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8章 龙阙、凤神

第438章 龙阙、凤神

  一把王玄之剑,一把王玄之枪,单单这两件王玄器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便让整个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一阵大乱。凤熙洛斜目看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,眉角微微挑了挑……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枪已经三千多年历史,经历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和锤炼,早已自生枪灵,只有凤凰神宗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才配拥有。凤神枪一出,万枪战栗。

  但此时凤凰台上,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竟和凤神枪相庭抗衡,平分秋色!他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枪,竟然无法压下一个苍风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重剑!

  不过马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便从龙阙上转移,别说他手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不弱于凤神枪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剑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霸剑,他也不会放在心上。他一手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持枪,另一手伸向云澈,全身破绽大开,毫不掩饰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:“出招吧,我还不屑于对一个不自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杂种主动出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我刚好相反。”

  云澈冷笑一声,脚步踏前,全身凤凰之炎猛烈燃烧,并迅速蔓延至龙阙,一股如火山喷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气势骤然爆发,一剑直轰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门。依靠天玄乾坤丹强行提升玄力,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,已远远超过当初与凤赤火交手时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每提升一级,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倍。所以纵然面对实力堪比,甚至超越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,他也凌然不惧。

  “气势不错嘛。然而……并没有什么卵用。”

  面对云澈这气势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重剑轰击,凤熙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带淡笑,姿态从容,抓着凤神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依然横在身前,没有半点要出枪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左手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,一道闪电般凌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芒迎击而去。

  嘶啦!!

  龙阙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与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芒当空相撞,瞬息,一道刺耳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响起,两道火光之间顿时升起缕缕青烟,随之,龙阙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如同一张被撕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纸,瞬间被撕成了两半。

  神凰国玄者和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露出冷笑,嘲笑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自量力。凌杰和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……云澈那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绝对强大无比,但凤熙洛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八级王座!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力量在凤熙洛绝对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面前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威胁可言。用不堪一击来形容都不过分。

  “呵,废物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废……”凤熙洛满脸不屑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才刚刚露出,就一下子凝固在脸上。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被他轻易撕开,但凤凰之后,一股如山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然袭来,这股力量之强横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都一下子屏住。

  云澈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火,没动用凤凰颂世典,凤熙洛身具凤凰血脉和凤凰颂世典,要控制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自然简单随意,但却绝无可能撕开重剑那狂暴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凤熙洛心中微惊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顿时全力爆发,但云澈重剑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,大大超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一沉,身体直接被压制到后倾。他目光一厉,右臂挥出,原本托大不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枪爆发出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气,就如一头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兽,重重砸向龙阙。

  “轰!!”

  凤神枪与龙阙狠狠相撞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芒飞溅而去,散成漫天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火蛇。一股巨力在两人之间爆开,便如一座小型火山轰然爆发。凤熙洛目光一沉,后力爆发,凤神枪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顿时暴涨数倍,将云澈直接撞的【逆天邪神】腾空飞去。

  砰!!

  云澈在半空一个旋转,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二十丈之外。凤熙洛也在反冲力之下上身后仰,脚下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倒退了一步……虽然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倒退了一步,但对他而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。

  凌杰和花洺海顿时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舒了一口气……虽然结果看上去,一个被撞飞,一个仓促出枪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退了一步,云澈与凤熙洛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远。但没有一个照面就重伤落败,还让凤凰神宗第一天才退了一步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值得安慰了。

  “不错,相当不错。”凤熙洛将凤神枪一横,缓缓点头,一脸强者对弱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:“没想到啊,你居然要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强上那么一点点。虽然主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出手才用了三分力,但你毕竟逼得我用凤神枪挡了一下,值得夸奖。”

  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静,连笑都懒得笑。

  “也好,既然已经动了凤神枪,那就让你好好领教凤神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虽然同是【逆天邪神】王器,但器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的【逆天邪神】,它能发挥出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关键还要看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。好好抓紧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剑,争取让我多玩一会儿,可别三两下就脱手了。”凤熙洛将凤神枪横在胸前,一脸审判者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,来自凤神枪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气势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轻微扭曲。

  云澈嘴角一动,似笑非笑。凤熙洛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才,这点毋庸置疑。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凤凰神宗这等第一宗门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顶尖天才。但“天才”却往往与“狂傲”并存,这一点,在任何层面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赞誉和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仰望中一路成长,同龄之中从未有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们就算表面上表现着谦逊,但内心,却也早已经习惯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。

  包括云澈自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但云澈有所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虽然傲,但从不会刻意轻视任何一个对手。

  “那么,游戏开始……你可要接好了!”

  凤熙洛凤神枪一扫,全身凤炎顿时爆发,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汹涌冲向四方。凤炎包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枪不断颤抖,并发出声声凤鸣,宛若拥有了生命一般。

  咔!

  凤熙洛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面猛然崩裂。

  这次,凤熙洛主动出手,他长枪一撩,一股火焰风暴如海啸一般冲向云澈,脚下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被火焰风暴带起,在半空中被摧毁成碎末。

  “啊呀,皇子殿下似乎稍微认真那么一点点了。看来之前被逼的【逆天邪神】动用凤神枪,让他很不爽啊。”一个凤凰弟子道。

  “切!皇子殿下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意而已,如果他之前手上稍微再加一分力,就凭云澈这小子,有资格让皇子殿下动用凤神枪?不过看起来,皇子殿下有些不爽了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云澈小子……嘿嘿,完蛋了,我都想象不出他会有多惨。”

  整个凤凰台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都彻底混乱,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让空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膨胀。面对这强大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凝重,他“焚心”开启,带着熊熊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凌然不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迎上,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注入龙阙,一记“陨月沉星”,狠狠轰击在火焰风暴上。

  “找死!!”见云澈竟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抵御和后撤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迎击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玄者心中都冒出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。

  轰轰轰轰!!

  连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爆炸疯狂响起,飞溅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就如被狂风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骤雨漫天狂舞。两人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台面猛然炸裂,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纹就如蜘蛛网般极速蔓延,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直接蔓延到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

  凤凰台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内部比拼之地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坚固无比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铺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。之前六国之战,纵然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激烈,凤凰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都没有被破坏分毫,但现在,两人双器相撞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如此大面积的【逆天邪神】崩裂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!!”

  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玄者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胆战心惊,他们之前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身领教过这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坚硬,他们全力一击砸在上面,几乎连个小坑都不会留下……眼下在台上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!

  轰!!!

  最后一阵气爆声,两人在纷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和碎玉中分开,然后分别在凤凰台边缘落下……凤熙洛是【逆天邪神】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而云澈……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  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,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外凸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凤熙洛刚才那一枪之恐怖,所有人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在眼里,就连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都被崩裂。

  但,云澈竟然挡了下来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了下来!!

  凤凰神宗五千年历史,以凤凰颂世典为核心和基础,衍生出了众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功法玄技,凤熙洛所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绝炎凤神枪”,刚才那一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绝炎凤神枪”中威力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凤舞八荒”。

  他之前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下被迫动用凤神枪,心中暗自恼怒,所以准备直接一枪“凤舞八荒”将云澈击溃……他怎么也想不到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完全挡下。

  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不但稳稳站着,而且脸色平静,没有半点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就连气息都丝毫没有紊乱。而这时,他身影忽然一晃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留喘息之机,骤然出现在凤熙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剑扫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腰部,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全身凤衣鼓起。

  “凤扫天阙!”凤熙铭脸色一阴,凤神枪带着冲天火浪呼啸砸出。

  砰!!

  凤神枪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了龙阙之上,一声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与尖锐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同时响起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被撕裂成千百道混乱舞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舌,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“嘶嘶”作响。

 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……

  火焰窜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高,大半个凤凰台都被淹没在了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舌之中,两个人,两把王器,就如两头在火海中疯狂撕咬的【逆天邪神】凶戾巨鲨,狂暴而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着。每一次碰撞,都会带起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颤抖。

  甚至,整个赛场都在隐隐颤抖。

  神凰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了,六国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变了。就连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巨头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沉重。

  云澈,在动用了凤神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面前……竟然依旧不落下风!!

  全场上下,几乎每一个人,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玄者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无时无刻不处在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之中。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,恐怖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不断崩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台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年轻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?

  凤熙洛也就罢了,他毕竟有着凤凰神宗皇室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又被称作凤凰神宗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才。但云澈出身苍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甚至比凤熙洛还要小上三岁……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!!

  那些之前与云澈交手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国玄者已全部惊呆在那里……他们本来还对云澈将他们短时间横扫,甚至击伤心存怨念,但此时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他们才知道,云澈对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留情,云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将他们全杀了,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