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5章 惨烈
  每抵挡云澈一剑,凤赤火便感觉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座山岳狠狠撞击,直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五脏都几欲破碎。面对云澈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双臂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冲击力,他开始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怕了起来……但此时,在云澈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之下,他别说退却逃走,就连一个字都已说不出来。

  云澈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已变成一片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,而这个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之中,便只剩下凤赤火一人,心中,充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。凤赤火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级王座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极限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依然被他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得更加阴沉,左臂之上,一道青光骤然射出。

  玄罡最初为红色,拥有龙神血脉后化为橙色,邪魄状态为黄色,焚心状态为绿色,而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炼狱”状态……

  赫然变成了与云沧海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!青色玄罡,将拥有等同自己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力量!

  极限状态,动用玄罡无疑会大幅度加剧消耗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将造成难以预料后果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冲击,但为了彻底压制凤赤火,云澈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动用了玄罡。

  砰!!

  凤赤火抵挡重剑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勉强,玄罡一出,他再也没有余力去抵挡,被玄罡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了头部……顿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一声轰鸣,整个人倒转着飞了出去,然后一头扎到五十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,将地面砸出一个数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,头部与上身直接被埋入了大坑的【逆天邪神】底部。

  “啊!!你这个混……”

  凤赤火发出一声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从大坑中狠狠跃了出来。他满嘴满脸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血都赤红,额头部位,赫然印着一个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。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状似疯癫,但大骂还没来得及完全出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便忽然身影一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再次出现了燃烧着凤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色重剑,还有化作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玄罡。

  凤赤火两眼赤红,双手握剑,将全身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注在火焰剑身之上,迎向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与玄罡。

  轰!!!!

  那一刹那,两人附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座矮山被同时震塌,被削成平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山间,仿佛凭空升起了一轮血日,在这血日之中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山石、树木,都被摧毁成了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粉末,两个人如同两片被狂风卷起落叶,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了两个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砰!!

  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一颗古树上,他翻落在地,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起来,每咳一次,都会带出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块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把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都咳了出来……但,纵然已到了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,他依然得不到喘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就如附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鬼神一般再度出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。

  此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看上去比他还要不堪,他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从面部从四肢,几乎找不到一处没被鲜血所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抓着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,道道血流成股的【逆天邪神】淋落。但他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还有鬼魅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减,在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刚捕捉到他时,下一个瞬间,云澈便一个星神碎影冲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“你这个……疯子!!”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眼珠子都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爆开,他虽然承受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击,但云澈,也分明受了他全力一剑,他也看得出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伤有多重……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他居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去压制伤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追击!

  凤赤火活了一百多岁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见过疯子,但从来没有见过疯狂到如此地步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。

  他紧紧咬牙,刚要提起全身玄力,忽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骤然放大……瞳孔之中,映现出了一条仰天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龙影。

  龙魂领域!

  震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声响彻在凤凰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让山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火焰玄兽全部趴伏在地,瑟瑟发抖。凤赤火全身开始瑟缩起来,脸上凝聚起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刚刚聚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恐惧中快速溃散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炼狱”状态维持到现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临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如果可以,他很想用“滅天绝地”将凤赤火毁灭,但他此时内伤外伤极重,身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彻底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动用“滅天绝地”,或许身体会在一瞬间爆裂。

  而动用龙魂领域,会让他在身体透支之余,让精神也出现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耗……但在不能使用滅天绝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下,纵然代价巨大,为了能杜绝一切意外,彻底灭杀凤赤火,他毅然决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了龙魂领域。龙魂领域不但能让他这一剑必然击中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对方在恐惧中,连玄力防御都完全瓦解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常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,身为一个高等王座,龙魂领域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会大打折扣,但对于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伤,心神大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被瞬间击溃大半,云澈猛然冲向,将自己最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凝聚在了双手之上。

  “陨月沉星!!”

  重剑举起,凤炎撩起,承载着云澈最后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,带着死神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砸向了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……面对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在恐惧中瑟瑟发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双手,护在了身前,甚至勉强张开了一道玄力防御。

  轰!!!!

  大地崩裂,凤赤火在崩溃状态下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,便如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肥皂泡般粉碎,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中,一道裂痕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快速蔓延,一直延伸到了百丈之外,而凤赤火已在视线中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已不知被轰击到了多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之下。

  啪嗒……

  啪嗒……

  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如断线的【逆天邪神】珠子一般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缝间快速流落在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废墟上,一滴滴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裂开来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让他全身都崩开上百道裂痕,鲜血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从修罗战场爬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煞魔神,连拂过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风,都带上了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味。

  终于……结束了……

  砰!!

  龙阙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跌落,在重响中落地,云澈双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消失,玄罡也回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闭起,全身晃了一晃后,终于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倒在地上……在决意必须杀死凤赤火时,他就知道这一战必然惨烈无比。因为以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杀掉一个高级王座,必须要付出极其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总算,他成功了……地玄灭杀王玄后期,他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缔造了一个天玄大陆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。

  而这个结果,最初他出其不意砸断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只手臂,起了极其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,否则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状态,他也将难以压制凤赤火。

  “必须……马上……离开……这里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,按在了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才让自己向前爬动了几寸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他最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疗伤,但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山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!下方,还有着凤凰大阵。他和凤赤火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极大,很有可能已经惊动了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如果他不马上离开,后果不堪设想。到时候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要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座,就算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一个最最下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也能举手之间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

  他看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,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召唤着雪凰兽,但,玄印闪动了好几次,雪凰兽却始终没有出现。玄印没有消失,证明雪凰兽并没有死亡,但凤赤火那一击,足以让它重伤濒死。

  “呼……呼……呃……”

  沉重而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声,忽然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传来,而且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由远及近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微变,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头来,在那道天狼斩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边缘,忽然探出了一只手……随之,一个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爬上上来。

  凤赤火!!

  “糟了……他还没死!”茉莉沉声道。

  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凄惨到了极点,整个身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肉模糊,找不到半点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但他却分明还活着,而且从沟壑之中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来,证明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至少要比云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不可能……龙魂领域下……他几乎没有防御能力……他怎么可能没死……

  爬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摇摇晃晃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一看到趴在地上,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身体摇晃,口中却发出疯癫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哑狂笑:“哈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你这个……小杂种……怎么可能……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了我……”

  他向前迈步,一步步走向云澈,脸上,露出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:“我要把你……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撕碎……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……都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撕碎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天空之中,忽然掠来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并伴随着一声有些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鸣,云澈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随之眼中流露出狂喜:“小婵!!”

  雪凰兽近乎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羽都被染成了血色,但依然坚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了过来,它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双翅轻拍,三道冰刺伴随着寒光,直线飞射向凤赤火。

  噗噗噗!!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,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怎么可能伤害到凤赤火半分,但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全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残破不堪,连路都已经走不稳,根本不可能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住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。三道冰刺全部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贯穿了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其中一根,将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贯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。

  凤赤火眼睛圆瞪,在冰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下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了下去,再也没有了动静,身下,一大滩血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……这次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死。或许,他曾经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过自己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什么方式终结生命,但绝对不可能想到,自己会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惨,更不会想到,自己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一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和他只有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玄兽手上。

  云澈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舒了一口气,精神松弛之下,发动龙魂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作用也汹涌而来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出现了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恍惚。他向雪凰兽伸出手,声音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婵……我们……快走……越高越好……越远越好……”

  雪凰兽卷起一阵轻风,将云澈卷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随之,它振翅而起,直飞高空而去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总算安定了一些,而这时,茉莉忽然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你最好先尽量保持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清醒……你之前叫了它那么多次,它都没有马上出现,你就该知道它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必然极重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伤在羽翼。它现在虽然勉强飞起,但一定飞不远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危言耸听,云澈一咬舌尖,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出现了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,顿时感觉到,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都在剧烈颤抖,它平时遇到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狂风,都可以平稳而行,但此时,阵阵不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山风吹来,都会让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出现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晃。

  “小婵……坚持住!”云澈低声喊道。如果不能飞出凤凰山脉,他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显然低估了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在挣扎着飞出了十几里后,一阵强风迎面而来,在这强风之下,雪凰兽忽然发出一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,双翅骤然痉挛,然后整个身体就这么飞坠而下。

  “小婵!!”

  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雪凰兽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了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因为它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在空中昏迷了过去。云澈有着凤凰血脉、龙神血脉,有着真神玄诀护身,身体无比变态,多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都能扛过去。但雪凰兽不同,它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兽。在重伤之下挣扎飞行这么久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

  云澈随着雪凰兽飞坠而下,没有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连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羽都已无法抓住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在空中和雪凰兽离散……飞坠没多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落在一片并不太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……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倾度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斜坡,他落下之后,和雪凰兽一起向着一个方向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而去,翻滚之中,他迷糊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捕捉到他们滚落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处……不知多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断崖!!视线漫过断崖,他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座低矮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峰……没有一座山峰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超过他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

  这一刹那,他顿时明白,自己和雪凰兽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这凤凰神脉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座山峰之上,他们,正在从这最高峰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峰……一千五百多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向下滚落……

  身体终于滚落到了断崖处,然后从滚落,变成了直线跌落……他头部向上,看不到下方,不知下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山体、山腰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会就这么一直跌落下去,直到山底。

  狂风在呼啸向上掠去,精神、体力严重透支,又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已根本无法在空中控制身体,甚至无法聚起任何防御玄力……他不确定,自己有着神之血脉和力量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能不能在没有玄力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住落地那一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……会不会直接粉身碎骨……

  狂风呼啸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淹没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听觉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里,除了风啸声,再也没有了其他,就连叫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都完全失去。几十息过去,耳边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风声呼啸,终于……

  砰!!!!

  他听到了自己落地时那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隐隐约约的【逆天邪神】,似乎还有一个女孩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……

  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感消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随着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逝去而快速模糊着……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断崖,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碧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,画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,碧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忽然出现了一个如梦幻一般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脸颊,她瞪大着一双比星辰还有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凝视着他,这双美眸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皎月,充满着纯真、惊吓、诧异、好奇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有着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绝色佳人,但在这如梦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面前,心神依然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颤荡……

  好美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堂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仙女吗……

  这副美丽到仿佛不该属于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成为了云澈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随之,他完全失去了知觉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r1058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