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1章 强大神凰

第431章 强大神凰

  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凤非烟打量了云澈一眼,没等他回答,他便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感觉到了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顿时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果然如此……这么说,苍风这次,只有你一个人?”

  “没错。”云澈简单而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凤非烟声音低下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既然来了,就安稳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完这场排位战。你身上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排位战结束后,自会有人和你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解决。不过,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自己死在这凤凰台上,倒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……哼,去测试玄力吧。”

  云澈所站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离凤非烟很近,来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气场无时无刻不在压制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心魂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静,毫无异状,他没有再和凤非烟说话,走向测玄石,手掌拍在了上面。

  十九岁,地玄境十级。

  测玄石上所显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发全场哄笑。云澈把手从测玄石上拿开,在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哄笑和目光中悠然自得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备战区域。那些已经就位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国参战者看着他走近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轻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……轻蔑之中还带着嫌恶和怜悯,仿佛觉得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作为对手,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声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侮辱。

  云澈随便停在了一个角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边不远处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沧澜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参战玄者。其中一人瞥了云澈一眼,用足以让云澈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怪不得老觉得‘云澈’这个名字那么耳熟,我忽然想起来,好像两年前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夺得第一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‘云澈’。”

  另一个人咧嘴笑道:“啧啧,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十级,在苍风小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年轻一辈得第一人了。”

  “哼!”寒如玉目光微斜,淡笑哧鼻:“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丑而已。”

  “嘿嘿,寒师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不过这小丑,在苍风国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凛凛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第一人’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云澈抬头眼眸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扫了这些人一眼,然后别过头去,懒得再看第二眼。

  “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。”凌坤看着云澈,若有所思。

  “哦?凌长老居然连这等连垃圾都算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小民也认识?”夜星寒眯着眼睛道。

  “这小子,可没表面上那么简单。”凌坤道。当初在天剑山庄,他曾因为云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驾驭能力,而主动提出收他入天威剑域,后来又发觉他身上居然有着凤凰血脉,因而对他自然有相当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。几个月前,天威剑域便得到云沧海自尽,天剑山庄御剑台封印自动解除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两年前被误关进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也活着脱离。

  他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想到,竟然在这里再见到云澈。

  “这个小弟弟当然不简单唷。”姬千柔娇腻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旁边传来过来:“这么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在凤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压迫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不改色。你看,他不但修为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孤零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,连个陪同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没有,被这么多人笑话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惨唷,但他那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却始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着迷……”

  姬千柔捻着手指,缓缓伸舌舔了一圈嘴唇:“这个小弟弟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胆子大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藏得深……最关键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生俊俏,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家最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类型哦……”

  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和桃花泛滥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让夜星寒猝然恶寒,差点没把隔夜饭都吐出来。

  六国之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东道主,天玄七国至尊霸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神凰帝国!

  “凤凰弟子,登台!”凤非烟面向神凰帝国坐席,一声长吼。

  凤非烟声音刚落,十道身影从神凰帝国坐席中腾空而起,然后化作十道凤凰火影,火焰完全遮蔽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天空之中就如十条凤凰在蜿蜒飞舞,释放着灼热而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灼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温就如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浪涛,在转眼之间蔓延向整个赛场,让一些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较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都快要燃烧起来。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出现,但却没有带起如之前五国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呼声。作为东道主,赛场之上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最多,但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灼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舞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影,无一人失控欢呼……因为,凤凰神宗是【逆天邪神】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王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会失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!他们根本不需要欢呼,更不需要鼓舞打气。这场排位战,他们虽然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,但,在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眼中,他们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是【逆天邪神】参与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审判者!

  凤炎燎空,十条凤凰火影在蜿蜒飞舞中临近凤凰台,然后同时一声长鸣,整体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在碰触到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瞬间熄灭,显露出十个身着火红凤衣,威风凛凛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身影。

  凤凰弟子登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架势,还有他们身上自然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威凌,无不将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弟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。凤凰弟子没有如五国玄者那般做出什么扬威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毫不拖泥带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连名字都不报,直接把手掌按在了测玄石上。

  测玄石亮了起来……与之前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次,测玄石显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骨龄与玄力,就连其名字也一起显露出来。

  凤飞白——二十四岁——王玄境五级。

  整个赛场瞬间惊呼一片,神凰帝国上来测试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人,其玄力等级就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过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者……但只有惊呼,没有欢呼,因为发出呼声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之人,而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静,因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,这种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碾压,简直太正常不过。

  而很快,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便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中发现,这个实力在他们认知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恐怖,堪称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飞白,在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人之中,居然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!!

  凤灵云——二十三岁——王玄境六级!

  第二个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梳着短发,英姿勃勃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和玄力展露之时,全场毫无疑问再度惊呼一片。就连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也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跳了一下。

  王玄境六级,等同于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!凌天逆百岁之龄不说,在苍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界第一人!而这个凤灵云,却只有二十三岁!也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而已……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人!

  凤凰神宗一个二十三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女弟子,到了苍风国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肩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。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,让云澈无法不再次感叹。

  凤博翼——二十五岁——王玄境六级。

  凤澜山——二十四岁——王玄境六级。

  凤明珠——二十三岁——王玄境六级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凤凰弟子一个接一个上前,测试石上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眼,让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全部瞠目结舌,张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久久无法合拢。他们自然早就知道六国与凤凰神宗有着相当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但今日亲见,才知道这个差距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!

  六国之中,一共出了两个王座……一个王玄境一级,一个王玄境二级。这两个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堪称是【逆天邪神】黑煞国和沧澜国数百年来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骄傲,甚至被称作奇迹。

  但,凤凰神宗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中,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都强过他们小半个境界!

  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境界!!

  差距,就如萤火如皓月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“真真真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?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……这么厉害!?”凌杰整个人都已经惊呆,看着测玄石上一个接一个展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这些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……玄力居然都不弱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凌天逆!!

  他被公认为苍风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在凤凰神宗,居然只堪比还不到二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!!

  如此之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差,让凌杰根本难以接受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就知道你这个苍风小弟弟会被吓到。”花洺海一副见怪不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啧啧,沧澜、黑煞这些强国和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都不啻天壤,你们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哼哼哼哼……听说在你们苍风,王玄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巅峰?但在凤凰神宗,王玄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如狗,十八岁不入天玄,三十五岁不入王玄,都没脸自称凤凰弟子。”

  凌杰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一口口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原本对云澈抱着巨大信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看着那一个个惊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信心基本垮了个七七八八。半年前,云澈掉了半条命,并联合夏倾月,才击败了王玄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……但现在,凤凰神宗出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爷爷那一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。

  而苍风国这边,就云澈一个人!

  这还玩个蛋!

  花洺海斜了凌杰那纠结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一眼,一下子就猜到他在想什么:“靠!你小子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抱着云老大击败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你丫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脑残片吃多了!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凌杰抓了抓头皮,弱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因为老大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离谱,连我爷爷都给打败了,所以我一直相信整个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老大应该无敌了……没想到,凤凰神宗居然这么厉害,这也太……太夸张了。”

  “夸张个淡,”花洺海一副看白痴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:“你当凤凰神宗五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和神灵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吃干饭的【逆天邪神】?而且我不怕告诉你,区区七国排位战,凤凰神宗根本没必太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所以这十个人,还不一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。我反正不相信凤凰神宗会在没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下把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牌就这么全部亮出来。算了,估计再说下去你那小心脏都要承受不住了,回头哥给你恶补个成语,嗯,叫坐井观天。”

  凌杰眼睛发直,半天说不出话来,自信心受到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。他在苍风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名动玄界,公认能超越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。但若放在这凤凰神宗面前……简直没法看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