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6章 凤炎
  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【逆天邪神】app】

  “沧澜国胜场零,六国排位第六位!”

  “天香国胜场一,六国排位第五位!”

  “伽罗国胜场二,六国排位第四位!”

  “葵水国胜场三,六国排位第三位!”

  “黑煞国胜场四,六国排位第二位!”

  “苍风国胜场五,六国排位第一位!”

  随着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宣读,赛场之上喧闹一片。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成绩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和谐均匀,已不需要加赛。而排位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开战之前,绝对没有一个人可以预料到。上届排位最前,这一届因出了一个天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信心爆棚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澜国,却因被云澈废了核心,崩了势气而一败涂地。向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走过场,添笑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仅仅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……横压五国!震惊着全场。

  那些数量稀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都早已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泪盈眶……苍风国,在从来都会被当做笑料,在这七国排位战从来只能收获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如今,却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踩在了其他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之上!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吐气扬眉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以往连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而带来这个天大荣耀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苍风玄者们现在最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赶紧结束,他们会飞奔向那些大商会,就算花光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财产,也要马上买上一张十万里传音符,将这个承载着无尽荣耀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喜讯马上传回苍风国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点喜悦,从上午入场到现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始终一片平静……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之前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完成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,为苍风争夺荣耀而已,但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来参加这次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对他而言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……这才即将开始!

  “六国排位已定。云澈,你可还要继续挑战我神凰帝国?”宣读完六国排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目光转向云澈,面色肃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沉下,有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向云澈传音道:“不过我建议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省点力气为好。”

  此时备战区中,便只剩下云澈,和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顶级凤凰弟子。

  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等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。无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否选择挑战神凰,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“云澈”这个名字,将在一夕之间传遍天玄七国,成为一个彻底激荡七国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他不选择挑战也好,或者在挑战中惨败也好,都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……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,凤凰神宗!

  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还未完全落下,云澈便已高高跃起,落在了凤凰台上,龙阙直接现于手中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威压卷起一股呼啸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旋,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。他站在台上,昂首道:“当然要战!我今天来,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争个区区第二!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踩下你凤凰神宗!”

  云澈这狂妄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全场顿时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随之,他便被漫天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声淹没。

  “靠!这家伙竟然这么狂,听他这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妄想打败凤凰神宗不成?”

  “什么狂!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知可笑。”

  “你以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啊!想得第一,做梦吧!”

  “你以为你一个人打败了五国,就有资格和凤凰神宗叫板了?还踩下凤凰神宗……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辈子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”

  “本来都已经足够威风了,非特么要在凤凰神宗面前嚣张……我都替他脸红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就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句话,全场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叹顿时化作了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和冷笑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一片狂笑加讥笑,如同听到了最滑稽无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被云澈一个个横扫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国玄者本就憋着一肚子怨气,此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找到了发泄点,大肆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着,如同在嘲笑一个想吃天鹅肉的【逆天邪神】癞蛤蟆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备战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凤凰弟子一声冷笑:“本来还觉得这小子相当不简单,原来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自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而已。”

  “很正常,威风八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横扫了五国,自信心空前膨胀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另一个凤凰弟子耸了耸肩膀。

  “不过他显然找错了对象,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把我们当成五国那一群让人看都懒得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菜鸟了。唉,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出身,眼界估计也就这么大一点。”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弟子咧着嘴,晃了晃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头。

  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上,各皇子、长老、殿主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眉头沉下,目光变得锐利而低沉。他此刻发现,自己搞错了一件事情……他本和凤熙铭等人一样,认为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知躲不过,所以主动借着这场排位战来凤凰神宗。毕竟,身怀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命运唯有两个选择:

  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凤凰神宗表忠,终生成为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从而保全自己。

  另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死。

  他主动前来,可以选择前者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凤凰神宗主动去找他,那自然多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。

  他来排位战,又在排位战上大肆扬威,凤横空之前一直理解做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刻意在凤凰神宗面前展示自己,证明自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物,有加入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但现在,他这句话一出,却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向凤凰神宗挑衅!

  而之前每一场都故意在极短时间内横扫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场对战……如此想来,那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表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向他们凤凰神宗示威!

  他到底要干什么?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自己有和凤凰神宗硬拼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和能力?

  “呵呵,这么说,你想代表苍风国,击败我神凰帝国,夺得这届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位?”凤非烟淡淡一笑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出半点感**彩。他此时所想,也和凤横空基本一致……他这次来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向凤凰神宗妥协和投诚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来硬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凤非烟心中冷笑……云澈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有这般实力,在凤凰神宗同龄人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游,而他越级挑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到了几乎匪夷所思。以他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愿意从此永久成为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作为大长老,会第一个选择认可,即使他之前得罪过十三皇子,也可以既往不咎。相信宗主凤横空和其他长老,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

  毕竟,没有宗门愿意要一个废物,也没有宗门会去排斥一个天赋高到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。

  本已为他开了一条活路,甚至将来还有可能在凤凰神宗得到不低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但他却偏偏在选择找死!

  “敢在七国排位战上声称要击踩下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古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。”凤非烟皮笑肉不笑:“我都忽然有些佩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。”

  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胆量”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勇气”和“魄力”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讥讽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居多。

  “不过,这个‘第一’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嘴说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妄想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看你有没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和实力!”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重了几分,目光转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参战玄者:“我凤凰弟子,可听明白了?苍风国玄者已向你们发起挑战,并扬言要夺这次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位,你们哪个出战?”

  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哪个”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群体出战。

  云澈只有一人,虽然凤凰神宗十人全部出动半点都不违反对战规则,但却无疑会引人嘲笑,而以他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也断然不屑于这么做。所以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只出战一人,另一个意思,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随便出动一个,都能轻松战胜云澈。

  凤非烟话音刚落,凤凰弟子之中,一个人便缓步走了出来,他一边走着,一边音调平缓而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时辰很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酉时了,再过一个时辰,天色便会暗下,而明日探索太古玄舟一事大过于天,需要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做先行准备,所以这一战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速战速决为好。”

  说话间,男子已轻轻飘起,凤衣飞扬,带起一缕缕华丽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流光,然后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凤凰台上,一脸微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所以这一战,便由本王来吧。”

  “啊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四皇子!”观众席上一片惊呼,这个结果,完全出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

  “十四皇子竟然亲自出手对付云澈?这也太看得起他了吧!”

  “你没听十四皇子说嘛?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节省时间,速战速决。毕竟明天就要登太古玄舟。”

  跃上凤凰台,站在云澈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十四皇子……有着恐怖天赋,玄力高达王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——凤熙洛!

  他面对云澈,淡淡而笑,毫无对战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姿态。

  凤横空暗自点头……由凤熙洛对战云澈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虽然云澈之前一路横扫,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强度大概在王玄境四级左右,十个凤凰弟子任何一个都可以碾压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谁都无法保证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实力。如果他万一有所隐藏,并有着极其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手锏,那么,与他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弟子,就会有不能胜,甚至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虽然,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纵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万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也绝不能贸然!

  因为雄霸天玄整整五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输不起!也绝对不能输。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上场,那么,就断然没有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同时,凤熙洛上场所携的【逆天邪神】台词也巧妙无比,分毫没有表露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轻视……因为他亲自与云澈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“节省时间”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说,他举手投足之间,就可以轻易败了云澈。

  “嗯!”凤非烟点头:“也好。看来,十四皇子在台下看了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也有些手痒了。那么,神凰帝国,便由十四皇子凤熙洛与云澈一战!我神凰帝国虽有十人出战,但还不屑于以多欺少!”

  “第三十九届天玄排位战,决定第一排位、第二排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,现在开始!!”

  凤非烟手掌一挥,干净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达了交战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指令。

  呼!!

  凤熙洛手臂抬起,一团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燃烧起来,他看着云澈,淡笑着道:“云澈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,但马上,你就会发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自信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你和被你击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玄者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我和你,也同样如此,而在这之前,我会给你机会,让你好好见识我凤凰神宗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。”

  “见识凤凰炎?”云澈回以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那就不必了,凤凰炎嘛,谁见识谁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说不准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伸出,一团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之火极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而起,火焰窜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还要远远胜过凤熙洛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。

  哗————

  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一出,整个赛场瞬间炸开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弟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齐齐色变,凤横空和凤非烟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大皱。

  花洺海和凌杰差点没被吓的【逆天邪神】掉到座位底下去。两个人都清楚着云澈身上有着凤凰血脉……之前他直接发声挑衅神凰帝国,就已经把两人吓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而现在,在凤凰神宗没主动提及他身上血脉之事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下,他居然当着天下群雄之面,主动燃烧起了凤凰炎……

  他专程来到这里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化解恩怨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死磕拼命啊!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