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22章 完整玄诀

第422章 完整玄诀

  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印入脑海,最先悸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火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种子。一团火焰,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中燃烧,将那些飘荡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牢牢印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。

  要修炼凤凰颂世典,先决条件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凤凰血脉。而即使有着凤凰血脉,要参悟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,也需要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因为凤凰颂世典本质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神之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它所包含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法则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凌驾于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炎之上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六重境界,领悟透彻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,也绝非寻常玄诀可以相比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对云澈而言,却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因为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让他足以轻易参悟任何形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法则。身怀邪神种子,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可以任意雕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璞玉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领悟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也就如直接雕刻在他身体里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简单。

  默念了一遍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,云澈便已了然于胸,那些玄诀在他灵魂中动荡,然后忽然融合在一起,并缔造出一个广阔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空,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,而下一个瞬间,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忽然燃起,将这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空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吞没,倾世火海之中,忽然响起一声嘹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,一只金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张开着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羽翼,在火海之中浴火而生……

  一股炽热而苍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充斥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,也让他仿佛一下子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,并置身于一个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之中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玄诀入体,云澈整个人也闭着眼睛,变得一动不动。凤雪児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美眸一直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以防他在参悟状态出现灵魂损伤、玄气大乱之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状。但半个时辰过去,云澈不但始终平静,就连呼吸都变得完全平稳下来,安稳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睡着了一样。

  凤雪児放下心来,又看了云澈一会儿,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:“好像已经开始顿悟了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就没有问题了,不过应该需要好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”

  “小白白,我们去玩吧!”

  凤雪児起身,刚要准备去到雪凰兽那边,忽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层雾状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蓦地燃起。

  凤雪児停住脚步,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。自发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附着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并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缓缓流动游移,并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越燃越高。随之,这些火焰又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忽然映现出一只火焰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,与此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上,火焰印记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并释放出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凤雪児一声惊呼,目光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,在燃烧凤凰炎时,除非刻意隐藏,否则凤凰印记会自发出现。凤雪児保持着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印记,眼神动荡,眸光中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一下子变得无比混乱……

  凤凰之影一直持续了很久,才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云澈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印记也随之消逝。云澈在这时睁开眼睛,一眼,就看到了凤雪児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。

  “云哥哥,你竟然……已经完全领悟了总诀,将血脉与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融会贯通?”凤雪児瞪大着眼睛,用一种带着深深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说道。

  “对啊。”云澈点头:“这个很简单啊……对了,雪児,我一共用了多久?”

  “只用了……半个时辰。”

  “半个时辰……这个时间很短吗?”

  “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!”凤雪児情感动荡:“总诀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础,领悟透彻,才可以将血脉与玄功融合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部凤凰颂世典最最重要,也最最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。就算在长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点悟和引导下,就算悟性很好,也至少要一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好多年……而云哥哥,你只用了……半个时辰!”

  “呃……”有邪神火种,多么难以领悟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玄功,对他而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信手拈来。听凤雪児这么一说,他才惊觉自己就这么将总诀融会贯通,速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夸张了一些。他思索着怎么解释时,却看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花颜已绽放起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:“哇!云哥哥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厉害了。你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,最最最……最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!当初父皇夸我领悟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快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哥哥相比,要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好远好远呢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云澈有些不好意思的【逆天邪神】按了下额头:“我哪有雪児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了不起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教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我才会领悟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快。”

  “嘻!云哥哥就会哄我开心。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把玄诀给了云哥哥,都没有进行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点悟和指引,更没有用玄气引导,才不关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自己了不起。”凤雪児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不不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。”云澈一脸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看,身份尊贵,心地善良,能让雪児亲自来教凤凰颂世典,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这样一来,任何奇迹都有可能发生。如果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凶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太婆在教我,我说不定十年都领悟不来。”

  “嘻嘻……”虽然知道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哄她,但她依然很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本来我还想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教给云哥哥,不过云哥哥这么了不起……那我就把凤凰颂世典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都给云哥哥好了,说不定云哥哥也一样很快就能领悟呢。”

  一边说着,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手伸出,指间凝起一点亮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芒,然后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部位……顿时,凤凰颂世典第一重境界至第四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玄诀,全部缓慢而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。

  属于凤凰神宗,从总诀到前四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就这么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所得。

  云澈已得到凤凰之血近三年,虽然强行学会了两个凤凰玄技,却从未能得以修炼凤凰颂世典,凤凰颂世典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以来他梦寐以求,而他知道从凤凰神宗之中得到这凤凰颂世典会有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和风险。没想到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耗费半点力气,凤凰神宗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已为他所得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经过重重风险、算计、博弈甚至鲜血得到凤凰颂世典,他会心安理得,大笑三声。

  但此时,不耗费半点力气而得,他反而有些失措。

  因为,凤雪児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还有一颗完全信任于他,并且亲近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,以及毫无点尘与杂质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……

  而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欺瞒……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已的【逆天邪神】欺瞒。

  随着前四重玄诀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,早已印在云澈心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六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也被同时唤醒。一时间,六重玄诀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衔接契合,汇成凤凰颂世典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到第六重境界,云澈虽然心神微乱,但凤凰玄力已随着进入心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而自动运转、融合……他于是【逆天邪神】闭上眼睛,摒除杂念,专心领悟玄诀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随着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神凰城也一天比一天喧嚣。六国参加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以及陪同者也陆续到来了神凰城。能有资格参加七国排位战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年轻一辈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而陪同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同样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之中政界、玄界最顶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六国毫无例外,帝王全部亲自到来。

  只不过,这些都可以傲视一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到了神凰城,也都不得不低下头颅,小心谨慎。此时,距离七国排位战开战只剩三天,六国之中,除了苍风国,其他五国参战者已全部到来,并且安顿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驻地凤凰城。

  “嗯?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今天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到?”凤熙铭听着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汇报,若有所思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我刚才特意询问过城门那边,并没有苍风参战者进城。我们要不要马上传音苍风皇室询问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凤熙铭一抬手:“哼!苍风小国,在这七国排位战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而已,这一届,本以为会有有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发生,看来,本王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高估了那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本王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他会像自己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亲自来参加这排位战,估计现在已经夹着尾巴躲到一个自以为我们找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了吧。”

  “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先不用急着准备了,他们不来更好,不但可以帮我们缩短排位战赛程,也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父皇……又一个绝佳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先退下吧……对了,今夜的【逆天邪神】欢迎大宴,也不必安排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……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两个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一个叫祖琨,一个叫刘逖。他们天资一般,经常被人欺负嘲笑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奋发图强,决定一起刻苦修炼,每天天还不亮,只要一听到鸡叫声,就马上起床练剑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终于……他们都得了禽流感。”

  “禽流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凤雪児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。

  “嗯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毒。”云澈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故事呢,叫做‘闻鸡起舞’,它告诉我们一定要远离禽流感。”

  “唔……这个故事好无聊。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听白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事……白雪公主和青蛙王子在一起之后,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好想知道。”

  “这个啊……让我好好想想。”云澈抓了抓头皮。

  “要好好想哦……云哥哥,你吃。”凤雪児靠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把吃了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串放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边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大大咬了一口。

  魔盒一旦打开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就会撕开越来越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。曾经,绝不会与任何有任何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现在却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引导之下,很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靠在一起,与他同吃一个肉串……

  如果凤横空此时看到这一幕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把云澈一巴掌当场呼成肉酱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