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4掌 以命搏命

第414掌 以命搏命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.

  “跑啊,你怎么不跑了?是【逆天邪神】认命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被吓破胆了?”凤赤火狂笑起来:“算了,猫抓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游戏也该结束了,虽然在你身上花费了过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但有了这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收获,倒也不亏。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驸马……啧啧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鸟皇帝和一众低等国民知道堂堂驸马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妖人,不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精彩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……哈哈哈哈。”

  狂笑之后,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忽然一下子阴了下来:“虽然我不杀你,但在把交给我们宗主只之前……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你之前.戏弄我这笔账……现在就和你好好算算!”

  凤赤火从空中骤然俯冲而下,手臂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挥。霎时,一道足有三丈之宽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柱飞射而下,然后快速化形,临近云澈身前时,已化作一条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凤凰,炙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,几乎欲将大地都完全融化。

  凤凰火焰,云澈丝毫不惧,但火焰之中,还有着来自高级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冲击,云澈脸色凝重,瞬间抓起龙阙,一声大吼,重剑之力逆空而上,直迎火焰凤凰。

  呼!!

  凤凰之炎与重剑风暴正面相撞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被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吹起,面孔也出现了扭曲,重剑之力只支撑了半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被完全冲碎,火焰凤凰狂暴而下,冲击在云澈和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凤凰炎力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如滚滚闷雷,那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都骤然膨胀,火焰之中传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闷哼和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,一人一兽一个被冲向了东方,一个被冲向了西方……

  “小婵!”

  雪凰兽完全失去了平衡,如一片被狂风卷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叶,落向数百丈之外……原本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翼之上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起两片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,落下之后,再无声息。它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天玄兽,又怎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一个高级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。

  砰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也重重落地,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坑。落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全身衣服碎乱,遍染血迹,四肢不断抽搐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尽了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才扶着龙阙,挣扎着站了起来,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喘着粗气。

  “茉莉,以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最多可以维持‘炼狱’状态多久?”云澈沉声问道。

  茉莉也很清楚,凤赤火认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那么无论如何,都必须杀了他。要杀凤赤火,他必须强行开启炼狱境关。她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十五息……最最极限,也不能超过二十息。否则,你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都会爆裂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也救不了你!”

  “啧啧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难怪皇子要专门派我来杀你,果然有两把刷子,受了我三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招,居然没被打个半死,还能站起来。”

  凤赤火从空中落下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云澈,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如同在看一只待宰的【逆天邪神】羔羊,他活动着手腕,眼中闪动着残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:“你让我这只手臂流了不少血,连骨头都出现了几道裂痕,为了报答你这份恩赐,你说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该把你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一根根掰断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块捏碎呢?”

  云澈紧咬着牙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拔起重剑,全身摇摇欲坠:“今天就算要死,拼了命,我也要在你身上……多留几个伤口!”

  说完,云澈大吼一声,摇摇晃晃的【逆天邪神】举起重剑,砸向距离他已经只有三步之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反而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随时可能倒下,凤赤火一声大笑,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抓向龙阙:“就凭你,也配伤……”

  就在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即将碰触到龙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陡然一变,“炼狱”瞬间开启,原本摇摇欲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如一头忽然在深渊中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猛兽,全身爆发出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。

  “陨月沉星!!”

  一声震天龙吟从龙阙上释放,云澈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猛然一震,蜘网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疯狂蔓延……这突如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让凤赤火脸色大变,但如此近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他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仙,也根本难以做出反应……饱含着云澈全部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。

  轰!!

  “咔嚓”一声骨骼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被淹没在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爆声中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山石被重剑风暴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卷起,然后被毁灭成最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尘。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肘骨被直接砸断,整个人在巨大冲击下如飞天陀螺一般被砸到百丈之外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一块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山石上,将山石砸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。

  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要击败王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,都必须和夏倾月联手。要独自战胜这王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,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抗,他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胜算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持续开启炼狱,他或许能和凤赤火对抗,但要杀死他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不可能……更何况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状态,最多只能开启十五息,超过十五息,他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玩命,超过二十息,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找死。

  而他想要杀掉凤赤火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尽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意志,甚至透支生命!同时,还要用尽所有可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策略与手段——哪怕再卑鄙无耻。

  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强度,凤赤火三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断然不会让他那么狼狈,就连衣服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烂,和那些数量众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伤口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崩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刻。而效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预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直接废了凤赤火一只手臂!

  面对只剩一只手臂可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自然大了很多!

  一声愤怒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,凤赤火从碎石中站了起来,他整只左臂都耷拉了下来,形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呈现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他右手抓着已疼痛难忍,骨头尽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起来:“云澈……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!”

  凤赤火活了一百多岁,战斗经验无比丰富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狂妄自大,目空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相反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弱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他也会十分谨慎……但,云澈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弱,地玄境,比他弱上整整两个大境界,他怎么可能会有防备?一只猛虎面对一只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豺狼或许还会有防备之心,但怎么可能会提防一只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幼兔。

  他手臂剧痛钻心,但远远不及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……云澈刚才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级王座才可能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怎么可能出自一个地玄境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他刚吼出声,眼前忽然人影一晃,云澈竟已主动攻了上来,身上所携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比之之前丝毫不弱,尤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,竟闪动着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“死!!”愤怒与怨恨顷刻间淹没了凤赤火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他大吼一声,右臂横出,灌注着狂暴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径直抓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……势要直接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撕烂。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之下被砸掉一只手臂,他哪还会管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妖人,极怒之下,只想将他全身都撕成碎片。

  嘶啦!!

  凤赤火一掌击空,周围同时出现了四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凤赤火毕竟经验丰厚之极,虽惊不乱,直接不去锁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全身凤凰玄力涌动,向四周轰去。

  砰!!

  云澈闪现在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龙阙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上,与此同时,凤赤火瞬间引爆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也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两股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同时爆发,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山体都剧烈颤抖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炸开一朵血花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倒飞出去,凤赤火更不好受,被龙阙砸的【逆天邪神】狠狠撞地,然后如个滚地葫芦般滚出很远,后背之上,被砸出一个足有半指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凹槽。他手掌砸地,一跃而起,还没站稳,却忽然发现倒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竟然在半空中忽然停滞,然后全身燃火,如一道流星般向他飞坠而来。

  凤翼天穹!!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  凤赤火双眸瞪大,怎么都不敢相信云澈竟能在半空中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砸飞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借力,他双目阴沉,一团浓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在右手手掌上燃烧……整只手掌,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他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中轰向云澈。

  面对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云澈飞坠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减,就连方向都没有任何偏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拼着受凤赤火这一击,也要轰他这一剑……全力击出,凤赤火纵然想收招也来不及,面对云澈这完全以命搏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法,凤赤火眼眸死死瞪大,爆吼声:“找死!!”

  轰!!!!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,与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同时重击在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一瞬间,云澈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大量崩裂,胸前爆起一大团血花,肋骨和胸骨断裂数根,就连内脏,都出现了道道裂痕,整个人直接被轰向了百丈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。

  而凤赤火身体左侧的【逆天邪神】胸骨和肋骨全部被震断,心脏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直接偏移一寸,成股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如喷泉般从伤口处喷出。他无法想象,自己竟被一个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一剑重伤成这样,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正面砸中,却竟然没有把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轰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力量甚至没有能轰入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,便被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挡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……怎么可能只有地玄境……怎么可能!!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两人已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伤。因为云澈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他交手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保命或将他击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他死!为了杀死凤赤火,这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几息,他必须把所有力量都倾注在攻击之上,而不分散任何力量与时间去防御与回避。

  “天——狼——斩!!”

  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完全没有顾及内伤外伤,没等身体平衡,重剑已再度全力轰下,一道天狼之影呼啸着冲向凤赤火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……凤赤火全身力量涌上,将天狼之影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抵住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速倒退,双脚转眼之间将地面犁出一道几十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,才堪堪抵消了天狼斩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但,他还没来及喘口气,云澈已从空中落下,一剑轰来,

  凤赤火哇哇大叫,凝火为剑,但这次,他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凤凰炎剑全力抵下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……云澈招招搏命,但凤赤火,又怎么会甘愿和云澈以命搏命。到了此刻,面对力量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又如疯子一般以伤换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已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忌惮和恐惧所代替。

  云澈每一剑轰出,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就会爆裂数十根,两只手臂转眼间如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红一片,如同刚刚浸染过血池。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在不断崩血,内伤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随着他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在不断加剧,但他丝毫不顾,每一剑,都凶狠到极致。

  轰!轰!轰!轰……r1058

  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