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3章 啪啪打脸

第433章 啪啪打脸

  “这群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,实在太过分了!”凌杰双手攥拳,一脸愤慨:“你们等着吧!很快,你们就彻底笑不出来了。”

  他一说完,忽然看到烟小花正在咬牙切齿,锤头顿足,一副突发羊癫疯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。他瞪大眼睛,连忙问道:“花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…恨…啊啊!!”花洺海逮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一顿狂抓:“早知道这个变︶态……哦不,云老大来参加排位战,我就不该进到这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在外面开设赌局……买沧澜国胜一赔一点二,买苍风国胜一赔十,所有人肯定会把我当成傻逼,然后狂买沧澜国……然后,我就发了……发了!可惜已经没机会了啊!我成为天玄首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机会啊!!!”

  “……”凌杰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鄙视。

  沧澜国参战玄者推来推去时,一直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怜花公子”寒如玉终于开口,他淡淡一笑,用一种不屑而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调道:“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跳梁小丑,还不配让我们浪费力气……谁都不用出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自己直接认输下去吧。”

  寒如玉是【逆天邪神】沧澜国年轻一辈第一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十人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以及核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自然马上得到其他九人应承:“寒公子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这家伙自己滚下去吧。我估计他自己也巴不得这样。”

  而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忽然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传来:“你们几个商量好了吗?请快一点,我赶时间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生硬中带着一种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……一个他们眼中不堪一击,不屑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级人物居然用这种语气对他们说话,身为站在高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们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不爽之极。站在最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沧澜玄者转过身来,对着云澈冷笑一声:“怎么,你赶着滚下去吗?”

  “你说对了一半。”云澈嘿嘿一笑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赶着送你们滚下去。”

  “找死!”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澜玄者顿时大怒……一个不屑入他眼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废物”居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,这还得了!

  “看来你们这群白痴也商量不出来什么结果了。”

  一个带着明显侮辱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白痴”二字出口,让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人全部色变……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侮辱、嘲讽对方,因为他们自认为是【逆天邪神】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们侮辱一个弱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,但被一个弱者喊“白痴”,那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能容忍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海深仇。

  他们刚要破口大骂,视线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忽然一晃,就这么消失在了那里……而十个人,根本没有一个人看清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消失。还未等他们回过身来,一股灾难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风已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忽然而至。

  轰!!

  凤凰台之上,响起一声玄雷震世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四个站在一起,根本没看清发生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记万钧巨锤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身上,大脑一片轰然,整个人如一捆被丢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稻草般远远飞了出去……

  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龙阙在手,一剑轰飞了四人,随之星神碎影一闪,连续两记霸王怒轰然砸下。

  轰!!

  轰!!

  “啊啊啊啊!!!”

  终于有一个沧澜玄者反应了过来,但他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发出了一声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。

  仅仅两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轰出了三剑,三剑之下,九个人影伴着漫天血箭,向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去……全部飞离凤凰台,最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飞出两百多丈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观众席区域。

  第三息,云澈已冲向了最后一个沧澜玄者……寒如玉。

  这突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让寒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瞳孔收缩成了针眼般大小。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之恐怖,让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都瞬间收紧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和大乱之下,他根本来不及反击和回避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筑起一道玄力防御。

  砰!!!

  在龙阙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就如一层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玻璃般被完全轰碎,寒如玉全身一震,胸口如被一座山岳撞击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身体直接被轰向了高空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却没有就此停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骤然跃起,瞬间追及到寒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脸上,露出了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……

  “你之前一直叫我‘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丑’?那你又什么东西?嘿……怜花公子?我看你以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个……残花公子吧!!”

  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抡下……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了寒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脸上!

  啪!!!!

  那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打、骨裂声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到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。寒如玉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颚骨。牙齿直接碎成粉末,半张脸完全塌了下去,他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如一个被大力抽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陀螺,极速旋转中飞射而下,在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巨响中砸到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处。

  “唔……”寒如玉双目外凸,满脸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原本堪称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型变得破败而狰狞……如果他曾去过苍风国,听说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他出手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狠辣,那么估计再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嘲讽云澈为“小丑”。他看着自己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发出一声痛苦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后,便一头栽下,人事不省。

  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,顿时变得一片死寂。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眼睛,如忽然全体堕入了梦境。

  这一切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快了,从云澈忽然出手,到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玄者被全部轰出凤凰台,仅仅用了两息!!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息,沧澜国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被云澈两剑砸回了沧澜坐席。

  四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仅仅四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一个人……将沧澜国所有参战玄者轰下了凤凰台!而其中最强,被称作沧澜国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如玉直接当场重伤昏迷!!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那些之前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发笑的【逆天邪神】、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、起哄的【逆天邪神】、漠视的【逆天邪神】、毫不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这一刻全部傻眼,就连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都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。

  砰!!

  云澈从空中落下,他没有刻意控制下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势,身体携着两万多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砸下,带出一声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地声。而这一声震响,也将所有人从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呆中惊醒……看着手提重剑,目光平静无波,独自一人傲立在凤凰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们都听到了自己心脏抽搐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怎……怎……怎……怎么可能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一个玄者瞪大眼睛,直到现在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地玄境?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……一个人……秒了沧澜?”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声音哆嗦,两眼发直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如同在看一个来自异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鬼神。

  “幻觉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假的【逆天邪神】吧……”

  之前声浪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澜国玄者已全部失声,他们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个被他们蔑视、嘲笑,当做笑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,一个人如秋风扫落叶般瞬间轰飞了所有他们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澜天才。他们眼中无人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天才寒如玉,被对方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剑砸的【逆天邪神】惨不忍睹……

  他们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都几乎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崩塌。

  “云澈!!云澈!!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!你们看到没有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!”

  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也在这一刻方才从呆滞中醒来。他们几乎全部站起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自已。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看到了什么……四息,仅仅四息!他一个人,将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全部轰下凤凰台……而沧澜国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届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第二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,别说还手,就连抵御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没有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!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霸气……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!!之前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嘲讽、冷笑、屈辱,在这一刻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出去。自豪、骄傲充斥着他们身体和精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甚至,他们这辈子,都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般,自豪着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苍风国人。

  “老大!!你你你你你……你太帅了!!”凌杰站起身来,整张脸通红似血,已经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当初在苍风排位过,云澈威风八面,夺得首位,但此刻这四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,要超出那时何止千万倍!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七国最高舞台,当着整个天玄大陆群雄之面,横扫着沧澜一国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!!

  “嘶……”花洺海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吸气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吓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:“干的【逆天邪神】漂亮……嘶!这脸打的【逆天邪神】,啪啪的【逆天邪神】响!老子活了这么多岁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打脸打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响,这么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些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估计现在得憋屈的【逆天邪神】跟生吞了大便一样,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被云澈轰飞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沧澜玄者已全部爬了起来,他们站在原地,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脸色苍白,全身发颤,仿佛已经魂魄离体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为了码字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拼了老命了。因为沉寂太久,这个月,我们要在月票榜上露露脸!!嗯……已经第二了,你们要不要也来一票,哈·哈·哈·(终于凑足三千字了)。】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