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21章 我来教云哥哥好不好?

第421章 我来教云哥哥好不好?

  就碰了一下肩膀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隔着凤衣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儿子……居然毫不留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断手腕,关了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紧闭……

  这个凤凰大帝,对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爱护,简直到了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!相比之下,自己这几天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都足以被凌迟八百遍了!

  而在这种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下成长,凤雪児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灵,就连身体,都纯净到了极致。而越是【逆天邪神】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容易勾起男人内心深处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玷污,和占有的【逆天邪神】**——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这种从来不会压抑自己**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云澈没有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收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笑着道:“雪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爱护你。他不希望别人碰触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你会被人伤害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,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,最最关心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凤雪児浅笑道。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呢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与亲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身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就当然没有关系,还可以让彼此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近和喜欢。雪児觉得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会伤害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让雪児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呢?”云澈一脸纯洁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凤雪児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云哥哥那么好,我当然喜欢云哥哥。和云哥哥在一起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开心,云哥哥还帮我实现了好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梦想。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微笑,把小指伸到凤雪児面前:“那我们拉钩。”

  “啊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凤雪児依然犹疑胆怯。

  “放心啦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不会看到,不会知道,也就不会生气。而且,雪児今年已经十六岁,十六岁,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已经长大成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不可能守护你一辈子,所以,你要开始学会成长和**,首先呢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学会根据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和判断,来做出顺从自己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依从于其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以凤雪児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自然从来不会有人对她说过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些言语从云澈口中说出,对凤雪児毫无尘埃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所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可想而知。持续了十六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活方式,她早已习惯,但,想要打破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我世界与束缚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潜藏在意识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本能。从未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如同触碰到了另一个世界,一个她从未接触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她倾听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,在脑海中一遍一遍重复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顺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做自己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……

  终于,凤雪児很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了一个可谓出生以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心,她学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自己纤细白皙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很缓,紧张、茫然、无措……还有一种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……

  终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主动碰触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,顿时,她如触电一般,一下子把小手缩了回去。但云澈却没有给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快速向前,快速而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扣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上……顿时,一种柔软嫩滑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传来,就如碰触到世上最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暖玉上。

  “啊……”凤雪児一声轻吟,全身都僵了一下,小指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挣脱,却被云澈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扣住,紧张之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缠绕,全身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连眼睛都不敢睁开。

  “小指相扣,我们之前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就永远不许抵赖。在雪児二十岁之后,我们要一起去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极雪域看千里飘雪。”云澈手腕提起,带动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落下,他依然没有把手指松开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很大程度上驱赶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和无措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总算舒缓了一些。

  天毒珠中,茉莉冷眼看着云澈扣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,精致而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鄙然:“哼,又开始了。这个可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无论走到哪里,只要一遇到好看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就会马上暴露出色魔和禽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,永远都改不了!!”

  “雪児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感觉,有没有觉得难过,或者很难接受?”看凤雪児虽然恢复了平静,但眼睛依然闭着不肯松开,云澈悄悄凑近一点问道。

  “哦……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”凤雪児睫毛微颤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奇怪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……说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讨厌,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难过……唔……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还有心忽然跳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快……云哥哥,你能告诉我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感觉吗?”

  “这个不可以告诉你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雪児自己去感觉和理解。”云澈微笑着道,他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活生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在悄然俘获小白兔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灰狼。他稍稍犹豫一下后,忽然把整只手掌都拢了过去……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很小巧,就这么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一下子完全握在了手掌之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凤雪児轻轻惊呼,但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却并没有之前那般剧烈,就连挣扎,也只有最初那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刹那。

  “那这样呢,雪児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?”云澈轻轻握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他无法去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柔软与嫩滑,就这么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握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都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松弛,怎么都不愿意松开。

  “心跳……变得更快了……”凤雪児轻语着:“原来,和云哥哥碰触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云哥哥,可以就这样久一点点吗……我好想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”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云澈怎么可能不答应,他恨不能自己能一直握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。

  凤雪児闭着眼睛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着,过了一小会儿,她轻轻出声: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明白……我好像……感觉到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了。哇!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好精纯,比皇兄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精纯呢……咦?”

  凤雪児睁开了眼睛,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好奇怪,为什么云哥哥会没有修炼《凤凰颂世典》呢?”

  云澈虽然身怀《凤凰颂世典》第五、六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,但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两重境界所附带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而已。玄技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动需要以相应强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为基础,而云澈以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和自身悟性跳过了这个规则,强行以基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发动凤翼天穹舞和焚星妖莲,不过威力上,自然要比以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玄功发动要差上很多。

  所以,就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方面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说半点都没有修炼,一个修炼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随便探知一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属性便会知晓。

  云澈收敛表情,道:“因为前些年,我一直都在苍风国,为了隐藏身份,不但要隐藏凤凰血脉,更不能修炼凤凰颂世典。今年,我刚刚回到宗门,十九长老每日都很忙碌,没有闲暇教我,而我多年在外,与同门之间也并没有太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自然不会有人会愿意教我凤凰颂世典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哦,怪不得……”凤雪児想了一想,忽然眸光一闪,神情变得兴奋起来:“那云哥哥想不想学凤凰颂世典呢?”

  “当然想。”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不过……”

  “既然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我来教云哥哥好不好?”凤雪児笑意盈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似乎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会让她很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你……教我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剧烈颤荡了一下。

  在凤雪児提到“凤凰颂世典”时,让凤雪児教他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在他脑海中闪过,但马上便又被他掐灭。因为他已经向凤雪児欺瞒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再不忍心算计她什么……即使凤凰颂世典对他极为重要。

  但他没有想到,凤雪児居然主动提出要教他凤凰颂世典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一下子变得无比之复杂。

  看到云澈没有马上答应,神情变得踌躇纠结,凤雪児反而有些焦急了起来,她晃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撒娇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哥哥,你就答应让我教你好不好。云哥哥让我吃到了那么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为了下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雪,还答应带我去冰极雪域……我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。我也好想能为云哥哥做些什么。虽然我从来没有教过别人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一定可以教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哥哥,就答应我好不好,好不好。”

  云澈看着她,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让我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,然后就可以天天和小婵一起玩呢?”

  小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被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戳穿,凤雪児羞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不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白白,我现在也很喜欢云哥哥,想要云哥哥可以陪我更久一些……以前,我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在这里,每天做着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无聊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云哥哥和小白白在,我感觉自己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快要坏掉了。就让我教你凤凰颂世典,云哥哥学会之后,再离开好不好?”

  在凤雪児看来,教一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门凤凰颂世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算什么,因为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个凤凰弟子都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只要拥有凤凰血脉就可以修炼,拥有凤凰血脉,却没有修炼凤凰颂世典反而不正常。

  凤雪児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拒绝,她反而会失落。他本无心从凤雪児身上“窃取”凤凰颂世典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好吧。”云澈选择了欣然答应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玩笑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我感叹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让雪児……雪公主亲自教我凤凰颂世典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一样。”

  “嘻嘻!”凤雪児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着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为云哥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件事,我一定会很认真。那么……现在就开始好不好?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“云哥哥现在身上带伤,刚好可以在养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悟玄诀,那么,我现在就把总诀教给云哥哥,云哥哥要仔细的【逆天邪神】领悟哦。”

  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凤雪児抬起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虚空点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部位,一道火光微微一闪……顿时,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花了n个小时,升级到了新鲜出炉的【逆天邪神】win10系统……果然没让我失望!原本开机只需7秒,升级到win10后,成功变成了70秒!!!还有原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正版到不能再正版的【逆天邪神】专业版,为什么升到win10却成了家庭版啊啊啊!!!】

  【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升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姿势不对!?】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