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23章 离开栖凤谷

第423章 离开栖凤谷

  过了好一会儿,云澈终于想好了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事剧情。他清了清嗓子,刚要开始讲述,凤雪児挂在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玉,忽然闪动起了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凤雪児拿起凤神玉,神情,忽然变得有些黯然。

  “雪児,怎么了?”云澈马上问道。

  凤雪児看着云澈,眸光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……他马上就会到这边来,然后把我带回凤凰城。云哥哥……”

  “……他为什么现在把你带回去?你父皇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要忙碌排位战和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现在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忙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才对。”云澈有些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凤雪児轻轻摇头:“父皇说过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出生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七国排位战,会带我去到现场,如果我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可以带我上太古玄舟。父皇现在来带我回去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都准备妥当了。”

  “你会去……排位战现场?”云澈心中微震。

  “嗯……云哥哥,你快点离开这里。如果被父皇看到你在这里,就……就糟了。”凤雪児站起来,神情有些惊慌,她抓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却没有推离他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抓紧。

  距离排位战开始,还有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其实早该离开。他之所以一直没有离开,原因他心里很清楚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舍得凤雪児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、声音、心灵、每一个神情、每一个眼神,都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吸引着他,让他犹如被吸入了一个无限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空,越陷越深。

  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可以抵挡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魅力……而云澈,在阴差阳错之下,无比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第一个可以和她近距离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走了。”云澈心中感叹一声,注视着凤雪児盈盈闪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,他抬起手,放在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,手指沿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滑落……这个过分亲昵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凤雪児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眸颤荡了一下,却没有排斥:“雪児,这些天,我会永远记得。谢谢你,也谢谢老天让我遇到你。”

  “……云哥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好奇怪。”凤雪児扁了扁芳唇:“我们以后,还会再见面的【逆天邪神】,对不对?”

  “当然。”云澈笑着点头:“因为我已经答应带雪児去看千里飘雪,我对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永远不会忘记。”

  “嗯!”凤雪児点头,神情终于开心了一些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中带着不舍,但双手,却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着云澈:“虽然,我很舍不得云哥哥,但云哥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该走了……父皇他再有不到半刻钟就会来到这里,如果再不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被父皇发现了。”

  “……我走了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从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离开,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她一眼后,终于转过身去,然后唤过雪凰兽。

  雪凰兽飞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在即将跃到雪凰兽背上时,云澈停住了脚步,他转过身,双手悄然攥紧,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雪児,如果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……有些事情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欺骗了你,你会恨我吗?还会不会认我这个云哥哥?”

  “啊?”云澈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凤雪児有些茫然:“云哥哥为什么会说这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?云哥哥怎么会欺骗我呢?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如果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如果有些事情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骗了你,你会不会恨我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更加低了一分,不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却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艰难。

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凤雪児摇头,眼神有些失措,似乎无法理解云澈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问题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和云哥哥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天,我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每天为我下雪,教我堆雪人,为我做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给我讲很多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事……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很好看,眼神也很温柔,这些天,我每天都好开心,就连睡觉时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梦,都变得很美好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,我不相信他会愿意欺骗我。就算……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欺骗了,那也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不得已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想要伤害我。”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轻缓而真挚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她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我会永远记得云哥哥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还有答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将来,无论发生了什么,我相信云哥哥永远都不会伤害我,我也永远不会做伤害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凤雪児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云澈微微疑惑,但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触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他没有再说话,因为在凤雪児纯净如雪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无论说什么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。他跃到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在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带动下腾空而起,直飞凤绝崖。凤雪児已经告诉过他,栖凤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三个方向应该都会有人守护在那里,他若要不惊动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离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通过凤绝崖。

  “云哥哥,以后我会经常来到这里……我会等着云哥哥再次出现……”

  “云哥哥,不可以忘记我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在我二十岁之后,一定要带我去冰极雪域……”

  “云哥哥,小白白,我会很想你们……”

  耳边风声呼啸,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从下方逆风而至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甚至带上了努力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哭腔。

  千丈高度,对雪凰兽来说并不算什么。很快,凤绝崖的【逆天邪神】顶部便出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云澈从雪凰兽背上落下,站在崖边,在下方那片如世外桃源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幽谷中,他隐约可以看到那个如精灵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倩影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天玄大陆最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。她被保护到了极致……但同时,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孤独的【逆天邪神】吧……所以,在自己贸然闯入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天,她会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心雀跃。

  “小婵,你想不想陪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?”云澈目光看着下方,忽然出声道。

  “啾啾……”雪凰兽翅膀一拍,一声轻鸣,高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连续做了好几个……点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!

  嗯?点头!?

  云澈用一种极度幽怨和不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狠狠盯了雪凰兽一眼……就算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魅力无法抵挡,就算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陪在她身边,但你现在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玄兽啊啊啊!!你就不能矜持一点,哪怕虚伪一点也好啊啊!

  ……算了。

  云澈歪了歪嘴,伸出手腕,手背上显现出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印。他意念一动,直接切断了与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联系,手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印,也顿时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。

  雪凰兽完全恢复了自由,它振翅飞起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上盘旋飞舞,发出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兴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鸣。

  看着恢复自由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,云澈心中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黯然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轻松,他微笑道:“小婵,去吧。跟着我,你只会辛苦不堪,遍地险境。陪着雪児,她那么喜欢你,一定会好好待你,你再也不用总是【逆天邪神】陪着我辛劳受苦……去吧。”

  啾~~~~~~

  一声长鸣,嘹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划破长空。雪凰兽飞舞许久之后,终于降下,飞向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栖凤谷。很快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那两个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聚合到了一起。

  云澈微笑一声,最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一眼后,退后两步,然后收起所有不舍,走向了南方。

  “为什么要让雪凰兽离开?”茉莉忍不住问道:“你现在还不能飞行,没有了雪凰兽,你需要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怎么办?”

  云澈摇了摇头,道:“我把雪凰兽送给雪児,并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雪児喜欢他。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知道这次排位战之中,我能不能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保住命。如果不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至少雪凰兽不用陪着我一起死,即能保住了它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对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点补偿……她对我一片纯心,而我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欺骗了她。”

  “哼……”茉莉冷笑:“欺骗女孩子,不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惯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吗!你以前可从来没这么内疚过。”

  “那不一样。”云澈一撇嘴:“征服和欺骗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种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,你这个小姑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懂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不屑应答,转而道:“在你这次能不能保住命这件事上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好消息可以告诉你。”

  “好消息?”

  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被凤凰神宗知晓以后,你最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其实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……和你当初在万兽山脉所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个凤凰之灵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一顿,然后缓缓点头:“你说完全没错。当初,我离开凤凰试炼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凤凰之灵也着重警告过我,一定要小心另一个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一直以为给予我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早已被它灭亡,如果被它知道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另一个凤凰传承……那么,遭殃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个人,万兽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,还有那个刚刚从诅咒中摆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一族,都将可能遭遇巨大灾难。”云澈低叹一声:“但血脉暴露,却又不得不尽快面对凤凰神宗,否则,牵连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所以从苍风国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,我一直都在祈祷那个凤凰之灵一直身居暗处,不会有兴趣去探知排位战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这个凤凰之灵,你已经不必担心了。”茉莉音无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……它已经死了!”

  “什么?死了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:“你确定?等等!你怎么知道它死了?”

  “嘿……”茉莉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你不需要管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,虽然它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应该不长,但我可以确定它已经死了!只不过,它虽然死了,但血脉和记忆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有可能已经传承下来了,所以,这个世上,或许依然会有人识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来自另一个凤凰传承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顿时一振,茉莉用这么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所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当然不会怀疑:“很好!如果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那么,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顾忌也就消失了!这样一来,在排位战上,我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【逆天邪神】施展!”

  “所以呢?你现在有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让凤凰神宗从此不再找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而且还能活下来?”

  “七成!”云澈自信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说不定,还能到那个神秘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上逛逛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