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26章 圣地来临 下

第426章 圣地来临 下

  “呵呵,”凤横空站了起来,向凌坤一拱手:“凌长老,二十五年未见,别来无恙。”

  “天威剑域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果然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。”凤展云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嘀咕道。

  “又是【逆天邪神】?这么说,上次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没错。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据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静心修剑,而这个凌坤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常年游走于天玄七国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在外时间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虽然在天威剑域地位不算太高,但似乎很受剑主赏识。”凤展云有模有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凌坤也向凤横空一招手:“自然无恙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越发, 的【逆天邪神】浑厚,凌某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不如。”

  “呵呵,凌长自谦了。”凤横空淡淡而笑,然后话音一转:“凌长老,与你一同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夜少宫主?”

  凤横空这句话一说完,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长老们顿时脸色微变,纷纷抬头看向了上方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又一个大笑声从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传来,这个笑声没有凌坤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那般威凌浩然,但却肆意而张扬,而敢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张扬的【逆天邪神】,整个天玄大陆也没有几人。狂笑声中,空旷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忽然映现出一团炽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便如一轮太阳熠熠生辉,另一边,一轮同样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残月浮空映现,一日一月,瞬间夺走了这个空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辉。

  圆日残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之中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一个青年男子,他一身白衣,剑眉星目,面若白玉,斜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眉毛深入发际,脸上,挂着一幕淡然而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……更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淫邪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而他本人,却丝毫没有要掩饰这种“淫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

  他双臂一张,顿时,两个妖媚万千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从光芒中走出,扭动着水蛇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,一左一右扑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。男人哈哈大笑,在日月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照之下,他衣袂飘飘,搂着两个女人缓缓而落,并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两女身上上下其手,仿佛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之境,两个妖媚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抚摸之下腰肢扭转,呻吟连连。

  “这个人……”云澈眉头大皱,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不堪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感觉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外表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浮夸放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往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不中用的【逆天邪神】酒囊饭袋,极好对付……但在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完全不成立!他身上某种气息所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警示,强烈无比。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宗主,我这点小伎俩,在凤凰宗主面前倒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够看。”青年男子落下之时,日月之辉也终于消散,但他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凤凰神宗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距离凤横空与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只有不到十步之遥,他松开两个女人,向前一步,微一抬手,眼睛半眯:“日月神宫夜星寒,见过凤凰宗主。早就听闻凤凰宗主大名已久,今日得见,三生有幸。”

  “什么?夜星寒!?”

  听到这个青年爆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坐席之中顿时惊呼一片。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讳!日月神宫这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!!

  凤横空虽然早就听说夜星寒无女不欢,但也没料到他竟然放浪至此,他淡淡而笑,道:“少宫主言重了。少宫主之名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雷贯耳,今日一见,更胜闻名……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就在凌长老右侧,请三位贵客入席。”

  “先不急。”夜星寒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软绵绵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绝,他目光偏移,落在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双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顿时眯起,放射出炙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……

  夜星寒活到现在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御女无数,而能被他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相貌、体质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千里挑一。他对于女人相貌和气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免疫力可谓极高,但在看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却感觉到自己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,全身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细胞,都在疯狂悸动。

  夜星寒平生第一有了一种她明明就在眼前,却不敢相信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他甚至无法想象,这种超脱凡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之下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副天人之姿。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占有**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和灵魂中疯狂滋生、膨胀……同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体质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……

  她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世界上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炉鼎!

  “这位凤凰仙子,莫非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称作天玄第一美女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?”夜星寒盯着凤雪児,抿眸说道。天下皆知雪公主之名,天下也皆知凤凰神宗对雪公主保护到了何种程度。所以,纵然对雪公主有着千万般想法,也绝不该,也不敢当着凤横空和凤凰神宗一众首脑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表露出来。但这个夜星寒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似狼,手腕翻转,丝毫不掩饰宛若烈火般炽烈的【逆天邪神】**……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**熏心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根本不惧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。

  凤凰神宗众长老、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纷纷露出怒色,有几个核心弟子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怒火冲顶,双拳紧攥,恨不能马上冲上去和夜星寒拼命。雪公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每个人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仙子,他们绝不容许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玷污和触犯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言语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犯!

  “这个混蛋……找死!!”凤熙铭双手紧攥,指节“啪啪”作响,其他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咬牙切齿……但,“日月神宫少宫主”这个身份,让他们纵然极怒,却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!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之主!

  如果和这夜星寒撕破脸,那无疑,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整个日月神宫撕破脸!凤凰神宗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第一大宗门,但还没有和圣地撕破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魄力……除非被逼迫到万不得已。

  凤横空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静,他对凤雪児道:“雪児,这位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夜星寒,虽然好色成性,无女不欢,但也不失为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俊杰,和他打个招呼吧。”

  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人难以听出褒贬,但这平淡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已隐约彰显着他隐忍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。

  凤雪児站起,盈盈欠身:“雪児见过夜少宫主。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轻柔似水,飘渺似云,直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心魂激荡。他盯着凤雪児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妹妹见外了,夜少宫主这称呼又无趣又生分,直接喊我夜哥哥就好。雪児妹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宛若仙子之音,美不胜收,又被称作天玄第一美女,想必容颜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城绝世,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,能一睹雪児妹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呢。”

  “咔!”

  凤熙铭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座椅顿时裂开一道深痕,他牙齿紧咬,就要站起,但马上被一只大手拉住,凤非烟按住他,低声道:“不要动怒,宗主岂会让他染指雪児半分。”

  凤熙铭胸腔起伏,双目赤红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努力压下怒火,强忍着没有再发作。

  凤雪児声音轻柔而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:“请恕雪児拒绝,雪児相貌粗陋,难入夜少宫主之目。”

  夜星寒哈哈大笑起来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天下第一美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相貌也可称‘粗陋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这天下,可就没有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了。既然雪児妹妹不愿……也罢。这里众目睽睽,雪児妹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又岂能被一群凡夫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染污,改日与雪児妹妹月下相对,独自赏阅,岂不更美……哈哈哈哈!”

  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中,夜星寒转过身去,搂过两个女人,脚步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所在。不过,见识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飘渺如仙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幻风姿,他感觉身边这两个娇媚如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相比之下简直粗鄙不堪,让他完全没有了上下其手的【逆天邪神】**。

  “这个混蛋……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敢伤害雪公主,就算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,老子也要跟他拼命!!”凤展云双手攥拳,两眼赤红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夜星寒,那目光,如同在看不共戴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仇人。

  “茉莉,这个夜星寒,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实力?”云澈低声问道。

  “霸玄境中期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你绝对惹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!就连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王座!你想要击败其中任何一个,都要付出不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道:“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没有资格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可千万不要不自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找死。”

  云澈没有说话,脸色一片阴沉。

  夜星寒刚一入席,凌坤便移了过来,用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少宫主,看来你亲自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雪公主。”

  夜星寒手掌插入右边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衣里,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揉捏着,目光妖异淫邪:“看她第一眼,就知道这个天玄第一美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名不虚传。本少今天才知道,这世上,居然有如此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仅凭身影和气息,就能将本少折服……嘿!”

  “看来,少宫主是【逆天邪神】志在必得了。”凌坤淡淡一笑:“不过少宫主似乎有些操之过急了。在这凤凰神宗,雪公主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!”

  “操之过急?哈哈哈哈!”夜星寒狂笑起来:“我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从来没有操之过急这四个字!我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凭他凤凰神宗也想阻拦!?”

  夜星寒伸出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划过腿上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腰线,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:“凌长老,你信不信……不出三天,这个雪公主,就会完完全全成为我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……都将永远为我夜星寒所有。他凤凰神宗就算不认,也得认!”

  凌坤眼皮一跳……夜星寒说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信口开河,他既然敢这么说,就有着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。他再次压低声音,跟着笑了起来:“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当然一万个相信。那便先提前恭喜少宫主了。”

  夜星寒斜过眼睛,看着凌坤:“那个拥有‘九玄玲珑体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……凌长老不会忘了吧?”

  “嘿,这件事,老夫岂会忘记。只不过……当初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斤紫脉神晶,不知少宫主……”

  “放心,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玄玲珑体……不要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三斤紫脉神晶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十斤也值!只不过,凌长老也该知道,这紫脉神晶太过难寻,平日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颇多消耗,本少这两年陆陆续续,也只积攒了两斤而已。”

  夜星寒拿出一枚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:“这里面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斤紫脉神晶。不知这两斤紫脉神晶,能得到那个女人多少信息呢?”

  【狠狠感谢诸位神豪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~~~~~~~~~~~~~~~】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