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06章 凤凰葵
  公孙宇一口气把价格提到了一千紫玄币,然后斜眼看向了云澈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拍卖会上,他断然不敢有半点嚣张,但在这地下交易会,以他圣剑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,绝对有嚣张跋扈,藐视一些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他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想到,一个只有区区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居然敢在他言语警告之中,还和他叫板竞价。

  圣剑盟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,加上他雄厚的【逆天邪神】财力和骤然提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报价,他本以为云澈会直接被吓住,没想到,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半点变化都没有,无比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一千一百紫玄币!”

  一千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币随随便便就脱口而出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雄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底怎么也不可能做到。公孙宇身为圣剑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之子,一年领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币在两万左右,而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整年修炼所需,拿出一千来买两枚紫晶玉髓,已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且也大幅度超过了紫晶玉髓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。但之前傲气满满,现在冷不丁杀出个人毫不客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报价,他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被压下去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丢脸之极。

  公孙宇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暗咬,但神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轻松:“一千两百紫玄币。”

  “一千五!”没有半点停顿和犹豫,云澈紧随着公孙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喊道。

  厅中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微变,小柒一张脸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笑成了海棠花,之前她并没有把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放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此时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含情脉脉,一双凤眸娇媚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  公孙宇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,一千五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币,这已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费,用这些钱来买两枚紫晶玉髓,这已远远超过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底线。一处紫玄晶矿所孕育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精华所在,是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,其次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紫晶玉髓,一千五紫玄币,都足够买上一两紫脉天晶,买这紫晶石髓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扔钱。

  他转过身来,皮笑肉不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位朋友,看你出手这么豪气,想来家世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显赫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在这神凰城,但凡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世不凡的【逆天邪神】,本公子不说认识全部,但也有七七八八,对你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生啊。莫非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外地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哦……看你这装束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?”

  云澈当然知道这个公孙宇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图,暗中冷笑,也不避讳,直接说道:“你猜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国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,不过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哪里,和这交易会应该并没有什么关系吧?”

  苍风国人?

  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原本还在各种猜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本以为他出手如此阔绰,又毫不忌惮和公孙宇叫板,一定家世不凡,此时听到他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苍风国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轻蔑到极点,甚至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。他们神凰国人,对于其他六国有着近乎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,而六国之中,又以苍风最弱。苍风国人在他们眼中,向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等人。

  “哦……哦!哈哈哈哈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。”公孙宇直接狂笑了起来,之前被云澈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爽感瞬时一扫而空:“难怪对这紫晶玉髓如此上心,想来在你们苍风国,应该从来见不到这上等宝物吧?既然如此,那本公子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愿意拱手相让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公子有些好奇,你要这紫晶玉髓做什么呢?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本公子一样,为武器增加灵性?哦不对,在你们苍风国,一把天玄器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顶级至宝了吧?这紫晶玉髓也用不上啊。再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只有地玄境,嘿嘿,好像驾驭个天玄器都够呛……要说作为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源……嗯?苍风国莫非也有人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玄舟?”

  厅中顿时响起阵阵毫不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哄笑,在苍风国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他们之中纵然实力地位最低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油然而生一种人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讥笑一个下等人,还需要藏着掖着?

  在报出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人后,云澈便知道会出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,他面不改色,懒得和这些人废话一个字,拿出一千五百紫玄币,然后从小柒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拿过放置着两块紫晶玉髓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盒。紫晶玉髓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在足够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晶矿中才会孕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华,有着一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灵性,所以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增加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增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如何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效果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会尝试着多入手几枚。

  而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件交易品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此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小柒再次从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手中拿过一个玉盒,笑意盈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第二件宝物呢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株药材,虽然它并没有紫晶玉髓那般华贵,但在稀有度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还要超过紫晶玉髓哦。”

  一边说着,小柒已经打开了玉盒,一株闪烁着红光,形似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植被呈现在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而随之,玉盒又被马上合上,以防其药力流失。

  “哦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!”一人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听到凤凰葵三个字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一下子落在那个玉盒上……看来可以提前走人了。

  “没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株刚刚生长成熟,毫无损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哦。”小柒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各位公子都知道,凤凰葵不但可以入药、锻经、通玄,还对修炼火系玄功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冲击瓶颈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。只不过,哪里一旦出现凤凰葵,都会第一时间被凤凰神宗全部收走。而奴家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株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整个神凰帝国,除了凤凰神宗之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,就连黑月商会,都不可能买到了……所以各位公子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可千万不要错过哦,否则,要等到明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时候才有可能买到。”

  小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听上去有些夸张,但云澈知道并不虚假,因为他昨天就去过黑月商会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连那里都没有了凤凰葵。小柒一说完,他就直截了当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低价多少?”

  小柒的【逆天邪神】水眸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微微一转,声音软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看来这位来自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子对这凤凰葵也很感兴趣,这株凤凰葵,低价一千紫玄币。”

  凤凰葵虽然稀少,但绝非什么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而且入药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和流失率,对于不修炼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而言,并无什么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,所以一千紫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委实过高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把着“最后一株凤凰葵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噱头漫天要价,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基本都表现出毫无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小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刚一说完,云澈便紧接着出声:“两千紫玄币,我要了!”

  身怀千万紫玄币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底气无比之足,他现在只想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拿到这株凤凰葵,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……排位战还有半个月就会到来,时间对他来说每一分一秒都格外贵重。

  “我靠!”不少人当场低呼出声。

  花一千五百紫玄币买两枚紫晶玉髓……现在居然一口两千紫玄币买一株凤凰葵……

  这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是【逆天邪神】钱多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脑子秀逗!?

  报出一千紫玄币之后,小柒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还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忐忑,因为她很明白这个价格确实有点虚高,但没想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才刚一说完,价格便直接暴涨了一倍,她瞬间心花怒放,一张脸也变得光彩莹然:“这位来自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子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豪爽大气,直接出价两千紫玄,奴家最喜欢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子了……还有哪位公子愿意出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价格吗?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年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株凤凰葵了哦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过,就算有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钱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买到了……”

  其他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无声……笑话,除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火系玄功到了瓶颈,或者急需用来炼制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否则谁会花两千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币来买一株凤凰葵。小柒见无人回声后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云澈:“恭喜你这位公子,这株凤凰葵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了,可要小心拿好哦。”

  云澈干净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交出两千紫玄币,然后拿过装着凤凰葵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盒……凤凰葵到手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已达到,接下来,他只需找个地方用天毒珠淬炼乾坤丹,然后用大概两到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炼化,玄力应该足以提升到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,面对凤凰神宗时,也就有了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。

  至于后面卖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,他已经毫无兴趣。云澈刚要准备起身离开,忽而,一个大笑声从外面传来:“哈哈哈哈!小柒姑娘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好意思,路上遇到几个不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,随手教训了一下,所以来晚了,小柒姑娘可千万不要怪罪。”

  这个声音粗壮厚重,而且充斥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霸道,随着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,一个身材高大魁梧,身着轻甲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昂首阔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进来。这个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,身材虽然比不上夏元霸,但也格外魁梧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裸露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,每一块都高高鼓起,还闪动着金属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泽,让人仅仅用目光都能感受到其中爆炸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呈赤色,根根朝天竖起,就如一簇燃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身上,也散发着浓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系玄功气息。

  一看到这个高大男子出现,厅中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变,就连之前一脸嚣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孙宇都神色一紧,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之色。

  看到这个人,小柒就如同看到了亲爹一般,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全部绽开,脚步袅娜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动迎了上去:“哎唷!炙公子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话,你能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奴家万世修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幸,怎么可能会怪罪……来,炙公子快请上座,交易会才刚刚开始,重头戏还没有到呢,相信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重头戏’,炙公子一定会很感兴趣,绝对不虚此行哦。”

  “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神态这么嚣张。”云澈右边座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同伴低声询问道。

  “你没听到小柒姑娘喊他‘炙公子’吗!他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炙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什么!炙阳宗?神凰帝国仅次于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宗门?”

  “没错!这个人叫炙焱,是【逆天邪神】炙阳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少!天资极为妖孽,今年才二十八岁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步王玄,据说已经在冲击王玄之境!在这神凰帝国,除了凤凰神宗,没有谁惹得起他。”

  “小柒姑娘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头戏,那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要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本少今天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要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柒姑娘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葵。”炙焱满脸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瓶颈已经松开,突破在即,急需凤凰葵相助,但那混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又把凤凰葵全部卷了个空,好在小柒姑娘这边还有一株。这株凤凰葵,本少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定了,谁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本少抢……嘿嘿。”

  炙焱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,和云澈没半毛钱关系。他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准备直接掉头离开,但听到炙焱口中说到“凤凰葵”三个字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顿时停顿……

  又特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日了狗了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