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9章 玄舟变动

第419章 玄舟变动

  不知不觉间,雪花已经飘落殆尽,少女也停止了轻舞,留恋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脚下悄然消融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层。她看向云澈,可怜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跳的【逆天邪神】舞,好看吗?”

  “好看……”云澈点头,眼神朦胧,声似梦呓,神识依然沉浸在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姿中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赞美,雪公主一生听过太多太多,但她依然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那……再下一点雪好不好,我可以接着跳给你看哦。看着雪花飘落,我会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和它们一起飞舞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云澈又怎么会拒绝,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人之物,哪怕只能目睹一刹那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和奢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至美画面。他伸出双手,朝向天空,凝聚玄力……

  但冰云诀刚一运转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顿时传来一阵撕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,云澈一声低哼,快速伸手按住了胸口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一股逆血给咽了回去,但脸色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惨白至极。

  “啊!!”雪公主一声惊呼,也顾不得穿上鞋子,冰莲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纤足离开雪层,踩到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草上,双手伸出又缩回,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你……你要不要紧?都怪我,只顾着自己看雪,却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给忘记了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这个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,此时竟在惶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他一个“普通弟子”道歉,微颤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忧和自责。云澈心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被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他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了一下:“不用担心,我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小心触动了内伤,稍微休息一会就好。”

  说完,云澈已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地坐下,闭上眼睛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内息,不适感也很快消失。

  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逐渐恢复红润,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和自责才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散去,然后依然不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美眸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她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想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一会儿这个男子,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身上某种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感吧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平生第一次,用这么专注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看一个人。

  被牵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平复下来,云澈张开眼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眼碰触到了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被发现自己在偷看他,雪公主眼睛一眨,甜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这忽然绽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都跟着荡动了一下,他也笑了起来,用一种歉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道:“公主殿下,都怪我受伤,不但不能让公主殿下赏雪,还连累为我担心……明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就会好上很多,到时候,我会为公主殿下下一场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雪。”

  “好!”雪公主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,然后稍稍歪了歪脑袋:“不过,可不可以不要喊我公主殿下呢,总觉得好别扭。”

  “那……我该怎么称呼公主殿下?”

  “我叫凤雪児,你可以叫我雪雪,也可以叫我雪児啊。这两个称呼,我都很喜欢,‘公主殿下’一点都不好听。”雪公主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换做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人,此刻必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惶恐。但云澈自然不在此列,他笑着道:“好,那我以后,就叫你……雪児。”

  “嗯!”雪公主轻笑着点头,一双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注视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:“那我可不可以喊你……凌云哥哥呢?”

  “当然可以……不过,我更喜欢雪児可以喊我云哥哥。因为感觉上,要比‘凌云哥哥’更亲近一点。”云澈微笑着道……虽然只差一个字,但“凌云哥哥”和“云哥哥”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因为前者……从某种意义上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便宜凌云那小子!

  “嗯!”雪公主欢欣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云哥哥……云哥哥……云哥哥……嘻!”

  雪公主一连喊了三声,那甜美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直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都变得酥软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神凰皇宫,凤凰大殿。

  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凤熙铭站到凤横空面前,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七国排位战之期越来越近,而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其次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舟门即将开启,虽然,这数千年来,从未有人能探知到太古玄舟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但其中蕴藏着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所以纵然一次次失败,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对凤凰神宗而言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相信,若能得到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拿到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将真正意义上与四大圣地平起平坐……甚至有超越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所以,凤横空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筹备太古玄舟之事,极少露面。凤熙铭到来,他头也不抬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何事。”

  凤熙铭头部微垂,姿态谦卑:“回父皇,灵坤殿那边刚刚传来消息,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舟门玄印在今晨发生变化,而按照以往记载,这种变化意味着舟门将在十二日后开启,比最初所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早了整整四天。”

  凤横空抬起头来,脸色凝重:“提前四日?”

  凤熙铭颔首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原既定在七国排位战结束后次日刚好玄舟开启,如今玄舟之门提前三日开启,与七国排位战之期冲突。而此时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提前排位战之期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来不及。所以该如何安排,还请父皇明示。”

  凤横空站了起来,眉头缓缓拧起。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舟门只会开启十二个时辰,每一分一秒都珍贵无比,绝不能耽误。但之前向六国发去邀请函时,又特别注明排位战前三,都将有资格登上太古玄舟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赛未结束时登上太古玄舟,何来前三?提前开始七国排位战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妥之极。

  凤横空沉吟一番,声音低缓而威严:“排位战原本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赛程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天,太古玄舟之事绝不能耽搁,赛期也不可提前。既然太古玄舟提前四日开启,那么,便只能将赛程,压缩至一天!”

  “一天?这……”凤熙铭面露惊讶,这在七国排位战历史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且七国之战,仅仅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紧促,或者说根本不可能完成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该如何安排,便由你来决定。”凤横空凝目道:“探索太古玄舟绝不能有半点差池,而排位战一事,关系到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信,同样不能出差错。该如何安排,便看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这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考验,可有问题?”

  凤熙铭纵然心中忐忑,也当然没有胆量拒绝,连忙俯首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儿臣会根据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妥善处理,绝不让父皇失望。”

  “嗯。”凤横空点头:“既如此,若无他事,退下吧。记得将此事告知各大长老和阁主殿主,让他们早做准备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父皇,儿臣还有一事,此事可大可小,儿臣想来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和父皇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”

  “讲。”

  凤横空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前些日子,凤凰山脉忽然出现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赶去时,发现十三弟的【逆天邪神】贴身护法凤赤火死在凤凰山脉之中,而且死状极惨,周围也被破坏大片,显然经历过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。”

  对于凤赤火,凤横空自然知晓,但他显然对此事并不上心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凤凰山脉只有我宗之人才可进入,他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那里,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人所杀。一查便知。”

  “父皇所言极是【逆天邪神】。经过调查,凤赤火那日凌晨时分从南门追赶一个强闯城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而去,据城卫所言,那时天还未亮,没能看清楚那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只能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辨别那个人不到三十岁,然后……”

  “不用说了!”凤横空不耐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甩手:“朕现在没工夫去理会这些小事。风赤火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同门所杀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技不如人,朕难道还要亲自去调查谁杀了一个不中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?”

  “父皇息怒……风赤火惨死事小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凤熙铭轻吸一口气,神情带上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:“风赤火惨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距离凤绝峰只有不到十里,而凤绝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栖凤谷。父皇让人守在栖凤谷东、西、北五十里之外,却无人守在南侧,儿臣担心雪児那边会不会被惊扰,甚至那人胆大包天,闯入栖凤谷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便忽然感觉到全身一寒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便再也说不下去。凤横空眼睛眯起,怒目之中,释放着冰冷而森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

  “所以呢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去一趟栖凤谷,看看雪児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安好?”

  “不,儿臣绝无此意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唯恐有人惊扰到雪児。”凤熙铭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他早就预想到凤横空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但依然忍不住说出……凤横空现在太忙碌,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让他去查看一下……哪怕只有万万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让他能去看一眼雪児也好。不过显然,这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凤雪児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……绝不可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。

  “哼!栖凤谷之南不但有凤绝崖,还有凤凰大阵,除我宗之人,谁都无法进入。在我凤凰神宗,还没有谁胆子大到敢闯栖凤谷!!雪児可与朕瞬间传音,若真被惊扰,必会马上告知于朕,不需你操心……马上滚出去!”

  “父皇息怒,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儿臣多虑了。儿臣告退。”

  凤熙铭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退下……在走出凤凰大殿,转过身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死死咬紧,双眸闪过一阵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光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r1058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