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05章 地下交易会

第405章 地下交易会

  “有没有清点过凤玉殿都丢失了些什么东西?”凤横空怒眉道。

  凤熙辰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答道:“花洺海以往窃取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,不过,凤玉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与紫脉神晶都没有半点减少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少了被使用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株凤凰葵。想来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贼子在触动守护玄阵后心神大乱,随手抓了件东西便匆忙逃走。”

  “半株凤凰葵?”凤凰葵虽然稀少,但对凤凰神宗而言,也算不得什么太过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凤横空冷哼一声:“就算什么都没少,就凭他胆敢闯我凤凰神宗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寻死路。从即日开始,在全帝国范围追查花洺海行踪,若能活捉带回最好,若难以活捉,就地格杀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儿臣即刻便去下令。那花洺海就算有通天之能,也别想逃过我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。”凤熙辰保证道。

  “此事,便交给你去办。花洺海能裕蓿恚∷谖曳锘松褡诎踩唤觯涞蒙献魑阅愕摹灸嫣煨吧瘛靠佳椋〔灰秒奘!br/>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皇,儿臣定然不让父皇失望。”

  凤横空转身准备离开,脚步迈到门口时停顿下来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排位战开始之前,雪児都会在栖凤谷潜修,栖凤谷周围五十里,任何人,就算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不得靠近半步!但朕依然有些不放心,你下令追查花洺海之时,安排一些人守在栖凤谷东、西、北三面,绝不许任何人靠近,如果谁敢惊扰到雪児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格杀勿论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儿臣马上去办。”

  凤横空离开之后,凤熙辰稍稍舒了一口气,沉默了许久后,又开始焦躁起来,他在殿中踱步了几十个来回后,终于眉头一皱,低声道:“赤火,进来!”

  一道火光闪现,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如瞬移般现身在凤熙辰面前,躬身道:“皇子有何吩咐。”

  “你马上离宫,这些天,在神凰城范围秘密寻找一个叫‘云澈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他要来参加七国排位战,半个月内一定会出现……也说不定已经来了。发现他之后,马上将他暗中格杀……记住,做的【逆天邪神】越隐秘越好,杀了之后直接毁尸,最好什么痕迹都不要留下!”凤熙辰眼神阴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皇子。”凤赤火点头应允。

  “记住,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,不要让任何其他人知道!包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。”凤熙辰脸色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凤赤火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色彩一闪而过,然后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老奴定然不会让皇子失望……老奴告退。”

  凤赤火离开,凤熙辰双手攥起,双目中闪动着阴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,他低吟道:“云澈……不亲手杀你,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!但排位战之前,你非死不可!待灭了苍风国,那段刻骨之辱,也会永远被埋在我脚底下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第二天,云澈按照紫极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来到了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落炎商会。

  到了之后,云澈才发现,这里果然如紫极所言,虽然挂着商会之名,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正统的【逆天邪神】商会,准确说来,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地下交易所!而且规模并不大。这片区域之中,同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交易所存在着不少,而且都挂着商会之名。

  不过,只要能买到凤凰葵,是【逆天邪神】商会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黑市,倒并不重要。

  云澈在一处偏僻的【逆天邪神】暗巷,看到了刻印着“落炎商会”四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牌匾。牌匾下方,正婷婷站立着一个妙龄少女,看到云澈走近,她主动迎了上去:“这位公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参加落炎交易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还请姑娘带路。”云澈表情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当初在沧云大陆,他接触过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市,这些黑市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人引入交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同时还要缴纳高额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入场金”。

  那个接引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道:“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落炎交易会将会有多件珍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售卖,所以入场金要比平常略高,需二十紫玄币。”

  二十听上去不多……但二十紫玄币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二十万黄玄币!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入场金”!

  云澈没有多言,痛快的【逆天邪神】交上二十紫玄币……眼前这个小姑娘,绝不可能想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身怀着整整千亿黄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巨款。

  “公子请随我来。”

  少女收下紫玄币,带着云澈走进暗巷,在几次道路的【逆天邪神】转折后,走入一个隐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空间,这个空间并不宽阔,一共也只摆放了三四十个座位,此时这些座位上,散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坐着二十几个人。这里虽然偏僻隐蔽,但这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着却无不华贵至极……连高达二十紫玄币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场费都愿意交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身家自然绝不简单。

  云澈进来之后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纷纷瞟了他一眼,在感知到他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后,脸上无不露出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然后把脸别过去,再也不看他一眼。不满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,这在苍风国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得一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天才,但在神凰帝国,却也只能沦为中下流而已,在这些自诩上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眼中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云澈也自然不会理会任何人,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。

  云澈之后,却也没有其他人再进来,没等多久,一个娇媚入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:“各位公子,让你们久等了呢。”

  暗门打开,一个身材丰满,体态婀娜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缓步走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跟着一个头发半百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。女子一身贴身黑衣,曲线尽露,一双媚眼宛若桃花,水汪汪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在场所有人,几乎要勾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魄。

  “唷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柒柒,你可终于来了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都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望眼欲穿了。”一个蓝服青年站起身来,眼睛直勾勾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走进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一副色与魂授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。

  “咯咯咯咯……”女子掩唇而笑,声音酥软骚媚:“公孙公子总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心急,奴家向各位保证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,一定不会让各位失望。各位公子可要瞪大眼睛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奴家,过会竞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千万不要留情哦。哦对了,几位初次见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子,奴家小柒,是【逆天邪神】落炎交易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持,以后可要经常光临,常来看看奴家哦。”

  这个名为小柒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言语娇媚,姿态妖娆万千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男性虽然表面上依旧一本正经,但都食指晃动,暗流口水。若说真正淡定如初的【逆天邪神】,基本也只有云澈一人……因为这个狐狸精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妻子相比,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太远,让他纵然调动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,也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趣。

  “本公子哪次出手让小柒柒失望了。”被称作“公孙公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色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小柒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今天要拍卖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中,有没有小柒柒你这件宝物呢?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本公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败尽家产,也要买下来。”

  “咯咯,公孙公子真坏。”小柒伸手掩口,给了公孙公子一个风情万种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波,直把他迷得全身发软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  交易会总算进入正题,小柒伸出,从身后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拿过一个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盒,她双手捧着玉盒,媚眼从每一人身上扫过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玉盒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枚紫晶玉髓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处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晶玉矿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精华所在,以它驱动玄舟,一枚紫晶玉髓可驱动一艘十万斤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飞行一百个时辰,而将其倾注在有灵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上,可大幅度增加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哦。”

  紫晶玉髓……可以增加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?

  云澈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灵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之器,但其灵性并不高等,目前表现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离手后自动回归,以及愤怒时发出龙吟,如果可以让它具有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,无疑对自己会有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裨益。

  他只为凤凰葵而来,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紫晶玉髓。这个地下交易会规模虽小,但卖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不简单,也难怪入场费如此之高。

  “哦!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紫晶玉髓!”那个公孙姓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脸上露出了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:“这东西,本公子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找了好久了,没想到小柒柒手里就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枚……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柒柒!快说,这两枚紫晶玉髓的【逆天邪神】低价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少?”

  小柒手托起玉盒,媚眼眯成一条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缝:“六百紫玄币,公孙公子应该知道紫晶玉髓的【逆天邪神】珍贵,所以这个价格,一定都不贵哦。”

  “六百……嗯,这个价格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厚道。”公孙姓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笑眯眯道,他半转过身,向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抱拳,道:“各位朋友,在下圣剑宗公孙宇,急需这紫晶玉髓提升爱剑灵性,还望各位朋友高抬贵手,让给在下。”

  “圣剑宗公孙宇”几个字一出,不少在场之人顿时色变,准备竞价的【逆天邪神】念头也一下子压了下去。圣剑宗虽不能和凤凰神宗相比,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赫赫有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一,在神凰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招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霸。而这个公孙宇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剑宗现任宗主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。

  一个懒洋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这时响起:“公孙老弟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交易会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价高者得之,你这样玩,让小柒姑娘还怎么做生意?小柒姑娘不说什么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公孙宇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大笑了起来,向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一拱手,道:“纳兰兄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兄弟我一时见猎心喜,有些激动了,绝对下不为例。”

  一听“纳兰”二字,场中之人再次色变……纳兰世家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头之一,而且和圣剑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世交。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名纳兰雄,在纳兰世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同样显赫无比,他看上去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斥责公孙宇,实则,却在以两家之威名,向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所有人施加压力,让他们断然不敢和公孙羽宇竞价。

  “两枚紫晶玉髓,六百紫玄币,我要了。”公孙宇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而这时,一个平淡之极,却又极不和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从一个角落中传来:“七百紫玄币。”

  公孙宇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锁,转过头来,目光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他扫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,眸中闪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……但对方有胆子和他竞价,说不定身家显赫,他也不敢贸然得罪,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位朋友,看来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并不想给我公孙宇这个面子?”

  云澈淡淡一笑,道:“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紫晶玉髓,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公孙宇嘴角微动,脸色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沉了下来,他冷笑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交易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争夺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子。既然你也想得到这紫晶玉髓,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……一千紫玄币!”

  第405章地下交易: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