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1章 大恩
  “她昏过去了。”云澈道。

  花洺海全身颤抖,牙齿紧咬,拼命遏制着即将喷涌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他转过脸去,双手抓着脑袋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知道她这些年有多痛苦,死了,对她而言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解脱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永远离我而去……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残酷又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抉择,无论选哪一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对,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错……这种感觉,没有亲身经历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不会明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叹声道,然后音调一转:“不过,因为遇到了我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和坚持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啊!?”花洺海一下子抬头看向了他。

  云澈转过身,直视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道:“你妻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病状,我刚才看了几眼,已大致了解了。你去守在外面,不要让任何人进到这里,除非我出声,你也绝不可进来。你也应该知道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情,医治之时就越不能受到任何打扰。”

  看着云澈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花洺海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说,你有办法……救小雅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办法救小雅?!”

  “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。”云澈瞪了他一眼:“如果你能马上消失在我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大概能提升到九成九。”

  嗖!砰!

  云澈眼前一阵狂风吹起,花洺海已在他面前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影,耳边随之响起门被匆忙关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这速度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天地、泣鬼神,让云澈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  这家伙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身法!?

  玄力大致在天玄后期,身法却可以恐怖到如此程度!

  云澈让花洺海到外面去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怕打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怕他看到自己医治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。毕竟,要做到最短时间内驱毒,就要用到天毒珠。如果不用天毒珠,云澈要祛除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要费上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……因为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已存在了五年之久,已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血液、经脉都融合在一起,要完全祛除,不但麻烦之极,还伴随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

  她身上除了毒,还有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……因为寒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这些内伤在五年之中非但没有愈合,反而日益恶化,对云澈而言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衰竭,比寒毒要麻烦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云澈站在如小雅床前,伸出左手,放在了她心口之上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绿色光芒缓缓映现,然后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。在她身体里肆虐了整整五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在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快速消弭。

  花洺海如同热锅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蚂蚁,在外面踱来踱去,又不敢让自己踩出半点脚步声。

  一阵微凉的【逆天邪神】夜风吹来,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头脑顿时清醒了一些。他平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行事小心谨慎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否则也不会带着如小雅而安然到现在,而今天,居然带一个初次见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到他们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之地,还让他独自靠近如小雅,现在想来,他深感不可思议……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上那种神秘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他心底生出了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整整半个时辰过去,房子里面都没有传出半点声响,这让花洺海心中极其没底,数次想要拉开房门,但每次又竭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忍住。这时,里面忽然传来云澈不轻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  花洺海如触电一般,一把推开房门冲了进去。他看到房间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材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如小雅依然躺在那里,连位置都没有移动过,他快步上前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雅她怎么样……”

  话刚一出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就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……因为他赫然看到,如小雅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块蓝黑色,已经完全不见了。

  花洺海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都颤抖起来,他伸出手,按在了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,玄力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渗入……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里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感觉不到了寒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残余都没有。

  “她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已经全解了。”云澈道。天毒珠要解掉如小雅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何许半个时辰,但如果太快,未免太过惊人,所以云澈顺便打了个坐,把时间拖到了半个时辰。

  花洺海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自已,他们两人被这寒毒折磨了整整五年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最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他们比谁都知道这寒毒有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甚至,对于这寒毒,他们早已绝望,根本没有了治愈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,花洺海带云澈来,也同样没有奢望过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甘心放弃这一缕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而已……没想到,奇迹,居然真真切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

  “小雅……小雅……”花洺海抓着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无伦次:“你听到了么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已经解了……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解了……小雅……你听到了么……”

  “好了,不要吵她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云澈开口道:“虽然寒毒已解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寒毒侵蚀五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全部溃散,五脏严重衰竭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大量紫脉天晶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滋养,寒毒一解,她非死不可。她眼下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,要完全康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极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她眼下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休息。”

  花洺海立即收声,帮如小雅盖好被褥,然后放轻脚步,随着云澈走出门去。

  云澈拿出一个小瓶,交给花洺海,里面盛放着少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色液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火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真龙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可以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驱散她这些年囤积在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,以及恢复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。龙血一共十滴,你取一滴释入三升水中,然后从明日每日喂她服下三滴,每过一整月,每日便多服一滴……记住,绝不可多,否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会承受不住。”

  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之气息,即使隔着玉瓶,以花洺海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依然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真龙的【逆天邪神】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火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血,对于身体虚弱,遍体寒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小雅,无异于天丹。

  花洺海接过龙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你照顾了她五年,该怎么逐渐治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和恢复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,你应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,不需要我多说。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,三个月内,一定不要撤开紫脉天晶,她现在生命力太脆弱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离了紫脉天晶,任何一点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差池就有可能让她失命。”云澈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救死扶伤……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做过很多,而且以之为乐,但如今,他却再也不复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因为他救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比起他杀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……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远太远。

  “谢谢你……恩公!”花洺海一声哽咽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跪下……这一跪,比之前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用力。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跪,他心中无限不甘,但这次,他跪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我花洺海终生铭记在心,还请恩公告知大名,我花洺海,必定以毕生之力报答。”

  “不用了,我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尔尽了一次医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份而已。”云澈有些唏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至于名字……我之前已经说过了,我叫凌云。”

  对于这个名字,花洺海不为所动,反而道:“恩公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名字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角剧烈抽搐了一下……我靠!什么情况?我在神凰城就报过两次名字,每次都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凌云”,但每次却被对方一口喊出真名……难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在神凰帝国已经大到人人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了?

  看到云澈半天没有言语,花洺海知道自己猜对了,他马上道:“之前我潜入凤凰神宗时,刚好听人提到‘云澈’这个名字,谈及‘云澈’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人,不属凤凰神宗,却拥有凤凰血脉。恩公来自苍风国,却可以使用凤凰炎……所以,我便一直怀疑恩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‘云澈’。”

  原来如此……云澈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放下心来。显然,“云澈”这个名字不算什么,但“凤凰神宗之外拥有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”,却足以让人高度关注。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这次来神凰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解决和凤凰神宗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我不肯把凤凰葵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看了一眼夜空,云澈把花洺海扶起来,道:“好了,回去照顾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吧,你不用想着谢我。等她身体恢复元气,你应该带她离开神凰城,去一个更加安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花洺海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贼,但从不会忘记知恩图报。我之前也说过,若能救我妻子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今后,恩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尽管开口,刀山火海,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!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恩公想要得到什么东西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圣地之中,我也愿为恩公一闯。”

  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让云澈心中一动,他嘴唇张开,但话未出口,便被他咽了回去……在这神凰城,他最想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《凤凰颂世典》,若能得到《凤凰颂世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总诀和前四重玄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玄力便可融会贯通。

  但,《凤凰颂世典》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功法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《凤凰颂世典》,让凤凰神宗成为天玄第一大宗门。凤凰神宗对于《凤凰颂世典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到了极致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花洺海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去窃取,极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威……那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《凤凰颂世典》,又绝非寻常东西可比。

  刚为如小雅解了寒毒,如果花洺海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自己栽在了凤凰神宗,等于彻底害了两个人。

  看到云澈脸上分明闪过犹豫,然后又把要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收回,花洺海马上道:“恩公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你尽管说出来,我一定帮你拿到……不报此恩,我终生不安。”

  云澈想了一想,道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身法?”

  花洺海稍稍愕然,微微犹豫后,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花家祖传身法——‘幻光雷极’。”r1058

  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