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07章 强横
  小柒事先并不知道炙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凤凰葵而来,否则断然不会在他到来之前给卖出去,不过她毫不惊慌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原来炙公子正好需要一株凤凰葵,应该早点和奴家说嘛,只要炙公子开口,奴家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欢天喜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自登门送上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不巧,奴家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,在炙公子来之前,刚好卖给另一位公子了。”

  “什么!卖了!?”炙焱脸色一变,声音顿时变得暴躁起来:“卖给谁了!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买走了?!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株凤凰葵,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拿到手,就算抢也要抢过来,快说卖给谁了!”

  大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戏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纷纷看向云澈。小柒笑着道:“炙公子不要着急,买走凤凰葵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子现在还在这里,炙公子可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和对方商量一下,说不定,他愿意转让给炙公子呢。”

  小柒侧过身,伸手向云澈一摆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位公子了,这位公子以两千紫玄币从奴家手中买下了最后一株凤凰葵,能不能让这位公子愿意转让,就要看炙公子自己了哦。”

  炙焱目光瞬间转向云澈,扫了一眼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,一抹轻蔑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挂在了脸上,他大步走过去,全身释放着一股足以让一个天玄中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难以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买走了凤凰葵?哼,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也听到了,把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转让给我吧,放心,你买这凤凰葵的【逆天邪神】钱,我会一分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给你,省得说我炙阳宗欺负弱小!”

  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商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一种典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强者对弱者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口吻。云澈神色不变,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抱歉,这凤凰葵对我同样重要,我不会转让。”

  “嗯?”炙焱显然没有想到,这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弱者,居然敢拒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声明了玄币会一分不少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提下,他没有马上暴走,一扭头,对小柒道:“这小子什么来头?看样子不愿给我面子啊!”

  没等小柒回答,公孙宇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炙七少,这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当然不一般,否则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底气敢和炙七少硬气。啧啧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东方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,嘿嘿,对待这外国贵客,炙七少可要温柔点,方显我大国风范嘛。”

  “苍风国?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一听“苍风国”这个名字,炙焱当场大笑了起来……之前,在云澈报出自己来自苍风国时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孙宇等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大笑,如同“苍风国”三个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国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笑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代名词。

  在苍风国成长,云澈并不觉得什么,但到了神凰帝国,他才知道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在这天玄大陆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神凰帝国眼中,简直只能用“卑微”甚至“可笑”来形容。他也总算理解当初苍万壑在和他说起“七国排位战”时,脸上那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、怅然与悲哀……

  人都会有一种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故土情节,云澈自然也不会例外。自己生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度,被这些人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讥笑和蔑视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眼中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等国度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无法不盈起愤怒。但与神凰帝国相比,苍风国实在太弱太弱,便如乳羊与雄狮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炙焱原本还怕云澈来历家世非凡而引起麻烦,现在知道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苍风国,哪还有半点顾忌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子!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耐心有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赶紧把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给我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耐心没了,别所凤凰葵,你连半个玄币都别想拿到。”

  “嘿!小子,炙七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身份,他肯和你说话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幸,你可别不识抬举。”公孙宇在旁边阴阳怪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小柒连忙向云澈使了个脸色,声音软绵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位公子,炙公子既然急需这凤凰葵,你便转让给他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相信炙公子一定会心中感激,你们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哦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声音依旧平淡至极:“我说过了,这凤凰葵我有大用,不会转让。”

  “好小子……看来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敬酒不吃想吃罚酒!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让!”炙焱全身肌肉鼓起,脸上怒气盈然。

  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凤凰葵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买下,就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该怎么处置,我说了算!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叫我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让,我就得让!你如果想要凤凰葵,就去别处寻找吧,我没时间奉陪。”

  说完,云澈直接转身,准备离开。

  “你说了算?哈哈哈哈……”炙焱狂笑起来:“幼稚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今天老子就好好给你上一课,在这个世界上,不管什么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才说了算!”

  炙焱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一把抓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比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腿还要粗上几分,相比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型简直羸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击。他阴笑一声,便要抓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将他提起来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一用力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纹丝不动,炙焱眼睛一瞪,手臂上瞬间肌肉鼓起,青筋直冒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提……云澈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纹丝不动,别说被提起,就连脚步都没挪动半分。

  炙焱心中暗惊,虽然隐隐感觉到绝不寻常,但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勃然大怒,气急败坏道:“让你尝尝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有多硬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松开,然后变抓为拳,拳头上紫炎燃起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向了云澈,在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之下,这一拳他足足用了九分力,甚至不惜直接将云澈当场轰杀……反正对方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等玄者,死了也不会有任何后果。

  “炙公子!”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让小柒惊呼一声。其他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吃一惊,炙焱这一拳之下,整个厅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呼啸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上了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架势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,他们之中没人自信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下,而云澈,将很有可能被直接轰成肉泥。

  砰!!

  炙焱燃烧着紫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之上,发出一声沉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,四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之下,整个大厅剧烈一颤,所有没坐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座椅毫无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裂,就连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理石点头都崩出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

  半步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岂同小可,让在场所有人无不胆战心惊,他们在心惊之时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炙焱为什么竟然会对一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下如此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这也着实太小题大做了一点,但,当他们看向云澈时,所有人都瞬间惊呆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依然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,但云澈并没有被打飞,甚至就连脚步都没有后退半分,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变化,而他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炙焱,原本写满了张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竟布满了剧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……就在这时,他右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软甲如碎纸片般忽然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一道道血流如出闸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水蜂拥流出,瞬间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手臂染成红色。

  炙焱仿佛忽然从噩梦中惊醒,踉跄着后退,抓着自己已经完全失去知觉,耷拉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口中发出极力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呻吟,一双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里,充满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你这拳头,看来也不怎么样嘛。”云澈伸手,嫌恶的【逆天邪神】拍了拍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然后眼神骤然一冷,一拳轰向炙焱。

  炙焱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左臂抵挡,但云澈大道浮屠诀在身,纵然不动用玄力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臂力都高达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万斤,又岂能炙焱所能抵挡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炙焱左臂的【逆天邪神】臂骨瞬间被轰碎成数截,他一声杀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狠狠倒飞出去,整个身体深深陷入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墙之中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,所有人都完全傻在了那里……炙焱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,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孽!炙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少,二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王玄!竟然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瞬间惨败,毫无还手之力!

  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炙焱弱,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手下留情,他攻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拳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全力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面,这个被他们轻视和讥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实力实在太恐怖!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竟然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根头发都没伤到!而他随手一拳,直接将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臂骨击碎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力量!

  一股凉气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脊梁骨嗖嗖上窜……他们之前竟然在一直藐视和嘲讽这么一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!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公孙宇,他整个人贴在座椅上,脸色煞白,全身在惊惧中一动都不敢动。

  云澈身体一晃,已瞬间冲到了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手臂伸出抓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之上,如提小鸡一般将他魁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接从石墙中拽了出来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地上,他低眉下视,看着满脸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炙焱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,你还要么?”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炙焱还没怎么回过神来,就已被云澈直接轰成重伤,他躺在地上,上气不接下气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炙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少……你……你敢动我,炙阳宗……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  云澈眼睛一眯,冷笑道:“你有句话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这个世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拳头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说了算。但没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还敢嚣张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!!”

  云澈声音落下,一脚踩在了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,炙焱眼珠一凸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  “住手!!”

  一直跟在小柒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发老者大喝出声,忽然出手,一道寒光直射云澈而去……瞬间,一股属于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笼罩了整个大厅。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他断然不能再袖手旁观,否则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炙焱真出了什么无法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炙阳宗极有可能迁怒落炎商会。

  “滚开!”

  这个白发老者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境一级,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对云澈已根本构不成威胁,他头也不回,手臂一甩,一记凤凰破破空而出,与那道寒光相撞,一瞬间,寒光便被完全冲散,凤凰破去势不减,直轰老者胸口,老者大吃一惊,慌忙抵御,连退七八步,才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凤凰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衣袖,也已被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焦黑一片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凤凰炎!”老者惊声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云澈甩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所有人都看得,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无疑,不可能有任何作假,而凤凰炎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玄炎!能释放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百分百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整个神凰帝国最巅峰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“哼!”云澈冷哼一声,没应声,也自然不会傻到去否认。

  炙焱知道自己今天踢上了一块铁板,他在惊惧之余,心中所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日后如何将云澈碎尸万段,但亲眼目睹云澈甩出凤凰炎,他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……他这个梁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别想找回来了,凤凰神宗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炙阳宗绝对招惹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他炙阳宗虽被称为神凰第二宗门,但与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。

  “原来……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有眼无珠,这身伤,一点都不冤枉……”炙焱一副求饶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哪还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嚣张和硬气:“早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……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也不敢触犯……兄弟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不解恨,还请留下传音印记,改日我……我一定带重礼亲自登门赔罪……”

  被揍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碎裂,内脏受创,还要眼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赔罪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在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威慑与影响力。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人都已经站了起来,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大气都不敢喘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充斥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,而之前三番两次嘲讽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孙宇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头大汗,双腿打颤,几乎随时都会软倒下去。

  那个老者上前,战战兢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来临,小老儿有眼不识泰山,还让贵客受到惊扰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罪该万死……小柒,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把玄币退还回去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小柒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有些泛白,手忙脚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去取紫玄币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云澈把脚从炙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移开,“你们不必紧张,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脚边这种仗势欺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渣货,别人不招惹我,我也懒得去招惹任何人……你们继续吧。”

  说完,云澈不再理会任何一个人,转身走向出口,众人目送着他一步步离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松一口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敢说话,唯恐引起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。

  走到公孙宇身前时,云澈忽然侧首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他一眼,公孙宇一声惊嚎,双腿一软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……直到云澈走出很远,他才回过神来,差点没当场大小便失禁。

  凤凰神宗统治神凰国五千年,其威名早已根深蒂固,威慑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到了他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……云澈心中不由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着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室也能如此强势,又怎么会发生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室之乱。

  在即将走出大厅门口时,一种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忽然从后背扫过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一顿,瞬间回首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厅中一张张充满着敬畏和些许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他目光从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短暂扫过,微一皱眉后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