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10章 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

第410章 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

  夜幕逐渐降下,云澈跟随男子,一起走向了神凰城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处边缘区域。

  “你……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沉默了好一会儿后,男子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他同云澈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曾经历过无数追杀和生死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防范意识和灵觉之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下于云澈。所以一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有恶意或图谋,他一眼就可以看出。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看不到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意和图谋。

  “你就当做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沉寂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医者之心忽然苏醒了吧。”云澈道,同时心中暗暗叹息一声……博爱天下,悬壶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医者之心,这曾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对他教导之中最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部分。但自从师父被逼死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医者之心,便被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所代替,那之后,在沧云大陆,他再也没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救过任何一人。

  “额……”这个回答,让男子一头雾水。

  “你说,你之前曾经得到过半株凤凰葵?”云澈随口问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。”男子点头:“凤凰葵每年长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本就极少,而基本又都会被凤凰神宗第一时间霸占,所以前段时间,我只好潜入了一次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宝物殿,但那里分布着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玄阵,我才刚进去,就不小心触动了一个玄阵,不得不逃跑……但好在逃跑前抓到了那半株凤凰葵。我之所以能这么容易拿到,估计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那半株凤凰葵药力损失太重,被随手丢在了一个玉柜顶上。”

  云澈脚步一缓,惊讶道:“你……潜入了凤凰神宗?”

  “对啊。”听出云澈声音中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男子拍拍胸脯,傲然点头:“这个世界上,除了四大圣地和黑月商会,还没有我不能潜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虽然被他们发现了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嘿嘿,他们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都没能摸着,就被我跑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影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这个男人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先祖曾经闯入过日月神宫,这让他心中震惊不已,而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……他竟能潜入凤凰神宗,被发现后,居然毫发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逃出……

  这个人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男子声音压低声音,一脸苦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来吧,我潜进去还想偷偷见识一下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,但她那天却偏偏不在,我听到有人交谈……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去了一个叫栖凤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“雪公主?”云澈侧目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公主吗?”

  云澈这句话一说完,便看到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眼睛瞪大,那眼神……仿佛如同在审视天外来客。

  “难道……你不知道雪公主?”男子瞪大眼睛道。

  “这个雪公主……很出名?”云澈反问道。

  云澈那毫无动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没有半点虚假做作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男子目光上下扫动,用一种怪异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重新打量了一遍云澈,那目光……简直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一个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:“我靠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雪公主?你你你你你……你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啊不对!就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国小山沟沟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不可能没听过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啊啊啊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雪公主这个名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说。

  “那你……有没有听说过‘花洺海’这个名字?”男子眼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花洺海?没听说过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有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”云澈道。

  “我靠!!”男子直接蹦跳了起来,龇牙咧嘴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道:“你你你你……你不知道雪公主也就罢了,你居然连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名都没听说过!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鬼影圣手’,整个天玄大陆最牛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咳咳,之一,这个大名别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泥巴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泥鳅都应该如雷贯耳,怎么可能有人没听说过!!”

  “鬼影圣手?好挫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号。”云澈撇了撇嘴。

  “~!#¥%……”男子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抽搐,一副恨不能上去和云澈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你……你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其他世界穿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云澈转过脸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  “靠!”

  “你该不会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什么‘鬼影圣手’花洺海吧?”云澈重新打量了他一眼。

  “没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!”花洺海一拍胸脯,随之眼角一阵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。妈淡……第一次光明正大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近距离跟一个人喊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这人却居然没听说过他!

  “哦,知道了。”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该喊你小花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海?”

  “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海吧。”花洺海都快哭了。老子怎么说也快三十岁了,这小子明明二十岁都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跟我说说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,为什么她会那么出名?”云澈有些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咳咳,你不想先听听鬼影圣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伟大事迹吗?”

  “不想。”

  “!#¥%……”花洺海深吸了一口气,用尽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才淡定下来,道:“雪公主,被称作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瑰宝、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宠儿、苍天赐予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曾经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,雪公主十三岁那年,因某一个仪式而在神凰城楼上露面,那一天,万年不见点雪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城竟然天降瑞雪,雪公主现身时,整个现场变得一片静寂,所有见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失魂落魄,如见仙女临尘……第二天,她便被传做天玄第一美女,而且足以空前绝后,连有资格与之相提并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不会存在。”

  “十三岁?天玄第一美女?”

  “没错,当年雪公主只有十三岁,今年应该十六岁了,肯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绝人寰。只可惜,自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唯一一次露面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在人前出现过,谁也不知道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已经出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子。”花洺海一脸向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三年前,你见过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没有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听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一撇嘴:“那你怎么就知道她真能美到那个程度,对一个女人来说,十三岁嘛,别说成熟,甚至都没长开,再怎么好看,又能好看到哪里去?”说到这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顿了一下,因为他想起了茉莉……他初遇茉莉时,茉莉也只有十三岁,而她对云澈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,还要胜过夏倾月……

  但茉莉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无法用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来审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类,那个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雪公主”,又怎么能和她相提并论。

  “至于天降瑞雪,就更扯淡了,神凰城四季皆夏,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雪?估计第一美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也好,降雪也好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为了巩固威望而自编自导的【逆天邪神】而已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所有人都这么说……”

  “我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就算了。”云澈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要说天下第一美女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只有我老婆配得上这个称号……自封谁不会。”

  “切……”花洺海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哧鼻,然后道:“我听说,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雪公主也会到场,到时候我一定要混进去看看雪公主到底长什么样子,你有兴趣不?”

  “没兴趣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神凰城最边缘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角落,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在一处临近废弃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房子前停了下来。他收敛呼吸,灵觉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扫了一番四周,然后小声道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了……跟我进来吧。”

  房门打开,一股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材味道扑鼻而来。这里明显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临时居所,布置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简单,最靠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张小床上,铺满着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紫晶,这些紫晶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深邃而梦幻,紫晶上面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着一个消瘦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听到开门时,那个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动了动,发出虚弱而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夫君……你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  这个声音让花洺海全身一震,匆忙冲了进去,一下子扑到床前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雅,你醒了……对不起,你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,一定又让你担惊受怕了…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很疼?”

  云澈放轻脚步走了进去,站在了花洺海身后,看了一眼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……她整个人瘦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成样子,一张脸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丝毫血色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半睁,所流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迷蒙一片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已基本看不清东西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最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额头部位……那里分明印一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黑色。

  看着这抹蓝黑色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皱了起来。

  “没有关系……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刚醒来……我感觉……好多了……”女子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,这时,她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光捕捉到了一个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夫君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有……客人来吗?”

  没等花洺海出声,云澈已开口道:“你好……我叫凌云,是【逆天邪神】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。”

  “朋友……”

  云澈随口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竟让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中一下子亮起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,她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?夫君……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吗?”

  云澈微微愕然,但花洺海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激动,他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头,道:“嗯!小雅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外面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……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他又怎么会知道我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呢。”

  “朋友……夫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……”她笑了起来,笑容苍白而幸福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叨念道:“夫君有朋友了……夫君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朋友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暗暗呼了一口气,向前一步道:“我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医者。我这次和小海一起过来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看看能不能治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病……小海,你先让开位置,让我看一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。”

  一听这话,花洺海迅速让开,双目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大哥!求你一定要尽全力救救小雅,如果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救她……”

  当着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半句话没能说下去。虽然他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比云澈要大出近十岁,但这声“大哥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发自灵魂,如果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救她,不要说喊“大哥”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喊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他都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。而仅凭他愿意跟自己来到这里,他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感激。

  “我自会尽全力。”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然后走到女子床前,目光落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上……眉心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蓝黑色,彰显着她身体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寒毒,已即将侵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脑髓。

  她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水晶,每一块都价值连城……因为每一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!她身体损耗极重,又在可怕寒毒之下能撑过这么多年,最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包裹她半个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。

  “我叫……如小雅,我可以和夫君一样……喊你大哥吗?”在云澈注视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她忽然用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。

  “……嗯。”云澈点头应声。

  “谢谢……大哥……”

  “为什么要谢我?”云澈道。

  “谢谢你……愿意成为小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。”如小雅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道:“这些年……夫君为了给我续命……不惜背弃家族只劫富济贫,逍遥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则……去四处窃取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药和紫脉天晶……因为我……他没有朋友……也无法……有朋友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再这么拖累着他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又很怕死……因为我死了……夫君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只剩下孤身一人……他现在……终于……有了一位……大哥……真……好……”

  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小,终于就这么昏睡了过去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太过虚弱,一次说这么多话,对她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。r1058

  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