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30章 群嘲
  云澈很仔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睹着五国年轻一辈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龄与玄力,心中阵阵感叹。此时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越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为什么七国排位战这等大事,在苍风国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愿意提起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关注,简直就如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一般。全程看下来,沧澜、黑煞、伽罗、葵水、天香五国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虽然有所差别,但差别并不大,上届排位第二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澜,这届一个初级王座,两个半步王玄,七个天玄后期,而上届排位仅高于苍风,在五国中排末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香国,这次一个半步王玄,八个天玄后期,一个天玄中期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大。只要气运足够,每个国家,都有在一场七国排位战争到第二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但惟独苍风国,与他们相比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惨不堪言。

  苍风玄界二十五岁以下,除了夏倾月,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个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都找不出来。

  半步王玄,在这五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,而在苍风国,却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。

  甚至,沧澜国和黑煞国,还分别出现了一个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!

  五国之后,还剩下苍风国和神凰帝国。凤非烟扫了一眼坐席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大家所见,这场七国之战,苍风国却不知因何故缺席,始终未有半点动静。哼,苍风不擅玄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参加这排位战,对排位结果不会有任何影响,反而可以缩短赛场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不过。”

  坐席上顿时传来阵阵哄笑声,所有人都知道苍风国在这七国排位战之中历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卑微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其他六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扬威和荣耀而战,而苍风国……每次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凑七国之数而已。而到了这一届,好像连凑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勇气和脸皮都没有了。

  赛场之中,苍风国人极少,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。这番来自凤凰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他们心中屈辱之极,但他们只能攥紧双手,咬牙忍下屈辱,无法做声,也没有颜面做声。

  “啧啧,苍风小子,你现在转头夹着尾巴跑还来得及。就你这点实力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去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孤零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上去,别说脸面,连屁股都丢光了……喂!我靠!”

  凤展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未说完,便看到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已猛然跃起,然后数个起落,直冲中间凤凰台。

  “等等!谁说苍风国没有参战者!!”

  一声炸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在赛场上响起,吼声落下时,云澈已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起落,在所有人诧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凤凰台上,脚下震地有声,他目视凤非烟,目光平静而傲然,他右手抬起,亮出印着“苍风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徽章:“苍风国云澈,前来参战!”

  “啊!”

  凤雪児一声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呼。

  “雪児,怎么了?”凤横空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头来,诧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。”凤雪児摇头,声音有些飘忽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才在想事情,有些走神,然后忽然看到一个人跳到凤凰台……有些被吓到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事。”

  凤横空虽然心中依然疑惑,但也没有多问。这时,后方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辰一下子站了起来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……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!”

  “他竟然来了。”凤熙铭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看起来,他还多少有点自知之明,知道就算再怎么躲,也逃不出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。”

  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?”凤横空目光微敛吗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今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敢来,倒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点魄力,先不用管他,免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排位战,他既然来了,就应该不会妄想着能离开。”

  凤雪児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心绪一片混乱。

  凤凌云……

  云澈……

  云哥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凌云……

  怎么会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样……

  “卧槽!怎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!!”

  观众席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,一个穿着、相貌极不起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看到云澈跃入凤凰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直接一个小激灵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诧。他刚在心里吼完,坐在他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人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满面通红,双臂发颤,一阵低吼:“老大!你果然来了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!!我果然没有白来……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看这个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简直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快断气了。他戳了戳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问道:“喂!小弟弟,你认识这个人?难道说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

  “当然认识!”那少年激动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大!我万里迢迢来到这里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!”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老大?我靠,这么巧!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拜大哥啊!我这次来……嗯嗯哦哦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!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少年一脸狐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凌杰!苍风国天剑山庄凌杰!”少年傲气道。

  “凌杰?凌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什么人?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大哥……你怎么知道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老大和我提起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我老大认识?这么巧!对了你叫什么名字?是【逆天邪神】哪国人。”

  “哦,我叫烟小花,无国无家,我年纪一看就比你大,你可以叫我花大哥、花老大、老花……随便哪个都行!”

  “烟小花?为啥要起这么娘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”

  “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俊秀,名字当然也要秀气点。起码比你没技术含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强多了。”

  “切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无疑瞬间成为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,之前五国玄者入场,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呼。而这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和哄笑……惟独没有欢呼声。

  “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飞上去,他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跳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该不会,他连天玄境都不到吧?”

  “你傻啊!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啧啧,苍风国啊,你难道听说过苍风国出过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?这个小子,撑死也就地玄境……我记得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实力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……甚至还曾有过灵玄境,哈哈哈哈,简直想起来就想笑。”

  “哇!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了?凤凰神宗这次连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都没有准备,显然都根本不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了,这家伙居然还主动凑上来……啧啧,玄力才地玄境,连我都不如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要脸了吗!”

  “你有所不知,在苍风国,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了。听说他们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室玄府,导师也才灵玄境,地玄境都能成为分支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府主了。”

  “我靠!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?那我去了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当个总府主?哈哈哈哈……嗯?怎么就上来这么一个人?难道苍风国这次就派了一个人来?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简直让人笑掉大牙,苍风国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来走过场,也起码敬业点凑上十个人,结果这次偏偏赶上团队战……简直笑死爷了。”

  “来了也好。有苍风国在,这倒数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抢不走了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,每个角落都充斥着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哄笑和嘲讽声。面对这个才地玄境,却能代表苍风国来参加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,一种“人上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优越感在六国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油然而生。他们纷纷用一种戏虐的【逆天邪神】、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甚至审判似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着云澈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,云澈何其熟悉。当年,在苍风排位战,他代表苍风玄府出战时,那全场最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引来几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蔑视和嘲笑,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目光把他轮了一遍又一遍。这次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重演两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。只不过,两年前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之音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,这次也同样不会影响到他半分。

  赛场之中,虽然很少,但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他们此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看云澈扬威。在一个月前,云澈离开苍风皇城,出发前往神凰帝国后,苍万壑便在次日昭告玄界,散出了云澈代表苍风只身去参加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他当初对云澈说过,如果苍风玄者知道云澈去参加七国排位战,说不定会一下子燃起希望……一雪前耻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!因为云澈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苍风国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!几乎已成为了苍风玄者心中神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由他出战,必能代表苍风国一鸣惊人,一雪前耻!

  这一个月来,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怀着一腔希望与热血,万里迢迢来到神凰帝国……虽然赛场中苍风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比之其他六国依然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远太远,但比之以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面对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哄笑和嘲笑,那些稀少零落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目视云澈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攥拳,暗暗咬牙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,等着看他们被打脸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则忍耐不住,大声吼道:“你们这些人都闭嘴!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……他虽然只有地玄境,但却可以战王玄!”

  “地玄境……战王玄?噗哈哈哈哈!!”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如同听到这世上最滑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全部前仰后合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起来:“这小子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门忘记吃药了?地玄战王玄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通红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同伴拉住他,摇头道:“不用管他们!等云澈发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们自然会全部闭嘴……云澈!这次……你一定要在天下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为我苍风夺得荣光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