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09章 一跪
  “你不用费心机说这些话来试图分散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。”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同时踩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脚用力往下一压:“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药粉也给我老老实实收了吧,区区幻梦蝶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毒,对我没用!”

  “少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顿时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翻起惊涛骇浪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一双眼睛就如一对冰镜,面对这双眼睛,他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种无从遁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感觉。他刚才说出“被霸皇追杀”这类话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出现分散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指间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夹着一抹毒粉。

  而这些,竟然全部被他看穿!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梦蝶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毒无味无形,他夹在指间,绝无半点泄露……竟被他一口喊出!

  “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人?”“少女”反问道:“你明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可以使用凤凰炎……你应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苍风国……但苍风国怎么会有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”

  云澈目光冷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他。他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知道自己没有提问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勉强呼了一口气,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伪装,从来没有被人识破过……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识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你隐匿行踪、气息,还有你拟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我远远不及。”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在易容上,你就要稍微差我一点了。一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容,只要走近我三丈之内,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……我不但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易过容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三重易容,就算把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张脸扒下来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后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,也依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……看起来,你要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丑到极点怕被人看,要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隐藏而绝不敢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真面目……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!!”“少女”激动了起来,扯着嗓子吼道:“你看我扮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女人……水灵灵、娇滴滴,就该知道我就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帅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天动地,也起码是【逆天邪神】玉树临风英俊不凡!!怎么可能和‘丑’字沾上关系!你才丑……你全家都丑!”

  “切!”云澈一撇嘴,踩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忽然放了下来,然后转过身去,道:“你走吧。”

  “少女”……嗯,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男人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,盯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兀自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相信,之前在落炎商会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看到云澈出手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狠辣,本以为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至少也要吃个大苦头,没想到,他竟就这么把他给……放了?

  “你……你就这么把我放了?”他瞪大眼睛道:“你不问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了?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跟踪你?就……就这么把我放了?”

  “因为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恶人。”云澈头也不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…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恶人?”

  “哼,我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太多太多,所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恶人,我看一眼就够了。”云澈半眯着眼睛道:“而且,你在客栈时,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迷香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毒香。刚才即使被我控制在脚底下,要洒的【逆天邪神】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幻香,另外你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没有半点杀意……否则,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?”

  男子张了张嘴,却没有趁机逃走……他自信这么恢复自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自己想要逃,十个云澈都别想追上去,他反而上前一步,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就不问问为什么要接近你?”

  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知道了?”

  云澈转过身,看着他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偷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!”

  云澈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陈述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疑问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男子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味道这种东西,很多时候要比气息更加难以掩饰。火山胆、凤尾蕉、炙血火参、紫阴伽蓝、龙芝草、千虫紫罗藤、云霖花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你身上闻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材味道。虽然你已经很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除过这些气味,但这些药材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接触过,再怎么掩饰也会有极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残留,足够我分辨的【逆天邪神】出。”

  男子整个人目瞪口呆,僵在那里,如同石化……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药材名字,一个不少,一个不多……一个不差!!

  “如果这些药材是【逆天邪神】储存在空间戒指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有任何味道逸散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很显然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自接触,并调配过这些药材,而这些药材结合起来,其功效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续命,而要让这种强行续命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更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需要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强行续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会伴随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而要遏制这种痛苦,且又不与其他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产生冲突,就只有可以阻断全身痛感经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。”

  男子:“~!@#¥%……”

  “你跟踪我,也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拿到凤凰葵之后。”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救人而接近我,并且也从未对我有过杀心,所以,我也没理由再继续为难你,刚才踩你那几脚足够了……你走吧,别再妄想着从我身上偷什么东西。”

  云澈说完,转身就走。

  直到云澈走出十几步,男子才如梦方醒,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窜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速度之快,让云澈连残影都没有看清:“等等……老弟……哦不!大哥,我两番三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冒犯你这等高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自量力,有眼无珠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对我来说实在太过重要,请你务必把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株凤凰葵转让给我……”

  他本以为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谁拿到凤凰葵之后,他要从其手中窃过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如反掌,没想到,他竟碰上了云澈这个绝世妖孽。至此,他知道自己已不可能把凤凰葵从他手中窃过来,而且云澈大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了他,他也没脸再去耍手段,但那株凤凰葵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纵然拼了命也必须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偷窃不成,他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……求。

  “你放心,我绝不会让你白白转让。”他无比诚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从落炎商会买那株凤凰葵用了一千紫玄币……我用三千……不!五千……不!一万……我用一万紫玄币买!”

  他吼出一个疯狂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,然后手忙脚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拿出一张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币卡,看着云澈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恳求。

  云澈不为所动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时候,这株凤凰葵我可以转让。但现在,我也急需这株凤凰葵来提升实力,否则,半个月之后,我可能连命都要丢在这神凰城,所以,你出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钱,我不会转让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说完,云澈径直便要离开。

  “大哥!!”

  男子冲上来扯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双手微微颤抖:“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,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年所能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株,请你无论如何都要转让给我,如果一万紫玄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需要多少,你尽管开口,只要我拿得出,我绝对眼睛都不眨一下!”

  云澈断然摇头:“我说过了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钱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这株凤凰葵,同样关系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它让给别人,你去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找寻吧,或许有再找到一株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“如果能在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找到,我早都去了。”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:“大哥,你眼光如神,连我接触过什么药材你都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那也该知道用这些药配合紫脉天晶强行续命会伴随着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,最多最多只有不到一年了,我现在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能陪着她安安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度过这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年,她这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怎么忍心让她再承受那种锥魂之痛……我费尽千辛万苦,也只找到了半株凤凰葵,但那半株凤凰葵不但被使用了一半,而且药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幅度离散,效果极微,现在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株……求求你,把它让给我吧,我对天发誓,我将来一定会好好报答你。”

  云澈侧目看了他一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旧摇头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能力都表明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盗,但显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并不坏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每一句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切切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,还有你要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都与我没有什么关系,我还没有博爱到用关系着自己性命安危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你死心吧,不要再跟着我!”

  云澈一甩手,一个星神碎影闪至十丈之外。

  “砰!!”

  膝盖重重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响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,转过身来,眉头紧拧:“你……”

  男子双膝跪地,脸上布满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,双目之中晃动着泪痕:“大哥,我这辈子从未求过我,更没有跪过人……就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在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都没有来得及跪过他们一次……我求你……大发慈悲……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剩不到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了……我求求你……就算你让我做牛做马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……他虽然和这个男子第一天见面,但,一个身如鬼影,七个霸皇都无法将他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他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膝跪地意味着什么……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骄傲与尊严……

  他这辈子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下跪,否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膝不会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剧烈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很无助,而如果他再次拒绝,这些无助,就会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化作绝望……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像极了当年抱着苓儿香消玉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仰天痛哭的【逆天邪神】他……

  “呼……”云澈暗叹一声,终究没有再迈动脚步,他走了过去,道:“你要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?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。”看到云澈走回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中亮起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曙光:“大哥,求求你,只要你肯把凤凰葵给我,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。”

  “告诉我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得了什么病。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得病。”男子摇头,神色痛苦:“五年前,我们一家遭遇仇家暗袭,我父母双双遇害,也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让我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得以逃脱,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在当时身受重伤,并且身中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无人可解。这些年,我只能拼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为她续命,但这种续命,毕竟不能长久,今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……”

  “被暗袭?”云澈微露惊诧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潜行暗袭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应该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你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怎么会至于到如此地步?五年前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应该不至于距离现在太远吧?”

  男子脸上闪过挣扎,然后终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出来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……”

  云澈:“!!”

  “我们家族世代为盗,世代以劫富济贫为生命之乐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先祖,曾潜入过日月神宫,盗走了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把霸皇刀。所以数百年来,日月神宫一直在寻找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踪迹,后来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什么方法寻到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匿身处之一,从而劫难降临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了,你起来吧。”云澈把他给拉了起来……一个世代为盗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家族,一个先祖,居然连日月神宫那般圣地都来了个一进一出,还顺走了一把霸皇刀,如此家族,在这天玄大陆上必然有着极盛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气。

  “带我去见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。”云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相信你不会放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太远,她应该就在这神凰城之中吧。”

  “啊?”男子一愣。

  “我会一些医术,或许有可能治好你妻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和毒。而且你放心,我不会把你和你妻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行踪泄露半分,甚至你真人长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去看。”云澈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男子张了张嘴:“这……可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没有可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打断他:“你既然那么在乎她,就只能选择相信我。就算天下第一神医告诉过你她无药可医,你也必须要相信一个自称有可能医好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因为你错过了我……有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”

  “好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将男子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疑虑一下子全部击碎,他再也没什么可想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你连我接触过什么药,都能一下子分辨出来,我相信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一定出神入化!我更相信,你不会害我们,也没有理由害我们……如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医好她,我这条命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第409章一跪: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