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9章 凤凰之月

第439章 凤凰之月

  重剑以强横为主调,长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程度虽然比不上重剑,但要比重剑灵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火海在两把王器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之中继续蔓延,逐渐已经扩散到五十丈之外,火焰淹没了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观众席上,只能听到声声宛若雷霆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声和漫天不断狰狞起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浪。

  凌杰和花洺海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上身前倾,两只眼睛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比牛眼还大……凌杰从不怀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绝不敢想到,半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比之当初击败他爷爷凌天逆时,竟强大出了这么多!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七级,如今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十级……三级地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差别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天壤之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!

  “云老大……竟然……这么厉害……”花洺海蠕动着喉咙,一脸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云澈此时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啊!!竟然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毫不落下风!回想起自己当初扮成烟小花靠近云澈,被他识破后一巴掌从天上轰下来,他脑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瞬间落下……如果云澈当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手下留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命早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死了。

  备战区,九个天才凤凰弟子已全部变了脸色……他们之前都自信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云澈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要败他易如反掌。但此时,他们才发现,坐井观天,狂妄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自己!!

  云澈此时所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,完全可以将他们任何一个人轻松压制!

  “这家伙……”一个凤凰弟子咬着牙,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一个出身苍风国,年轻比他们小,之前还被他们大肆蔑视和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然表现出了让他们都胆战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这让他们脸上发烧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受到极点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离谱。”另一个凤凰弟子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,都基本接近八级王玄……虽然让我们大吃了一惊,但他要战胜十四皇子,依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痴心妄想。”

  “没错。十四皇子根本还没用出全力,凤凰颂世典最高才用到第二重境界而已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他为什么要以这种状态和那小子打这么久。”

  “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四皇子想要看看这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吧?哼,已经一百多个照面了,这也必然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实力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。只要十四皇子愿意……随时都可以将云澈完全压制。”

  “凤翼摧岳!!”

  火浪之中,凤熙洛撕开火焰,腾空而起,一枪砸下,随着一声山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凤凰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如被飓风卷起,彻底沸腾,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被砸出一个数丈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冲击下,云澈被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开,落在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

  凤熙洛飘浮在空中,目光锁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:“不错,居然又抗下了,那么……这一招呢。”

  凤熙洛抬起双臂,将凤神枪高高抬起,一时间,凤凰台上剧烈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海就如受到什么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牵引,全部腾空而起,直冲云霄,然后快速汇集在了凤神枪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转眼间,竟然在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汇了一个近二十丈宽,赤红如血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火焰之月!

  “啊啊啊啊啊……那那那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!”凌杰眼睛瞪大,惊声大叫道。整个赛场,也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。

  凤熙洛之前与云澈每一个照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都会洒下大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凤凰炎在凤凰台上持续燃烧,经久不灭,终于汇成一个火焰之海……而此时,竟被他一瞬间全部聚集,很显然,他和云澈之前交手所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这一刻而准备。

  枪尖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月鲜红炽目,气势如海啸一般汹涌,山岳一般磅礴,那些在三百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者都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仿佛压着一块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,无法喘息。可想而知距离凤熙洛只有不到二十丈之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为你能陪我玩这么久,很坦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多少让我有点惊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我也试探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了。不过可惜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你却没有资格看到。”凤熙洛淡淡而笑,虽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之强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“有点惊讶”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但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第一天才,云澈此时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,依然不可能胜他,他一脸轻松写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同龄人中,能和我玩这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倒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,只可惜,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刻意延长,铺设凤炎,然后好给你一个……最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死!!”

  “凤神枪终结式——凤凰之月!!”

  凤熙洛黑发飞扬,凤衣猎猎,凤神枪当空挥下,霎时,空中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月一声轰鸣,然后便如天际流星,骤然飞坠向了云澈。

  轰隆隆……

  凤凰之月所到之处,空间被压缩的【逆天邪神】严重变形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在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之下竟出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凹陷。感受着这凤凰之月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力量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得无比凝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快速后退,几步之后,后腿一下子踩到了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……

  凤凰台限定了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范围,落下凤凰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输了这一战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,他还可以选择借助星神碎影全力避离,但不能飞行,又能逼入死角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除非退出凤凰台,否则根本没有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嘶啦……哧啦……

  凤凰之月在瞳孔中放大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占据了整个视野,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激荡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耳被狂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轰鸣声完全淹没,再也听不到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,半点都影响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但其中暴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片片摧裂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下,就在凤凰之月距离他还有不到十丈距离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骤然闪过一道狠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“呵!!!”

  一声大吼,云澈重剑横起,双臂膨胀,根根血管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凸显在皮肤上,鼓胀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随时都会炸裂,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运转到极致,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注在双臂之上,身后,一道碧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之影愤怒咆哮。

  “天狼斩!!”

  云澈飞身而起,主动迎向了凤凰之月,倾注着天狼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重剑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凤凰之月上,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之影如一把无坚不摧的【逆天邪神】利剑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贯穿到了炎月之中。

  轰!!!!

  凤凰之月轰然炸开,爆起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火浪,将整个凤凰台都完全淹没,也自然将云澈吞没其中。但,这却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招“凤凰之月”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所在,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并没有就此四散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半空中忽然化作一道道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枪,转眼之间,整个凤凰台上空尽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枪,足有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成千上万之多,在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控制之下,全部射向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

  便如下起了一场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枪雨。

  “死吧!!”凤熙洛大声狂笑。他相信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爆炸,就足以让云澈掉半条命,并且瓦解掉所有玄力防御,而随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枪,将在他身上捅上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窟窿,让他当场横死。

  本来,他没有打算杀死云澈,毕竟,这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着七国和圣地之面,杀死对手容易引人诟病,甚至会有不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但杀死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亲自传音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指令,他自然也就杀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顾忌。

  “老……老大!!”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瞳孔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着,双腿一阵战栗,他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被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炎月吞没,随之,又被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枪芒集中锥刺……在这种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之下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条命也会彻底消亡。

  “……这也……太可怕了,云澈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死透了吧?”

  “废话!如果这样还不死,我以后倒着走路。”

  “唉,可惜了一个神凰帝国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却偏偏……”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谁让他身具凤凰血脉,除非愿意选择归顺,否则永远逃脱不了和凤凰神宗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以云澈所表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刚烈性情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会选择前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样一个凭着自己走到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怎么可能甘心忽然被一个大宗门完全掌控。”

  “凤凰神宗竟然有这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招式……实在太可怕了。”

  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从空中缓缓落下,脸上带着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他之所以用出“凤凰之月”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制造这华丽而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效果,从而掩下他之前对云澈实力评估错误而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窘境。

  但,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尖即将碰触到凤凰台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缩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容也瞬间僵硬。

  凤凰之月和漫天炎枪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芒开始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,从逐渐变得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之中,他看到了一个直直立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下一瞬,凤炎晃开,露出了云澈那张冷峻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第一次大变。耳边,也响起了来自四面八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。

  火焰继续熄灭,逐渐显露出了云澈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手持龙阙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任由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灼烧着自己。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破损多处,头发也有些凌乱,但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浑浊,破损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下,裸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肤片片完整无缺……唯有胸口部位,多了三个并不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。

  凤凰之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暴走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,顶多对他造成冲击,伤不到他分毫,但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枪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逼他不得不张开了“封云锁日”,在承受了上千道轰击后,“封云锁日”终于被击溃,三道凤凰枪影冲击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。但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龙之躯,这种分散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密集攻击,也仅仅只能在他身上刺出三个马马虎虎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而已。

  云澈当日和凤赤火拼命,全身断了三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和骨头,都在不到十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完全恢复。而这连骨头都没碰触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伤,对他而言都根本不算什么伤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