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8章 雪舞 下
  龙肉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鲜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肉类,再加上登峰造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烤灼手法,龙肉烤熟时,几乎吃了一整条炎龙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忍不住暗吞口水。

  “哇……好香啊!好香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!”

  一直在和雪凰兽玩耍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被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鲜香给吸引了过来,她站在那里,一双水眸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手中串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,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近了,那股鲜香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更加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子,让她在不知不觉间,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下了好几小口口水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好香哦……我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。”

  雪公主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长环境,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女孩连想都想象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每天伴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必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锦衣玉食。他没有想到,自己因为饥饿而烤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,居然可以将她吸引,还看到了她偷偷咽口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爱样子。云澈心里有了一种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他熄灭凤凰炎,抬起已经烤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龙肉,公主殿下没有吃过吗?”

  “龙肉?好像吃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雪公主有一点不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……可以,给我吃一点点吗?我好想知道这么香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味道。”

  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和云澈说话,但她清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却一直都落在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上,那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可爱让云澈有了扑上去用力亲吻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,同时心里还多少有点忧伤……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,我这个苍风国,哦不,天玄大6第一美男子不如雪凰兽也就罢了,好像连串烤肉都不如……

  她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纵然再坚定十倍,也断然没有力量去拒绝。他把烤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递给雪公主,很大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当然可以,公主殿下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些都拿去吃吧,我这里还有好多。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谢谢你。”

  雪公主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皓腕,但在距离龙肉还有一小段距离时,她又把手缩了回去,很不好意思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可不可以……把它丢给我?”

  “……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父皇说过,任何人都不可以碰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特别是【逆天邪神】男子。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不可以不听的【逆天邪神】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  云澈稍稍一愣……花洺海说过,雪公主十三岁之前,和十三岁之后,都没有在任何场合露过面,那时,他便知道凤凰神宗对雪公主可谓保护到了极致。但他没有想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居然也不许任何人碰触……凤凰神宗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程度,简直到了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那么,自己闯入到了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还和她近距离说话、接触这么多天,如果被凤凰神宗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

  云澈顿时意识到,自己似乎碰触了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忌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他拥有凤凰血脉还要严重不知多少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忌!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既然已经触犯了这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……那么,就再触犯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彻底一点好了!反正……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难以化解!

  云澈微微一笑,没有言语,手掌轻轻一推,顿时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在玄气带动下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飘向雪公主,雪公主伸出手儿接过,冲着云澈浅浅一笑:“那我吃了哦。”

  香甜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落下,她轻嗅了一下味道,微启芳唇,用珍珠贝齿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了一小口,顿时,鲜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美眸都释放出了潋滟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:“哇~~~好好吃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好吃!原来世界上,居然有这么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肉……”

  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口,让女孩出了格外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她开始一小口一小口连续咬吃了起来,完全沉浸在了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味之中,目光迷离而陶醉。她虽然吃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一点点迫不及待,但吃相依然赏心悦目,温婉优雅,每次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小口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狼吞虎咽。看着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痴了,连腹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饥饿都完全忘记。这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无论哪一处,无论她做什么,都有着让人失魂落魄的【逆天邪神】魅力,让人无从抵挡,也无法抵挡。

  龙肉很快就吃掉了一大半,这个时候,少女忽然想到了什么,看了看手中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,然后小跑向了雪凰兽:“小白白,给你吃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吃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哦!”

  云澈:“!a#¥%……”

  雪公主把龙肉放到雪凰兽嘴边,雪凰兽仰起头来,表示拒绝。云澈走了过来,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凰兽生于极寒之地,以冰雪雨露为食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喜欢吃肉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啊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啊。”雪公主把龙肉收了回来,然后一歪螓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凰兽?这个名字比‘小婵’还要奇怪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白白最好听了,对不对,小白白?”

  “那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自己一个人全吃了哦!”

  少女背靠着雪凰兽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坐下,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享用着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味,每一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,都绽放在她绝美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上,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再次恍惚,一句话几乎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脱口而出:“你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可以以后每天都烤给你吃。”

  少女眨动了一下美眸,然后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弯成细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,两排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如蝴蝶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翼一般轻轻闪动着:“嘻嘻,你真好。我就知道,能当小白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非常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……公主殿下,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小婵呢?”云澈开口问道。

  雪公主想也没想,巧笑嫣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因为小白白好漂亮啊。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最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了,你看,小白白全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,和我最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呢。”

  “你喜欢……雪?”

  “嗯!”提到“雪”字,雪公主放下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味,仰起比雪还要白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,有些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以前只听皇兄们提到过‘雪’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没有见过,神凰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都不下雪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十三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神凰城忽然下起了大雪……我才知道,雪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美好美,天空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雪花,我感觉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,雪花落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多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……”

  “那一天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开心,最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一场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梦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快,雪就融化掉了,从那之后,我每天都在盼望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雪。父皇说,只有在神凰帝国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冬季,才能看到雪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皇又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我,在我二十岁之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可以离开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什么时候可以再看到雪。”

  少女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憧憬着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往与渴望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神情之中。云澈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喜欢雪,或许,只有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白雪,才能触动她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

  “公主殿下,请你闭上眼睛。”云澈站了起来,忽然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啊?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呢?”雪公主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云澈伸出手掌,掌心面向天空:“公主殿下先不要问,闭上眼睛,睁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  “嗯,好。”雪公主似乎觉得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好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展颜轻笑,闭上了眼睛。

  云澈抬起头来,冰云诀随之运转……他现在虽然重伤在身,但玄力恢复了三成,以冰云诀下一场小雪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绰绰有余。顿时,一阵寒风吹起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元素快向这里聚集,与云澈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互相交缠融合,化作漫天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白雪,从空中缓缓而落。

  “公主殿下,可以睁开眼睛了。”云澈收起手掌,轻声唤道,然后目光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脸,期盼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睁开,一片雪花,也在这时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她挺翘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尖上,随之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花争相而落,拂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、脸颊、手背……那一刻,雪公主整个人呆在了那里,她香唇张开,眼神迷蒙,懵懵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一切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置身在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之中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雪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雪!”

  雪公主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双手捧着不断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花,在雪中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又蹦又跳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了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,似乎连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感染着,让轻风愈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。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雪……好凉,好美。”

  她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雀跃着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声音,都如同这世上最悦耳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音符,她看着天空,沐浴在雪花之中,踩着刚刚积累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薄薄雪层,绽放着倾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似乎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都毫无保留释放在白雪之中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吗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雪公主把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雪捧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有着激动和感激,而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。

  “秘密。”云澈神秘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能让她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心,云澈心中衍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足感。

  “谢谢你!”雪公主欢欣而笑,她虽然好奇,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知道答案,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心与满足足以淹没一切。她张开双臂,在飞雪中轻轻转动,然后冲着云澈娇喊道:“我跳舞给你看,好不好?”

  没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也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忘记了回答,雪公主出天籁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,拎起裙角,蹬掉两只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鞋子,顿时,完美无瑕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踝和足背曲线尽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一双纤足晶莹剔透、雪白娇嫩,踩在白雪之上,竟比白雪还要白嫩。根根脚趾如世上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珍珠暖玉,晶莹纤巧,流光莹然。

  雪花依然在飘落,一小部分也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雪花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雪公主翩翩起舞,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裙裳随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姿优雅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动,一颗颗玉钻在舞动中释放着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就连衣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凤凰,都如同在蜿蜒起舞……但凤凰之舞,又怎么及得上雪公主舞姿那让人屏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。她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娇躯舞动时宛若浮萍漾水,弱柳扶风,绮幻如梦……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天阙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子之舞,或许也不过如此。

  云澈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目光许久一动不动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、心中萦绕徘徊,雪中轻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每一个刹那,都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和灵魂之中。

  他知道,自己这一辈子,都不可能会忘记这个舞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