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2章 追杀
  “幻光雷极……这个身法,可以传给别人吗?”云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啊……”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僵住,随之惶恐而苦涩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对不起,恩公。你要我做什么事,我都绝不犹豫,但惟独这件事……幻光雷极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瑰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绝不能传给别人,我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云澈点头:“家族玄技本就不能外传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唐突了。好好照顾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吧。”

  说完,云澈转身,缓步离开。

  “恩公……我……”花洺海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用力咬牙,一脸愧然……云澈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情,他唯一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表露出来,他可以轻易做到,却又偏偏不能做到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绝不愿欠人恩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何况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这种感觉,让他心中难受到极点。

  “不用放在心上。”云澈向后一摆手:“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力应该放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身上,不要因为一些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分心,救人一命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自己赎一点罪吧。你如果真想报答我,就努力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早点痊愈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没有白救。”

  声音落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。花洺海看着前方,久久不发一言,眼神复杂莫名,似乎在极力挣扎什么。

  “没想到,你这个杀人如麻,毫不眨眼屠人满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,居然也会去花费力气救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茉莉用一种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说道。

  “说明我本质上,大概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好人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嗤之以鼻。

  云澈回到客栈时,时间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半夜。他走回自己房间,双脚站到门口,准备推门而入时,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僵,双眉骤然沉下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也一瞬间完全紧绷起来。

  因为他分明感觉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里有一个人!

  藏在他房间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隐匿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好,若单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而非灵觉,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在察觉到这个人存在后,伴随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毛骨悚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这种感觉告诉他,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但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快走!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!他已经发现你了!”

  茉莉快速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之下,云澈来不及多想,骤然转身,一个星神碎影窜出客栈,急冲而去。

  哗!

  身后传来房门和墙壁被完全粉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,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也从后背呼啸而至……而这种灼热感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凤凰炎!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云澈心中一沉……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而且那股杀气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置自己于死地。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凤熙铭!?

  云澈心念急转……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白天在落炎商会展露凤凰炎,被误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而这件事,让凤凰神宗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,并且顺藤摸瓜找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。

  看来,自己白天太过大意了,一路只顾着注意花洺海,却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忘了一个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……在神凰城,处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线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断然不可能与一个王玄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相比,不到十息,他便已被追到二十丈之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道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破空而至。

  嘶啦!!

  空气被剧烈燃烧,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在夜空之中显然格外灼目,云澈快速一闪,避过凤炎,然后心一横,停下了身形,转过身来……追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也并没有就此追上,同样停住身体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眼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根本不可能从他手中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猎物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云澈沉眉问道。

  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扫过,然后冷笑一声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凤凰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你果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传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种……云澈。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早就来了。”

  “呵,”云澈冷笑起来:“看来,你们凤凰神宗很怕我。”

  “怕你?”

  “没错!”云澈嘲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来到这神凰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在七国排位战上,与你们凤凰神宗光明正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解决血脉一事,但你们凤凰神宗,却偏偏要用暗杀这种见不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所谓凤凰神宗,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“呵呵,”中年男子不屑而笑:“你在我凤凰神宗眼中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窃取我宗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爬虫而已,我宗会怕一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爬虫?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今天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三皇子想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”

  “果然……”云澈目光更加冷彻。

  “区区一个苍风爬虫,居然有胆子得罪十三皇子。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帝下跪为你求饶,你也别想活过今晚……不过,能死在我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足够你到阴间炫耀到投胎!给我安心上路吧!”

  凤赤火身影一晃,骤然向云澈冲来,燃烧着凤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直取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一击让他丧命……王玄境八级,一个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级王座,面对一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如果做不到秒杀,他自己都会觉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。

  云澈目光一闪,脚踩星神碎影,一瞬间分出三个残影,让凤赤火志在必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抓完全击空,他深吸一口气,提起全身玄力,向南方极速遁去。

  一爪击空,凤赤火愣了一下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力,竟完全没有看清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躲过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随之,云澈遁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之快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大吃一惊……明明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但其速度,竟几乎不逊色于一个低等王座!

  “哼!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门道。”凤赤火冷哼一声,心中也窜起了一丝火气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之快虽然大大出乎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依然不可能逃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,更何况,云澈只有地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连飞行都做不到,只能遁地而逃,绝无可能脱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和灵觉。

  “小子,看你往哪里跑!”

  凤赤火低吼一声,全身如离弦之箭般向云澈追去,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之下,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空声分外刺耳。在双方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差之下,几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便再次被追到二十丈之内,奔跑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这时忽然回身,一枚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物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丢向了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。

  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残月被太古玄舟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遮蔽,让夜色漆黑如墨,凤赤火听到了尖鸣声迎面而至,漆黑之下也来不及看清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,他没敢用身体硬挡,怕对方丢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剧毒之物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闪身,在擦身而过时,他才看清,那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…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逃跑中顺手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嗖!”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破空声迎面而来,凤赤火目光不屑,随手一巴掌将石子砸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冷笑道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你难道还梦想着能逃出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!”

  短短几息,云澈已被追到只剩十五丈之距,他面色沉寂,再次回身,手中又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物体破空飞出。

  十五丈,已到了凤赤火完全可以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他手上开始凝聚玄力,而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他看也不看,随手一巴掌甩了过去……

  轰!!!!

  寂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城午夜,如同响起了一声九天玄雷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风暴在半空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开,远远看去,就如在空中爆开一朵绚丽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烟火。

  前两颗石头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丢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幌子。

  而第三颗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从萧无义身上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颗灭天珠!

  灭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强大无比,足以让一个低等王座重伤。以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防御,灭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或许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对他造成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,但他抱着猫抓耗子般游戏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追赶云澈,根本毫无防备,灭天珠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左臂被炸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外翻,鲜血淋淋,一身凤凰衣被炸得粉碎,胸前、双臂,甚至脸上,都布满了细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,头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炸掉一小半,一片糙乱。

  整个人看上去狼狈到了极点。

  而云澈,则早已逃之夭夭,不见踪影。

  伤口虽多,但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小伤,也只有左臂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稍微重些。而相比于外伤,凤赤火整个人连胸带肺几乎要被气炸,他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面色狰狞,全身哆嗦……他堂堂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级王座,竟然被一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给暗算成这副摸样……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!

  “云澈……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!”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根根竖起,全身燃起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,大吼一声,速度全开,带着冲天戾气追向了前方,灵觉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释放到了最大。

  在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遁出一段距离后,云澈反而把速度慢了下来,最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着玄力波动。对逃逸来说,黑夜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掩饰,但同时,在万籁俱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夜里,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也将在无声无息中被扩大。

  凤熙辰果然让人在排位战之前追杀他,而且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快……他如今已被找到,神凰城又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线,那么,排位战之前,神凰城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适合他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必须在天亮之前,一边躲避着凤赤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,一边离开神凰城。

  在被追杀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会时刻处在一个极端冷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黑暗之中,在这他并不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城,他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和反追杀能力发挥到极致,沿着一条诡异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路线,快速临近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南方。

  时间在黑夜中缓缓流过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东方开始出现一抹鱼肚白,云澈也已经看到了神凰城高大巍峨的【逆天邪神】南门……而这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夜,疯了一般在上空来回飞窜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赤火愣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都没寻到过一次。

  云澈深吸一口气,神态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出城大门,刚一靠近,他便被两个身着重甲的【逆天邪神】城卫军拦了下来:

  “皇宫有令!今日辰时之前,任何人不得出城!违者就地拿下。”r1058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