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02章 紫前辈
  紫衣老者站在那里未动,也没有发出声音,因为他无法确定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试探、故弄玄虚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现了他……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就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而这时,云澈却再次出言:“前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我便当做是【逆天邪神】默认了。黑月商会有今日成就,诚信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准则,相信前辈也不会允许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出现言而无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人。”

  风朝南哈哈大笑:“第七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辈?哈哈哈哈!那么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内部,别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一个废物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也别想探知到里面半点动静,你这装模作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可真像个可笑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丑。”

  云澈冷然一笑,没有再说话,在各种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下,走到了一个玄阵前方……他已大致了解了这个水晶台对天资的【逆天邪神】判定标准,骨龄,还有力量强度……而非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那么按照这个判定标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自己再怎么也该比这个凤朝南强。

  云澈伸出双手,微一提气,“炼狱”瞬间开启,双手以“陨月沉星”猛然轰出。

  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有五千多年,而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水晶台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比神凰⌒帝国还要长久,绝非寻常。云澈炼狱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威力绝对恐怖绝伦,但打在玄阵上时,同样没有带起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一瞬间被玄阵全部吸收,毫无外溢。

  铮铮铮……

  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柱猛然亮起……从赤色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直接飙到了青色。五种颜色同时亮起所叠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直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双耳一阵嗡鸣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悯准备看笑话,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让他们全部一下子呆滞了过去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风朝南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下子僵硬,双目瞪大,失声道: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

  水晶柱光芒上升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减缓了下来,但并没有停止,在青色光柱上继续向上,然后毫无阻滞的【逆天邪神】冲破了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,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柱随之亮起。

  “哇啊啊!!”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所有玄者都发出了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……但,水晶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却依旧没有停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继续向上,再向上,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柱快速变成了湛蓝色,然后只听“铮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……

  最顶端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柱,绽放出了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……七种色彩全部亮起,整根水晶柱顿时变得彩光琉璃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紫色向下蔓延,逐渐吞噬了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让整根水晶柱都变成了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。这些紫色持续了整整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才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散去,云澈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之中,也快速凝化出一个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也闪耀起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。

  黑月商会第七层,一直站在窗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衣老者脸上剧烈动容,他目光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云澈,良久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几个字:“地玄境……不可思议……”

  这个成绩,也同样出乎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而其实,水晶台判定天资的【逆天邪神】标准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参照于年龄和力量,同时还关系着当前玄力等级下所能发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强度。云澈地玄境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却可以发挥出媲美王玄中期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强所在,这一点,可以说整个天玄大陆,都无人可及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全部惊呆当场,一个黑煞国排位前五十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玄者只能打出黄色,凤朝南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长老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弟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,对他们而言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穷尽一生都不可企及。而这个明明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居然打出了……如梦幻一般不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!!

  这代表他在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判定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,在整个天玄大陆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级!紫色与青色,中间虽然只隔着一个蓝色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代表着两个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两个层面,两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!青色在黄色面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高不见顶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,但在紫色面前……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出现问题了……不可能!”盯着那还未完全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光芒,凤朝南全身发抖……出生在神凰城,他比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人,都明白紫色意味着什么。因为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玄者,一共也只有一个人打出过紫色,就连蓝色,也没有多少,他怎么也无法接受,一个来自六国,玄力只有地玄境,一个根本不配入他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居然打出了代表着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!

  他虽然在低吼着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出现了问题……但他同样比任何人都清楚,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这三十二个玄阵,据传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帝君之手,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比神凰帝国还要久,怎么可能会出现问题。

  云澈转过身来,面向凤朝南,淡笑着道:“凤朝南,现在结果已出,你应该没忘记我们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赌吧?那你还站着干什么?还不跪下来磕头喊爷爷!”

  “你!”凤朝南脸色变得漆黑……在这之前,打死他也不会相信一个只有区区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能打出青色以上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神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。别说他一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层弟子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人,都绝不可能接受下跪叩首,还有喊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,否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辈子,都将背负上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。

  “你一个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怎么可能打出紫色!”凤朝南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出现了问题……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动了什么手脚!想让我凤凰神宗风朝南向你下跪……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云澈冷笑:“凤凰神宗号称天下第一宗,威风八面,让人神往,没想到这弟子不但目中无人,狂妄无忌,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言而无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人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大失所望。不过你抵赖不掉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朋友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见证!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不要了,大可以就这么夹着尾巴逃的【逆天邪神】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这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遍全城,再传到你宗门耳朵里,让他们知道你当着六国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在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把整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都给丢了,不知道会不会把你赶出凤凰神宗呢……哦不,凤凰神宗以血脉为最大禁忌,不会把任何弟子赶出去,而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直接清理门户?”

  凤朝南刚来这时,周围那敬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让他全身舒爽不已,但现在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就如一把把尖刀锥刺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……如果只有他和云澈单独两人,他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把云澈杀了,让这事再无第三人知道,但这里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,还有十几万人当场目睹,他平生第一次有被逼到绝路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“我堂堂凤凰神宗,这一代也只有一人打出过紫色!你一个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怎么可能打出紫色!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出现了问题……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下跪!这个结果,任谁都不会承认!居然还试图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来吓唬我?哈哈……哈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至极!”

  凤朝南强笑着吼道,但最后一句话明显底气不足。

  这时,一个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从空中传来:“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,你狂妄生事在先,却不认赌服输,现在反而质疑我黑月玄阵!?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凤云止亲临,都没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!”

  这个声音并不响亮,但每一个字,都如山岳一般狠狠撞击着心魂,声音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之高,简直难以想象。风朝南抬头看向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七层,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忌惮,他慌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紫前辈!紫前辈息怒,晚辈……晚辈绝对没有质疑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”

  “没有?那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听觉出现问题了吗?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喝问道。

  风朝南顿时面如土色,半天不敢言语……

  一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层弟子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这个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,云澈心中微微惊讶,他抬头道:“晚辈感谢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正之言。”

  “我黑月商会以诚为第一准则,最见不得言而无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卑鄙之人。但,这小辈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若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下跪叩首,辱及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凤凰神宗,极为不妥,对你,也无半点好处,你也该适时收手。”

  “前辈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欣然道:“晚辈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惯他目光无人,辱及我六国玄者,所以才让他长点记性而已。”

  他转向脸色难看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朝南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位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辈已经在为你求情了,那我当然也要给前辈面子……你这头,就不必磕了,爷爷也不用叫了,不过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让你这么走了,那这个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白打了?我们六国玄者,呵,也就白被你骂了!所以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得留下点东西!嗯……”云澈手托下巴,眼睛眯成一条缝,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打量着风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:“你这身衣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脱下来给我吧……前辈,晚辈这个要求,不算过分吧?”

  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:“凤凰衣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标识,宗外弟子无人敢仿,更无人敢穿。虽不知你要这凤凰衣何用,但比起你们所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仁慈。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,对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让步,你可还有异议?”

  凤凰衣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弟子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象征,被脱下来,无疑等于被扒掉脸皮。但这个结果,无疑要比磕头好上千百倍,再加上来自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他哪还能再多说什么,他咬着牙,把凤凰衣一扯而下,甩给云澈,然后迅速换上其他外衣,用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盯了云澈一眼后,头也不回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“在你把比你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称之位垃圾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也就意味着你承认在比你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面前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!凤凰神宗发展到今天用了五千年,实属不易,你就算没能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长脸,也别总以凤凰神宗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到处丢人现眼,让人不齿!”云澈向着凤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,然后也不管凤朝南作何反应,转过身去,走向那个他之前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此时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充满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,再也没有人因他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而小看他,同时还有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,毕竟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替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玄者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面前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了一口气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面对风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还有水晶台上那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,都让他们在敬畏感激之中,无法提起靠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。云澈走向玄阵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迅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让开,一直目送着他走入那个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完全消失在玄阵之中。

  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将云澈送入了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七层……一个整个天玄大陆都没有多少人能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