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24章 凤凰城
  云澈下了凤绝峰,离开凤凰山脉,思索一会儿,直接返回了神凰城,然后直奔凤凰城。

  凤凰城位于神凰城西南,属于神凰城,又独自存在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城中之城。凤凰城与神凰皇宫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驻地,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势力核心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权力核心,而两者,都有着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。

  凤凰城中,有一处凤凰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历来进行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临近凤凰城,一股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与明显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迎面而至。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之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威风凛凛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凤凰,云澈停住了脚步,并没有走进去。虽然作为参战者,他在其中理应有被安排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,但他身份特殊,如果入住这里,必然有着诸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确定性,他这次前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踩点。确定凤凰城所在后,他便转身离开,然后快速易容,入住到一个偏僻而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客栈之中。

  距离七国排位战开始,还有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天。

  三天,足够他炼化天玄乾坤丹。

  进入客栈,观察好周围环境,关好房门,云澈拿出凤凰葵、恶魔焚血晶等材料,以天毒珠快速淬⌒炼,很快,一枚全身赤红,如刚在鲜血中浸泡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出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中。丹药成型,一股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顿时释放而出,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。

  拿起这枚刚刚炼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乾坤丹,云澈想也不想,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丢入口中。

  天玄乾坤丹入口即化,瞬间化做一股岩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流涌入玄脉和周身经脉,顿时,针扎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痛感从全身传来,云澈闭着眼睛,神色一片平静,仿佛毫无感觉。这种能在短时间内强行提升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必然有着极其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性,吞服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风险往往要远大于收益。不过,云澈毕竟有着凤血龙髓,有着大道浮屠护身,当初都能以灵玄之躯,吞饮王龙血肉,如今地玄之躯,吞服天玄乾坤丹,就更不在话下。

  即使如此,天玄乾坤丹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性之下,云澈依然并不好受。随着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逐渐化开,涌入经脉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流也越来越暴戾凶猛,他虽然脸上平静,但额头上,已悄然布满了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汗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炼化天玄乾坤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和云澈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,在他完全炼化完毕,睁开眼睛时,时间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天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晨。

  云澈站起身来,伸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。这三天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被汗水浸湿了一次又一次,发出着一股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汗臭味。他手掌伸开,一团玄力涡流出现在掌心,然后随着他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合拢,玄力涡流直接散开,带起一声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。

  “提升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和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,离天玄境,终于只差一步了。”云澈攥起拳头,自言自语道:“茉莉,我炼化了多久?”

  “三天。”

  “哦……什么?三天?!”

  云澈一个激灵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跳了起来,他快速看了一眼窗外,判断了一下时间,撒丫子便往门外跑:“茉莉!你怎么不喊我!今天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之期,从这里到凤凰城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段相当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!”

  “我没义务提醒你。”

  窜到门口时,云澈脚步停止,他闻了闻衣袖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将拉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门又重重关上:“算了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先洗个澡吧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云澈一路冲到凤凰城时,已临近上午九时,距离排位战开始,还剩不到两刻钟。

  凤凰城门前围着密密麻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,这些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进入资格,或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抢到入场券,只能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凤凰城外徘徊,期望能第一时间得到战报。云澈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拨开人群,冲到了凤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主门前,然后被两个凤凰弟子拦住。

  “出示入场资格。”拦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凤凰弟子懒洋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估计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今天已经重复了无数遍。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。”云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同时拿起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徽章。

  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徽章一出,两个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一凝,看清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苍风”二字,他们对视了一眼,露出了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古怪眼神。其中一个凤凰弟子对里面喊道:“展云师兄,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到了!”

  “啥?苍风!?”

  很快,一个身体敦实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走了出来,他一眼看到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徽章,然后又盯了他一眼,软绵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都以为你们苍风国不敢来了呢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时候到,你们也太不把这排位战当回事了……算了,我就亲自把你们带进去吧。你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呢?”

  “没有。”云澈摇头:“就我一个。”

  “啥?就你一个?”

  “没错,苍风这一次,只有我一个参战者,再无他人,也没有陪同者。麻烦带我进去吧,排位战马上要开始了。”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凤展云上下打量了云澈一眼,又顺便探知了一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嘴角一撇,懒得再多说什么,漫不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算了,既然来了,跟我来吧。”

  “展云师兄,要不要和大长老汇报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凤展云一招手:“排位战马上开始,没必要让他们因这点小事分心,反正他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走个过场而已,随便安排一下就行。”

  凤凰城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之地,自然不能允许外人随便踏足。通过中心凤凰界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有些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固定通道,通道两边,都传来着火焰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显然,谁若敢试图踏足通道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必然遭遇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。

  进入凤凰界,还未靠近排位战赛场,一股热闹、激昂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便已迎面扑来,在进入赛场时,云澈整个人怔了一下。

  苍万壑曾对他说过,七国排位战对苍风玄者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但对其他六国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二十五来玄界最重要、最盛大之事。每届七国排位战来临,从帝皇到平民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心关注。为了这场排位战,甚至从从五年前就开始准备。

  而此刻,云澈终于开始明白在苍风国很少听人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七国排位战”意味着什么。

  整个赛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。而占据赛场极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观众席。一眼望去,人群熙熙攘攘,无穷无尽,无边无际,整个赛场从上到下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人,绝不下于数百万之多。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飞来飞去,飞进飞出,宛若飞蝗一般。

  苍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规模、氛围与之相比……只能说根本连比较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

  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分成了好几个部分,每个部分都坐满了人,无一虚席,但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泾渭分明。在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前方,云澈分别看到了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标识,五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和陪同者便就坐在这些坐席之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便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持者,排位战还未开战,他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个脸色通红,眼神炯炯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振奋与迫不及待。能进入排位战现场为己国呐喊助威,见证赛程,这对他们而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炫耀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。

  赛场主席位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凤凰神宗。不过,凤凰神宗最靠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席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空缺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头们尚未入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快速扫动,却始终找不到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席位。

  “嘿,怎么样?吓到了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出生到现在就没见过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?”凤展云斜眼看着云澈道。

  “为什么没有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席位?”云澈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为什么要有?”凤展云一撇嘴,反问道:“你们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来这七国排位战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凑个‘七国’之数,或者……嘿嘿,增加点笑料么。说起来,你们本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有席位的【逆天邪神】,毕竟你们好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**国,但直到三天前,我们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收到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点动静,以为你们这次连‘凑数’都懒得凑了,所以就没有准备关于你们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东西,包括坐席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收紧,没有说话。

  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准备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即使苍风国提前好几个月表明不参战,这里,也该有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……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一个真实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家最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和尊重。

  而现在整个赛场,六国皆在,惟独没有苍风国坐席……这根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把苍风国放在眼里!甚至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与侮辱。

  他相信,赛场之中,一定有着很多来自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观众,每个苍风国人看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景,估计都会被气炸肺。

  “也还好没准备,你们苍风就来了你这么一个小子,啧啧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留一块苍风坐席,那可真就浪费了。至于你……嗯,没有其他空坐席,你也只能站这儿了。需要你入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以直接从这里飞过去,多方便……哦,对了,你好像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,还不能玄渡虚空。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咯,我凤展云亲自把你带过来,还给你安排个能站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给你涨足面子,足够你回去炫耀十年八年了。”

  凤展云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这儿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庞大赛场最最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角落,不但位置极差,目力不足根本看不清赛场中心,而且根本连个坐席都不算!如果一定要给这个位置找个优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可以俯视大半个赛场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