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3章 玄罡暴露

第413章 玄罡暴露

  还有十几天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流量可谓一天比一天巨大,在这种时候,怎么会忽然封锁城门?

  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暗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气急攻心,搜索了大半夜又找不到他之后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所以通过凤熙辰下达了临时封锁城门,只能进不能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。

  云澈退后两步,脑中快速闪过几个念头之后,速度忽然加快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开两个城卫兵,直冲而去。

  “拦住他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无异于捅了马蜂窝,附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十个城卫兵一下子涌了上来。云澈抓起龙阙,看也不看周围,一剑横扫,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力如末日风暴,将围攻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城卫兵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扫飞出去,全部半天无法站起,就连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都被瞬间摧毁。

  天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微亮,再加上从来没有人敢在神凰城造次,所以城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守卫本就相对薄弱,虽然接到了封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但城门依旧大开,没有关闭。云澈扫开阻碍后,没等他们继续反应,已极速冲出城门,踏到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,然后唤出雪凰兽,飞驰而去。

  “快……快通知赤火大人。”一个倒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城卫兵用尽全力嘶吼道。

  一刻钟后,一道火浪在城门上空呼啸而过,直追云澈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。凤熙辰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他对云澈进行暗杀,不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甚至不能留下任何痕迹。但显然,凤赤火已被气昏了头,为了彻底击杀云澈,甚至搞出了大动静。毕竟,被一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戏耍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狈不堪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。不杀云澈,他难消心头之恨!

  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自然要比云澈快上很多,凤赤火纵然找对方向,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追的【逆天邪神】上。但,云澈对于神凰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形完全陌生,苍月给他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图上,也只有从苍风皇城到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路线,以及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构成,而没有关于神凰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形标识,他能不能找到适合完全甩掉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势,完全要看命和运气。

  而凤赤火身为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对这一带则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熟悉到极点。同时,雪凰兽速度虽然极快,但所到之处,都会留下一缕缕寒气,很容易成为被追踪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下,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提升到了极致,如一道闪电流光从天空飞速掠过,转眼之间已远离神凰城数十里。

  一路之上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平静而阴沉,神凰城附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大多空旷,很难隐匿身形。不过半个多时辰过去,身后却没有被追至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但云澈并没有因此而放松,他一万个确定,凤赤火绝不会就此放弃追杀。至今没被追上,最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比之凤赤火,也没有慢多少。

  云澈不由得想起花洺海……轮玄力强度,他不及凤赤火十分之一,但其速度之快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拍马难及。如果自己也能修炼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幻光雷极”,便完全可以轻松甩掉凤赤火。

  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,只有一个星神碎影,但星神碎影虽然玄妙无比,但却只限于战斗之中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弥补了重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陷,让云澈手持数万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依然可以身若魅影,但星神碎影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发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短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移位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于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高速移动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南侧,一大片不见边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环山脉出现在视线中,山脉之中山峦无数,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座峰峦,足有千丈之高,他心中一动,改变方向,向着连环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疾驰而去,很快便如流星一般冲入了山脉之中。

  一入山脉,一股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感迎面而来,数只飞鸟被惊起,向四周飞散而去……这些飞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红羽,全身释放着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一处山脉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绿草遍布,山风微寒,但云澈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,却感觉到空气分明越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热,这里也长满了各种树木植被,但植被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大多为赤色,且基本都释放着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一路上所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也九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玄兽。

  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临近神凰城,与神凰城过于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元素有关?

  在山脉中飞行了近一个时辰,身后始终没有出现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踪影,似乎已经彻底甩掉了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慢了下来,随之雪凰兽从空中降下,一直降到不足百丈之高,如此以来可以层叠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峦遮蔽身影。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忽然响起茉莉有些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这个地方,似乎有些不同寻常。”

  “不同寻常?你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?”云澈马上问道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处在火山,或者火元素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带。但刚才我随意探视了一下,却发现这里异常活跃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元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隐匿在极深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玄阵……整个山脉,都被笼罩在这个玄阵之中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所设,年代至少有八千多年,同时也说明,这个山脉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……”

  “你似乎……进入了一个最不该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!”

  “小子,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刚落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互相响起了一声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。而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己前方。

  云澈一抬头,在自己正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处矮山山顶上,凤赤火一身红袍,负手而立,虽然隔着很远,但依然能感觉到他全身汹涌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。原本,凤熙铭让他一个八级王座亲自去暗杀一个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只觉得牛刀杀鸡,简直辱没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能力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熙铭亲自下令,他绝不会愿意出手。但,这么一个辱没身份,简单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任务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找到目标后,折腾了半夜都没能得手,反而被对方一个灭天雷崩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头土脸……这数个时辰中,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就没消停过,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躯体足够强韧,估计胸腔都被气炸了几十次。

  云澈暗暗吃惊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凤赤火从背后追上,他并不会太惊讶,因为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不但快过雪凰兽,而且对神凰土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程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胜于他。但让他无法不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凤赤火不但在前方出现,而且已临近他如此近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他居然一直都没有发觉。

  茉莉知道云澈心中所想,低声道:“看起来,你马上就要有大麻烦了,这个至少八千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简单。”

  云澈眉头沉下,然后一抓雪凰兽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羽,低吼道:“小婵……走!!”

  雪凰兽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迅速调转,化作一道极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影,向后方狂掠而去,身后,随之传来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:“还想跑!到了这个地方,你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百条命,也别想逃出去!”

  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提升到极致,同时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快速降下,身边一座座山峦快速后退,眼前,出现了两道相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狭长峡谷。

  云澈看了后面一眼,双手下压,将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高度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到不到十丈,在临近峡谷时,他冰夷神功运起,瞬间张开“冰夷幻镜”,将自己和雪凰兽同时笼罩其中,极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气息隔绝,随之手臂伸出,放出玄罡飞射向了其中一个峡谷,自身飞入了另一个峡谷之中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被追杀时,让对方错乱追赶方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法……屡试不爽,从未失败过。

  后方,凤赤火以一个并不太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追赶着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有一个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红色玄阵在缓慢转动,玄阵之中,有一个白点在缓慢移动,盯着这个白点,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戏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……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忽然一动,因为他忽然感觉到,玄阵中白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方向,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竟然出现了相当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偏差。

  “怎么回事?凤凰大阵怎么可能会出现偏差?”

  凤赤火停了下来,双臂抬起,顿时,漂浮在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阵缓缓放大,随着凤赤火将一束凤凰玄力灌入,玄阵快速旋转,随之,竟缓缓现出了两幅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……

  一幅画面,是【逆天邪神】驾驭雪凰兽快速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

  另一幅画面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道极速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橙黄色光影。

  凤赤火所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这道光影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完全一模一样。

  看着这束橙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影,凤赤火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缓缓收缩,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,过了好一会儿,带着深深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从他口中溢出……

  “玄……罡!!”

  雪凰兽飞快的【逆天邪神】穿出峡谷,一眼望去,这个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山峰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近在眼前,目测之下,其高度大概有一千五百多丈。后方,凤赤火并没有追来,但云澈并没有松一口气,反而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  这种一直被一双眼睛牢牢盯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

  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?

  “跑啊,接着跑啊,让我看看你究竟能跑到哪里去。”

  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传来,方向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云澈脸色微变,抬起头来……他前方不到三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之上,凤赤火悠然飘浮在那里,眼神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戏虐,但云澈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意外感觉不到了杀气,就连怒气,都消散了许多。

  这次,云澈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确定,那种时刻被盯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,分明在以某种方法时刻锁定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向,而他借助的【逆天邪神】,极有可能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笼罩整个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玄阵”。

  这次,云澈没有再马上遁离,他冷眼看着凤赤火,道:“你在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追踪我?”

  “哦?你居然能感觉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大阵?哦……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忘了,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否则,也不可能进入到这里。”凤赤火步步逼近,冷笑一声:“你隐匿行踪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意外,居然让我直到天亮却连个影子都没摸到,你如果逃向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或许还真有可能被你逃脱了,但你却偏偏闯到了这里……我活了百年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投罗网。”

  “凤凰大阵?这里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地方?”

  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山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凤凰神宗用来历练考核年轻一代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到了此时此刻,凤赤火已完全不担心云澈有从他手掌心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他好整以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也只有拥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才能进入这里,其他人类靠近,都会被凤凰大阵弹开。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历练考核之地,自然要监视所有历练与考核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举一动,而我,恰恰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凤凰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考核监督者之一,借助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大阵,我可以随时掌握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甚至可通过凤凰大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穿梭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”

  云澈:“!!”

  “在你进入凤凰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我便已经知道。只不过,你比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狡猾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所以我没有马上出手,以免你逃出凤凰山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自己深入……一直深入到这里。”凤赤火目光直视着云澈,伸出手掌:“你现在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瓮中之鳖,做梦都别想再逃出去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忽然不想杀你了,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足以让宗主,还有四大圣地都感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嘿嘿,没想到,你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窃我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杂种,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妖人!你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!”

  “!!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,一股浓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从他双瞳之中闪过。

  觉醒玄罡之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无疑暴增,但在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之中,他却从来没有动用过玄罡,即使当初险些被凌天逆逼到绝境,他也从未有动用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念头。因为普通人或许不认识玄罡,但与天威剑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,却有很大可能认得玄罡。

  而玄罡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云氏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神技,作为幻妖皇族十二守护家族之首,云氏家族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之一。而幻妖界,也早已被四大圣地妖魔化,玄罡一旦暴露,不但四大圣地会找上他,七国之人,都将视他为“妖人”。

  那时,整个天玄大陆,都不可能再有他容身之处。

  这比暴露凤凰炎,后果要严重千万倍。

  云澈双手攥紧,眸光变得冰寒刺骨。之前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来遁逃。但现在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绝对不能逃!这个识出他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他必须死!

  无论如何,付出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也必须杀了他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