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7章 激化
  “凤……凤凰炎!?”

  “没错!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其他任何玄火都不可能模仿。”

  “云澈为什么竟然能燃烧凤凰炎?凤凰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依靠凤凰血脉才能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难道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也有凤凰血脉?”

  “云澈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否则怎么也不可能代表苍风国出战,还胆敢挑衅神凰帝国……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流落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?”

  “但凤凰神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允许凤凰血脉有半点外流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所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惊爆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球,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这最后一战即将开始之时,竟会出现如此让人始料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别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场观战者,就连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讶。

  “呵,看起来,要有一场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戏码要上演了。”夜星寒眯着眼睛,一副看戏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。给他瞥了一眼凌坤,声音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凌长老,看起来,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。”

  “因为早在两年前,我就知道这个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凤凰血脉。”凌坤道。

  “哦?”

  “我猜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他来参加这次七国排位战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于凤凰神宗压力,前来解决凤凰血脉这件事,只不过他解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方▽式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点耐人寻味……我便和少宫主一起,看看接下来会上演什么戏码吧。不过我并不认为云澈这个小子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找死。”凌坤倚着座椅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看戏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。

  凤非烟距离云澈最近,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万没想到云澈竟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主动燃烧起凤凰炎,暴露自己拥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既已如此,他当然也不能再保持沉默,沉下眉头,厉声道:“云澈!你怀我凤凰神宗血脉一事,我宗本欲在排位战之后和你清算,以免影响这排位战进程,但看起来,你自己已经按捺不住了!”

  “对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按捺不住了。”云澈侧过身来,面色冷峻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半点惧色:“因为你们凤凰神宗,欠我一个交代!!”

  云澈这句话一出,便如晴空响起一个炸雷,震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。

  雄霸七国,不可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……欠他……一个交代?

  他一个苍风玄者,竟要凤凰神宗给他一个交代?

  凤非烟一愣,随之都不知该怒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该笑:“凤凰神宗欠你一个交代?哈哈哈哈……我这辈子,还从来没听过这么滑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”

  云澈面无表情,字字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半年前,苍风皇城,我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苍月在皇宫举行婚礼,那日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举国欢庆,一片喜溢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目光一斜,精准的【逆天邪神】盯在了神凰帝国坐席中十三皇子凤熙辰身上:“你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三皇子凤熙辰,却带着两个人不请自来,不但无理由破坏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,还扬言要当场置我于死地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这十三皇子太弱了一点,被我打成重伤,然后轰走,我说不定已经白白死在了大婚之日……”

  “我和你凤凰神宗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你们却仅凭‘血脉’这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便要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做派!?你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点脸皮,难道就不应该在这天下人面前,给我个交代?!”

  云澈义正言辞,声声震心,一个人,在这神凰城,在这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总宗之地,面对凤凰神宗一众核心巨头和三百万天玄群雄,凌然不惧,字字狠厉的【逆天邪神】质问着这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第一宗门。

  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除了震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。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竟然会有一个人……而且还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,竟能毫无惧色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众质问整个凤凰神宗。这要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大、魄力和无畏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让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大致了解了云澈与凤凰神宗恩怨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概况。显然,凤凰神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知道云澈身怀凤凰血脉后,在半年前让凤熙辰前去送排位战邀请函时顺便处理云澈……因为半年前,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收到邀请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这一点天下皆知,甚至觉得无可厚非。对任何宗门而言,核心功法都绝不可外传,更何况身为凤凰神宗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。

  但显然,这个十三皇子凤熙辰,却在云澈这个硬骨头面前耀武扬威不成,反而吃了个大瘪。

  凤熙辰一张脸憋得通红,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让他如坐针毡。云澈竟在众目睽睽之下,将那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就这么说了出来,他身为神凰皇子,不但尊严尽失,颜面荡然无存,对凤熙铭和凤横空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谎言,也无疑被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拆穿……他双手死死攥紧,大脑一阵眩晕,憋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昏死过去。而其他皇子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大都带着幸灾乐祸。

  凤熙铭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厉声吼道:“放肆!我凤凰神宗五千年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守护血脉,决不让半分凤凰血脉外流,天下皆知!而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宗不慎流落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种和杂种!按我凤凰神宗宗规,你要么回我凤凰神宗,永久不得离开,要么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受我宗制裁死!我十三弟身份何等尊严,亲自处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你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和机会,你若不回归凤凰神宗,要你死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,你有何颜面在这里大呼小叫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云澈大笑一声,反问道:“天经地义?我呸!我云澈生在苍风国,长在苍风国,没耗你凤凰神宗半点资源,没受你凤凰神宗半点恩惠,连你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口水都没喝过!你们却开口要我要么归顺,要么死……居然还有脸说天经地义?凭什么!!”

  “凭你拥有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!凭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凤凰神宗流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种!”凤熙铭厉声道。

  “笑话!”云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那你又凭什么认为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你凤凰神宗!”

  “这还需要证明吗?”凤熙铭同样报以冷笑:“我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从而得以繁衍,有了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。整个天玄大陆,也唯有我凤凰神宗拥有凤凰血脉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你又怎么知道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另一个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?凤凰神兽早在久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代就已湮灭,你们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凤神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兽为了留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所分散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小灵魂体,散落在世间各个角落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同一个大陆,也有可能出现多个,而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。你们可以得到传承,凭什么认为别人就不能!”

  云澈这句话一出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齐齐色变,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下,低吼道:“大胆小辈!竟敢污我宗凤神……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!”

  “呵,和你们做口舌之争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浪费力气。”云澈冷笑一声,身前一声呼啸,龙阙一挥,指向凤熙洛,剑身之上凤炎爆燃:“你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我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凤凰神宗外流的【逆天邪神】杂种吗?好……那我倒要看看,你们凤凰神宗与我相似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中,有没有人能让我倒在这里!如果你们凤凰神宗有着正统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代连个能打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没有,岂不能说明……你们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杂种!”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岂有此理!”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众目睽睽,圣地在旁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赛场,凤非烟真恨不能不顾自己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亲自上去一巴掌要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以凤凰神宗雄霸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谁在他们面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战战兢兢,恭恭敬敬,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挑战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。

  他指着云澈,阴着脸道:“好,很好……身为一个流着我凤凰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杂种,居然还敢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嚣张狂妄……很好!十四皇子,不用留手!让这个杂种知道,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!”

  “大长老放心。”凤熙洛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一双眼睛眯起,直视云澈,声音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呵呵,我本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你痛痛快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滚下凤凰台,但现在,我改变主意了。我过会儿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慎失手废了你四肢或者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可不要怪我。”

  “就怕被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云澈冷声道。

  “死到临头还在狂妄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又可怜!”凤熙洛双臂抬起,双手手心同时燃起凤凰炎,他刚要向前,耳边忽然传来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传音:

  “不要轻敌!全力出手……直接杀了他!”

  凤熙洛一愣,随之手势一变,一道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电在双手间嘶鸣而过,然后化作一把长约八尺,遍体赤红如灼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长枪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器……凤神枪!!十四皇子竟然上来就动用了凤神枪!”

  “看来皇子殿下已经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怒了,估计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让云澈惨败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”

  “凤神枪一出……你猜,皇子殿下败他需要几招?”一个凤凰弟子悠然说道。

  “七招。”另一个凤凰弟子随口道。

  “七招?你也太看到起那个苍风小子了。”他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弟子狠狠撇嘴,然后冷笑一声:“最多五招,那小子就会被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连亲爹都不认识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