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6章 雪公主
  不知过了多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终于稍稍的【逆天邪神】复苏,痛感从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传来。为了灭杀凤赤火,他所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大。全身近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崩裂,近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,内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几十道大大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而这些,任何一种落在普通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毙命。

  疼痛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让云澈知道自己还没有死,身体机能,也开始出现了复原。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感觉到有一道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正在体内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流走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外人,这股玄力轻柔而小心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疗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又怕不小心伤到了他,这谨慎而生涩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证明着这个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应该从来没有用玄气替人疗过伤。

  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救我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之中,在这时出现了昏迷前那个画面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张美丽,而又纯净到不该存在于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虽然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昏迷前那短暂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瞥,但却如烙印一般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。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,任何人看一眼,都终生不可能遗忘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境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画卷?不对……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颜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境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画师,也不可能描绘的【逆天邪神】出。

  那梦一般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让云澈刚刚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竟出现了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蒙与沉醉,就连全身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感都为之遗忘。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身体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道温暖玄气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也再度归于沉寂。

  又不知过了多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再度浅浅的【逆天邪神】醒来,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道温暖而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。在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复苏和沉寂,每次复苏,都会感觉到那股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或者说,每次那股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都会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产生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苏醒。

  终于,在某一个时刻,云澈双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同时动了一下,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睑,在他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催动下,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。

  映入眼眸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线,还有碧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。云澈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能力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随着他睁开眼睛,他感觉到了四肢和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虽然沉重,但却有着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控制感。原本空荡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,也汇集了少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。这些玄气,还有身体机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量恢复,足以让他做一些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……包括勉强站起来。

  云澈手掌抓地,一咬牙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地上坐了起来……

  “啊,你醒了!”

  一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耳边传来,这个声音悦耳而稚嫩,空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属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听着这个声音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竟出现了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,还有一种无比疯狂,无法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……渴望着去看一眼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竟然能发出如此空灵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他侧过头来,看向了就站在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身影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宛若从仙境之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看清她容颜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恍惚,竟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……因为他不敢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竟会有如此美奂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。云澈搜遍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记忆,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形容这张容颜的【逆天邪神】辞藻。

  女孩一身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衣,上面绣纹着一只只飞天盘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。凤凰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衣云澈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,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衣,比云澈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件都要华丽高贵,无论红色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金色,都熠熠生辉,仿佛每一丝线,每一处点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材料所制成。但这身凤凰衣,却在她如脂如玉,赛雪欺霜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肤之下,被映衬的【逆天邪神】黯然无光,这件在其他地方足以让人目瞪口呆的【逆天邪神】华贵衣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吸引云澈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定格在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久久无法移开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美眸……彷佛天下间所有清幽潋滟的【逆天邪神】碧波,都凝聚在眼前这双如梦如幻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中,化作了一股如诗如幻,如仙如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韵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昏迷前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抹仙影……而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梦。她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如蝉翼的【逆天邪神】睫毛扑闪扑闪的【逆天邪神】,毫无杂质,宛若空山清泉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有着喜悦,又有些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轻轻带起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裙角,那一抹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韵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优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诗篇都不足以形容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,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中透着弱水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稚嫩,或许,论风姿,她比不上夏倾月,但若论容颜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致和完美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公认为苍风第一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都要逊色于她。云澈两生两世所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女子中,容颜之上,也唯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能与她比肩。上天彷佛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爱都给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张容颜,都给了这个仙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。

  若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凡人,他确信自己心魂必然已完全迷失,但他毕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寻常人,整个天玄大陆,能仅凭容颜能让他如此失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或许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人。他一下子移开目光,微微垂首,平复了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抬头时,再次看向这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仙脸,依然美得无法形容。但已不至于失了心神。

  他张开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,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沙哑而艰涩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救了我吗……”

  “唔……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女孩微微翘起花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芳唇,用一种不太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说着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试着救人,所以一点都不懂,好多天,我都在犹豫要不要告诉父皇,还好你醒过来了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,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长老门下,为什么会从凤绝崖上掉下来呢?”

  女孩话中无意间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父皇”二字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剧烈一震。

  父皇……

  华贵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衣……

  十五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……

  还有美到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……

  难道,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花洺海口中,那个被称作天玄第一美女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雪公主”!?

  当初,花洺海用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向他说起“雪公主”时,他还不以为然。但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女孩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“天玄第一美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若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,凤凰神宗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,整个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瑰宝……那她为什么会在这里?她话中提到了“好多天”,意味着他已经昏迷了好几天,而这几天,她一直都在!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处境?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快速转动,各种可能在脑中快速晃过。他挪动了一下身体,诚恳中带点惶恐道:“我叫凤凌云,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九长老门下,我在凤凰山脉中独自历练,遭遇了一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被从凤绝崖上逼了下来……多谢雪公主救命之恩。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”

  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清澈无暇,亮灿若辰,面对这样一双美眸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救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说谎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罪恶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无论如何,重伤未愈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现在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保命。他知道,这个女孩之所以会救他,而且对他没有防备之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有着和她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气息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哦……”雪公主有些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歪了歪螓首,然后纤眉一弯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果然和父皇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你一下子就知道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了呢。父皇说过,在宗门之中,虽然我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好少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就算没有见过我,也能一下子认出我来。”

  女孩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纯真,宛若来自云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仙乐,几乎足以将世界最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都洗涤。云澈张了张嘴,发声道:“公主殿下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无论谁看到雪公主,都不会认错……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?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打扰到公主殿下潜修了?”

  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栖凤谷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从小玩到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雪公主对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备,很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着他,或许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做了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佐证,也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单纯,从来没有接触过罪恶,也就从来不会有防备:“父皇这段时间好忙,怕我会被别人伤害到,就让我来到这里,专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凤凰颂世典。这个地方,平时除了我和父皇,任何人都不可以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哦。”

  “……那公主殿下,为什么不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告诉……宗主呢?公主殿下就不怕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人吗?”云澈手捂胸口,平缓着伤势道。

  “我有想过告诉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女孩挺了挺秀美绝伦,宛若白玉的【逆天邪神】瑶鼻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父皇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会杀死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你从上面掉下来,已经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重了,如果再被父皇杀死,就太可怜了,小白白也会伤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坏人?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人呢。而且,小白白那么漂亮,那么温顺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才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人呢。”

  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还有她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——即使他用一种极其突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,闯入了只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地。只不过……小白白?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

  耳边,一声有些虚弱,但依然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鸣叫声传来。这个声音如雪公主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转过身去,精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向了一个雪白而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:“小白白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还没好,不可以乱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然就不乖了哦……就算看到主人醒过来,也不可以乱动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就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不到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雪凰兽栖落在地,一对羽翼展开,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已被清洗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干净净,没有一丝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留。雪公主站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用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抚着它柔软冰凉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羽,让它从躁动中,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下来,一双羽翼也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。

  云澈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!它竟然没有事!从那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坠落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只能勉强抗下,而雪凰兽下坠时已经昏迷,无法施展浮空和防御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从那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直线坠下,本该粉身碎骨,为什么看起来,却分明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比他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女孩,在雪凰兽落地之前救了它吗?

  那么,她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小白白”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雪凰兽小婵!?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