越圣地!而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子,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子一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脉这一代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最强者……

  但一个原本不被他放在眼中,一个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杂种”,竟然完全挡下了他全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!!

  而且神态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轻松,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还有余力。

  凤熙洛喉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越来越嘶厉,牙齿都几乎要被他咬碎,但整整十几息过去,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压制过去。

  “我不信……我不信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子……我身上流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……我怎么可能输给你一个杂种……怎么可能输给你一个杂种!!”

  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无比干枯嘶哑,一张嘴,一缕黒烟直接从口中冒出,可想而知他已经拼到了什么程度。

  他这一说话,气息微泄,云澈眉头一凝,凤凰炎骤然压上。

  哧~~~~

  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一下子燃烧了起来,本有近两尺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头黑发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化作焦炭。

  凤熙洛早就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尽全部力量,连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都没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被云澈猛然压下,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力去反击回来,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、火焰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厉害,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都在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点点吞没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出现了恐惧,随之闪过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,然后全部化作狰狞和疯狂……

  “我怎么可能……输给……你这个杂种!!!!”

  凤熙洛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一双眼睛便如鲜血一般赤红,然后一仰头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喷出一大口鲜血,这些鲜血淋在了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然后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起来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微微一变……因为凤熙洛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!!

  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可以再生,但精血几乎没有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它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体力或者玄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赋、生命和源力!!一个玄者除非到了亡命时刻,否则绝不会选择燃烧精血。

  凤熙洛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疯了!!

  如果对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和云澈同等年龄,同等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败了,纵然失落、不甘,也可能会失去理智,但绝不至于丧心病狂到燃烧精血。

  但,云澈一直以来都在隐藏实力,而他极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又摆在那里,所以,身为凤凰皇子,年轻一辈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,他在云澈面前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上人自居,当着天下群雄,天玄七国以及圣地之面,如审判者一般对他蔑视、嘲讽、不屑,甚至张口闭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杂种”。

  如果自己就这么败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败在他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上,那么,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蔑视、嘲讽、不屑、辱骂,都将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返还自身,他之前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都变成了小丑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自大。以前,人们提到他,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和威名,而今后,第一时间想到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小丑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不堪!连一个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杂种”都打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将无疑成为连“杂种”都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成为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和耻辱。

  所以,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败……纵然要燃烧精血,也绝不能败!!

  精血燃烧,凤熙洛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瞬间暴涨,向云澈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压而去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里充斥着悲哀,随之又癫狂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起来:“杂种……你去死吧!!!!”

  云澈面对凤熙铭时,优势在于体质、玄功、玄技,还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度,若单论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和浑厚程度,他要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弱于凤熙洛。在凤熙洛燃烧精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举动下,短短几息之间,云澈已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节节败退,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,转眼被吞没了近一成。

  但纵然如此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别说慌乱,就连惊讶都没有,反而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悯……他眼睛一眯,凤凰颂世典顿时提升到了第五境界——“落星炎”!

  轰隆隆……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一下子翻腾了起来,本就炽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再度骤然攀升,本就狂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变得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……这一瞬间,在场所有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上至宗主凤横空,下至普通凤凰弟子,都分明感觉到自己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血悸动了一下……

  那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压制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压制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……境界压制!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