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20章 承诺
  一场飞雪,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近了云澈和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也变得格外愉悦,因为漫天飞雪对她来说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渴望,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。

  “云哥哥,你下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雪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水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对吗?”凤雪児双手捧着香腮,眸光盈盈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这个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情感都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雪颜上,她说出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表达着她对这种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和渴望。

  “嗯,它叫‘冰云诀’,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冰系玄功。”云澈没有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道,因为他相信,凤雪児一定没有听过这个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不过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顺口加了一句:“雪児,你听说过这个玄功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凤雪児轻摇螓首,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为什么你会冰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呢?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,可以燃烧最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但火焰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冰系玄功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有冲突吗?我从来没有听说宗门之中,还有修炼水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父皇好像说过,整个神凰城都没有呢。”

  水火相克,不能共通。纵然修炼,在发动其中一种玄力时,另一种必须以最大程度压制,否则两种玄力都会在玄脉中自行抵消甚至混乱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常识,所以修炼与自身属性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种玄功,除了耗费精力和徒增一不小心就会触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之中,可以说毫无用处。神凰城火焰元素格外活跃,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之地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也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火系玄功,除了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来者,根本找不到修炼水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。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外来者,因为这里火元素活跃的【逆天邪神】缘故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专修水系玄功,身体和玄脉也会在环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下产生或大或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。

  所以,凤雪児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。

  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,你知道吗,我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不仅仅在神凰帝国,还有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从小就被外派到其他国,然后隐下凤凰血脉,加入到当地比较强大、权威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或势力,从而获得情报讯息,构成我们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报网络。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香唇微微张开,然后轻轻点头:“嗯,这个我知道。父皇曾经和我说起过……云哥哥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小被外派到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凤雪児当然不会怀疑。因为构建情报网络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个强大宗门必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之一,而情报网络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之一。天剑山庄、萧宗、甚至苍风玄府,都有安插在其他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更何况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被派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叫苍风国,直到今年才刚刚回宗。”云澈点头,他回答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平静,毫无波澜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阅历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几乎不可能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神情中察觉到谎言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但这些话出口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揪动了一下。

  在他两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里,为了达到某种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生存,他曾无数次说出各种掩饰、编造、误导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早已修的【逆天邪神】面不改色心无动荡,但这次,他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比雪还要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而且她还救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他说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谎言,只为掩饰和达成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绝无半点想要伤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但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内疚和负罪感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。

  “苍风国……”凤雪児知道这个国家,也知道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陆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国,她眨动了一下美眸,追问道:“那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学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那里既然有冰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有好多雪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叫冰极雪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那里整整千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白雪。”

  “千里……白雪?”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樱唇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,她无法想象,那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奇景。

  “整整一千多里,全部被白雪覆盖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厚很厚的【逆天邪神】雪,就算把雪层震碎好几丈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雪。”云澈微笑着道,他相信,冰极雪域,对喜欢雪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来说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道:“因为那里很冷,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和雪万年都不会融化……你看,这里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土和石头,但在冰极雪域,连峰峦都被雪层和冰层覆盖。我们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是【逆天邪神】蓝色,但在那里,天空都被千里白雪映成了纯白。整个世界,只有一片看不到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,分不清天空和大地,纯净和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可以静听到自己心灵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”

  “哇啊……”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不知不觉捂在了唇瓣上,眸光迷蒙似雾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吗……冰极雪域……冰极雪域……”

  “不仅如此,那里虽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雪,但也有着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,而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花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水晶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花,草木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光闪闪,还有很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珊瑚、各种形状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然冰雕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无法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因为一旦离开冰极雪域,这些东西都会很快融化。还有……”云澈指向雪凰兽:“小婵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冰极雪域所孕育,所以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羽毛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白雪一样。整个天玄大陆,也只有那里才有雪凰兽。小婵跟着我离开那里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辛苦它了。”

  雪凰兽一声轻鸣。

  凤雪児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,她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一个即使在梦中都没有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幻世界,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,超越了她曾幻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堂……甚至,她用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都无法在脑海中描绘出那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画卷……千里白雪、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峰、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、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树、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花、天空飞舞着一只只和小白白一样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鸟儿……

  “冰极雪域……冰极雪域……”她梦呓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语着这个名字,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都似乎已经融化。

  “雪児想去哪里吗?”云澈问了一个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就完全可以确定答案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

  “嗯!”凤雪児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雪润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点缀上了少许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红霞:“原来这个世界上,居然还存在着那么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我好想去,如果可以到达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并且生活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哇~~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又稍稍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淡下来:“父皇说过,我二十岁之前,不可以离开神凰城。父皇平时又总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忙,也已经有好多好多年没有离开过神凰城,就算我到了二十岁,父皇也不一定有时间带我去……”

  “那我带你去。”云澈想也没想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脱口而出。

  “啊……”凤雪児轻呼,同时露出了让云澈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惊喜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意带我去?”

  她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如此深信不疑,对他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防备,反而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场雪,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场景,对他产生了丝丝缕缕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崇拜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涌起一股复杂,却又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当然愿意。在你可以离开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如果还愿意认我这个‘云哥哥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只要你想,我一定带你去冰极雪域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从那边来到神凰帝国,很清楚该怎么回到那里,从神凰城出发,快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半个月就可以到达。”

  “太好了!”少女雀跃出声,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少许失落全部烟消云散,她看着云澈,欢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一个最精致纯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洋娃娃:“云哥哥,谢谢你,你真好……能遇到你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开心。”

  “能和雪児这么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一起看雪,我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知道,这个承诺摹灸嫣煨吧瘛寇否会有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……如果,那个时候她依然愿意,那么,就算阻碍重重,他也会拼尽全力,为她做到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歉疚也好,也或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内心深处,渴望着与她并肩相处。

  “嘻,那说好了哦,等我二十岁之后,云哥哥要我去冰极雪域看千里飘雪……一定不可以说谎赖皮。”凤雪児欣笑着道。

  “嗯!”云澈点头,向凤雪児伸出小指:“我们拉钩。”

  “啊?”凤雪児看着云澈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,又看了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面露疑惑:“拉钩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云澈轻晃手指,道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把小指扣在一起,来证明我们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定要算数,无论过多少年,都不能改变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凤雪児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自己莹如纤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只要云哥哥不会忘记,我一定会说话算话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指,都从来没有与男子碰触过。因为在凤横空眼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寸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不可原谅的【逆天邪神】玷污,就连身为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,都不能。甚至,如果要他在凤凰神宗和凤雪児之间做出选择,他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凤雪児。

  而这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缘由,并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父亲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那种极端的【逆天邪神】爱护,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整个凤凰神宗,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……除了凤凰神宗,四大圣地,也不知从何得到了消息,也从而早已注意到了凤雪児,这也让凤横空对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谨慎到了让人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如果让他知道一个男人居然和凤雪児坐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近,还谈笑嫣然……甚至还想要与她小指相扣,别说这个人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除掉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杂种”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亲儿子,他也会盛怒之下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一掌轰成肉酱。

  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云澈似乎才反应过来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不允许任何人碰触你,你怕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责怪,对吗?”

  “嗯……”凤雪児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不可以不听。我更怕……父皇知道后,会生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。就在去年,十二哥不小心碰触了一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被父皇看到,父皇生了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,直接把十二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打断,还说要废掉他……我为十二哥求情,父皇平时都很顺从我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生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把十二哥关了整整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紧闭……都怪我,害了十二哥。我不要再因为我,把云哥哥也伤害了。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