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01章 赌
  红衣男子分开人群走了过来,脚步散漫,姿态傲慢,嘴角挂着一丝不屑和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,就如俯视众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,他前胸微挺,那枚凤凰徽记灼灼生辉,向所有人宣告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能从六国远道而来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心高气傲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层人物,但面对这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他们却感受到了一种巨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……六国与神凰帝国虽并称七国,但六国纵然联合,也不可能撼动神凰帝国半分,它们每年都要对神凰帝国进行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供奉,从不敢中断。说摹灸嫣煨吧瘛垦听一点,六国在神凰帝国面前,就如附属国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在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面前,六国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政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界势力滔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到了神凰帝国都要夹着尾巴做人。

  而凤凰神宗,则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霸主!在大陆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,凤凰神宗,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个层面和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何况,这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!

  所以面对这个凤凰神宗弟子放肆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这些在本国心高气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敢怒而不敢言,看向这个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三分愤怒,七分畏惧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与虎立羊群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让这个凤凰弟子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然和得意,声音也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耳:“你们这些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早『长『风『文『学,x的【逆天邪神】滚离这里为好,黑月总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这些低等人配进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你们堆在这里只会脏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污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皱……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他见过不少,但口气如此狂妄,甚至毫无顾忌的【逆天邪神】侮辱在场,以及六国所有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倒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。也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凤凰弟子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目中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个凤凰弟子在他国玄者面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一出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玄者无疑更加愤怒,终于,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控制不住,气愤道:“你……你嚣张什么!每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都有强弱之分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也不例外……谁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货色,说大话谁不会,有本事……你去把玄阵打开给我们看看!”

  他说刚一出口,人群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忽然传来一个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我想起来了!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三十九长老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弟子凤朝[1]南!我两年前在神凰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强名单上看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”

  这个声音一传出,人群之中顿时一片哗然,人们看向这个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顿时剧变,变得更加畏惧……而之前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年轻玄者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。

  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长老级人物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弟子!在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上,位列百位之内!!

  凤朝男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!没想到你们这些小国玄者,居然也有人知道我凤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名……嘿,你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看我能不能打开这黑月总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么?那我就让你们来开开眼,好好看看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与你们这些小国垃圾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!”

  “闪开!”

  凤朝南向前三步,站在一个玄阵面前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摆了一个姿势,懒洋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可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。”

  声音落下,他手掌之上迅速燃烧凤凰炎,然后猛然轰向前方玄阵。

  霎时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玄力被玄阵完全吸纳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水晶柱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、橙、黄全部点亮,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继续上升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亮绿色……却依然没有停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减缓速度继续向上,最终,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也堪堪被点亮,持续了大概三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后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才逐渐褪去。

  玄阵快速旋转,然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起一个传送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为青色,凤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也被蒙上了一层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意味着这个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门,只有凤朝男可以进入。

  绿色,便代表有了进入黑月总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而这个颜色,也意味此人在黑月商会眼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!而凤朝南不仅有进入黑月总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绿色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,这个判定,代表着他在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判定标准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才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!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玄者全部惊呆,一个个脸色憋得通红。

  凤朝南收回手,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,但神态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漫不经心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嗯,随手来了一下,倒也马马虎虎。你们这些小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,知道青色意味着什么吗?啧啧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算了,因为别说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、四层,你们这辈子想进入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、二层,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痴心妄想,你们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赶紧滚蛋,别堵在这里妨碍走路,还丢人现眼。”

  说完,他轻蔑之极扫了脸色通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国玄者一眼,狂笑一声,走向了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脚刚要踏进去,身后,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一个不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我还以为凤凰神宗一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弟子能有多大能耐,原来也不过如此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狂妄,可要超过实力千万倍。”

  这个声音一出现,人群顿时一片哗然,纷纷看向了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凤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止,整个人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过身来,目光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在随意探知了一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后,脸上露出了不屑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:“刚才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你?”

  刚才出言的【逆天邪神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云澈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愿意多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甘受嘲讽而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凤朝南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嘲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六国玄者,也当然包括他在内……而这倒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云澈绝对不能忍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面前比他还要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比如凤熙辰。

  凤朝南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自然惊人,但云澈又怎么会被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所影响,他冷笑一声,道:“没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凤朝南大声狂笑,就如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:“我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大人物,原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……哦不,连垃圾都算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这玄力修为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,在我眼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物,居然也敢对我口出狂言?你这胆子,倒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小。”

  他眯着眼睛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一根手指:“你信不信我要杀你,只需要一根手指头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惜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月总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,不能私斗,我总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给黑月总会面子的【逆天邪神】,否则,就凭你对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句话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现在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具尸体!死在我手里后,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子,甚至太子,我也保证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帝会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派人来收尸,除此之外,连屁都不会多放一个。”

  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中,玄力比云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比皆是【逆天邪神】。云澈忽然出声,他们本来还惊喜了一下,以为出现了一个可以杀一下这个凤凰弟子威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他们在知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只有地玄境后,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望之极,甚至觉得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疯了……只有地玄境,居然敢和一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级弟子叫板。

  “不过,你要现在跪下来向我磕三个响头,然后喊三声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一命,让你平安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神凰城,毕竟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孙子,当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忍心下手啊,哈哈哈哈。”凤朝南轻蔑而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……没实力还出来充大头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板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踢的【逆天邪神】吗!他们已经可以预想到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惨下场。

  “磕头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一斜,脸色毫无惧色,反而淡笑了起来:“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。凤朝南,那我们就打个赌如何,我对这黑月总会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有兴趣,今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能进去看看。如果我没有能力和你一样才进到第三、四层,那别说磕头,我这条命,随便你处置,如果我能让这水晶柱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亮到青色以上,嘿……那你就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在我面前跪下磕三个响头,然后喊我三声爷爷……这个赌,你可敢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。之前被玄阵弹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黑煞国玄者大声提醒道:“你疯了吗!赶紧收回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别说青色,要亮到绿色都比登天还难!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初期,也才亮到黄色,你一个地玄境,简直……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取其辱。”

  “算了,殷师兄,不用管他,他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子。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门连忙出声道,唯恐因此被凤朝南迁怒而惹火上身。

  “你?跟我赌?青色以上?”凤朝南眼角抽搐,脸色痉挛,然后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,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仰后合,上气不接下气: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辈子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……一个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……居然妄想着打出青色以上……还和我打赌……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周围玄者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已经变得犹如在看一个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。云澈冷眼看着凤朝南在那狂笑,在他好不容易止住笑后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敢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不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好,我就放你一马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可宝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不想过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浪费在在一个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身上。”

  凤朝南狂笑停止,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:“你说我不敢?嘿……死到临头,还不知天高地厚的【逆天邪神】愚蠢废物,凭你,还没资格和我玩赌。不过,我今天心情忽然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就陪你玩玩好了,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打到青色以上,别说磕三个响头,喊三声爷爷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磕一万个头,叫一万声爷爷都没问题。来来来,赶紧打给我看看,让我好好见识见识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打出青色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很好。”云澈点头,他忽然抬头,看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上方:“这个赌约既然已经成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黑月总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成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么,就由在第七层一直看着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位前辈做个见证如何?”

  黑月商会第七层,一个全身紫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站在窗边,如雕塑般一动不动,已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广场很久。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遥遥传来时,这个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微微一震,脸上露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……他仔细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发现对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直看向自己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角度分毫不差!

  他竟然能发现我?紫衣老者心中一阵震惊和难以置信……

  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七层,距离地面足有五百丈之高,从广场水晶台到黑月正厅的【逆天邪神】横向距离,也有着数百丈之遥,同时,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地窗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昂贵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材料所封,从里面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外面,但从外面却无法看到里面一丝一毫。再加上紫衣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强大无比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百丈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都难以发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……但这个玄力气息明明只有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竟然能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?!还知道我在一直看着他们!

  其实,发现这个紫衣老者一直在第七层看着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当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。

  [1]:朝:zhao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