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99章 神凰城
  “另外一件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?”凤横空声音含怒道。神凰帝国称霸多年,权倾天下,其他六国对神凰帝国从不敢有任何触犯和忤逆,神凰皇子到了六国,其帝皇都要恭恭敬敬,唯唯诺诺,他断然没有想到,竟有一国皇室敢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出手!而且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国力最为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!

  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挑战他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权威,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可想而知。

  而事实上,苍万壑绝对没有号令他人攻击神凰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,而且就算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,且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级高手都在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号令之下,这些苍风强者也绝对无人敢出手……自始至终,对凤熙辰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云澈一人而已,而且他还一直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让他人被卷入——夏倾月想要出手助他,都被他喝止。因为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纵然知道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也绝不会甘心受气。

  苍万壑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出言帮助了凤熙辰……但很可惜,凤熙辰为了掩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狈和耻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矛头指向了苍万壑。

  而这,也在不久后,无形间加快了苍风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降临。

  “另外一件事,与七国排位战有关。”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得慎重:“这两天,儿臣已分别接到了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排位战之日,四大圣地都会派人亲临战场。”

  “哼!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他们顶多出现一个,一旦太古玄舟出现,四个圣地便会一个不少。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证,实则,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太古玄舟!他们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,我们从来都别想捞到半分,出现在我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,他们却总想着要捞一杯羹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岂有此理!”凤横空声音不善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惹,也不怎么惹的【逆天邪神】起四大圣地,他绝不会让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踏上太古玄舟。

  “不过这一次,他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有点不同寻常。”凤熙铭道。

  “不同寻常?”凤横空抬目:“难道还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帝、海皇、天君、剑主亲自来了不成!”

  凤熙铭道:“这些圣地之主当然不会亲自前来。皇极圣域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,据说还会带一个关门弟子前来观战……这个弟子据说天资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在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都难得一见,曾引起过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。至尊海殿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姬千柔……”

  “什么!姬千柔?为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来!”听到“姬千柔”这个名字,凤横空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失声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怒自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竟然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。

  “这个……儿臣不知。如果到时候父皇不愿出面,便交由儿臣接待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威剑域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浣剑域第七长老凌坤。这三处圣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都算正常,但日月神宫,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夜星寒。”

  “夜星寒?”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皱:“天君夜魅邪长子……少宫主夜星寒?他来干什么!”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儿臣速来向父皇禀报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凤熙铭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太古玄舟万年无因无果,四大圣地虽然依旧上心,但这么多年过去,兴趣早就锐减,这些年派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基本都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人物,日月神宫没有理由让夜星寒前来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为了观七国排位战,或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历练,则更不可能!所以儿臣想,夜星寒亲来,极有可能……”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紧,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有可能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雪児!”

  凤横空微微一愣,随之勃然大怒,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瞬间崩裂:“你说……什么!?”

  凤横空骤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让凤熙铭心中一凛,但丝毫不觉得意外。因为他所提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雪児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心目中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在凤横空心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性,甚至要超过整个凤凰神宗!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……触之必死!

  对凤熙铭而言,同样如此!“雪児”对他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其他无论什么,都不可取代。他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应该也听闻,十年前,夜星寒修炼成了日月神宫断绝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门邪功,从而实力暴增,而这门邪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需以体质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为炉鼎,所以这些年,夜星寒暗中搜寻大量有着特殊体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同时,他好色成性,无女不欢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皆知……雪児三年前在皇城短暂露面,即被封为天下第一美女,同时她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之体,夜星寒岂能不心存觊觎……这次他亲自前来,九成九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雪児而来!”

  凤熙铭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,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与恨意,仿佛恨不能将那个要打“雪児”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亲手碎尸万段,惟独每次提到“雪児”二字时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怒都会忽然化作轻柔,如同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最宝贵、最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眼,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之中,都投射出难以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痴迷。

  “混账!!!!”

  凤横空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浑身发抖,暴怒出口,他看着凤熙铭,忽然飞起一脚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踹在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上。

  噗!!

  措手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铭狂喷一口鲜血,身体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上,他捂着小腹,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……”

  “哼!你这个孽畜,还有脸叫朕父皇!”凤横空指着他怒吼道:“雪児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皇妹,你居然敢对她心存欲念!朕本以为这两年来你已以意志克服此魔障,没想到,你竟丝毫未改,甚至在朕面前都控制不住表露出来!你让朕太失望了!”

  凤熙铭双膝跪地,神色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……儿臣知错……儿臣知道此念为天地论理不容,罪无可赦,儿臣这些年一直倾尽全力想要压下次念,但……但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所能抗拒……儿臣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做到……而且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儿臣,三弟、四弟、七弟……还有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凤横空双眉倒竖,全身散发着骇人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:“雪児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赐予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瑰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千年来我们能与圣地比肩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希望!谁都别想染指!这个世界上,也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雪児!别说夜星寒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君夜魅邪亲临,也别想打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!你们这些逆子……你们最好把这些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全部给朕一辈子死死压在心里,若敢有半点念想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朕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儿子……朕也会亲手废之!”

  凤熙铭慌忙道:“父皇息怒……父皇放心,儿臣从未忘记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兄,儿臣向父皇保证,终生不会做任何让雪児不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谁若敢欺凌雪児,儿臣就算拼了命,也会让他万劫不复!三弟他们同样如此……我们都把雪児视为世上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珍宝,又怎么会做任何伤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否则,我们自己,都不会原谅自己。”

  “最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!”凤横空怒意未消,他转过身去,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现在在栖凤谷潜修,排位战那日,雪児也会到场观战,毕竟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出生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七国排位战。到时候,你给朕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越远越好,你若敢靠近到雪児十丈之内,朕打断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腿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凤熙铭垂下头,一脸黯然。

  “下去吧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事,朕记下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儿臣告退。”

  凤熙铭起身,脚步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出神凰大殿。

  远离神凰大殿后,凤熙铭停住脚步,伸手擦去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头部抬起,看着苍穹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片巨大阴影,脸上不断交织着迷恋、愤恨、不甘,和决绝神情……

  “雪児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……为了你,我可以不惜一切……就算你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我也绝不犹豫……等我当上神凰之帝,成为凤凰宗主……就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得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……夜星寒……你若敢打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……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……老子也一定会废了你!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同一时间,云澈在经过了十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夜兼程后,双脚终于踏在了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神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透着一股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,倒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候要比苍风皇城暖上一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修炼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极多,尤其又以凤凰神宗为首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之地凤凰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位于神凰城之中,从而让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充斥着过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。

  虽然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早有心理准备,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喧嚣,依然让他小吃一惊。

  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小足足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十多倍,尽管如此,纵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人口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惊人,无数穿着各类服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穿梭纵横,其中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成群结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而且几乎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都释放着极其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……这些人中随便挑出一个,在苍风国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宗之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级别。

  显然,这其中有很多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参观七国排位战而提前到来。在开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日和前几日,喧嚣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必然还会成倍增长。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城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、氛围,还有实力层面,断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可以相提并论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。”

  云澈不由得感叹道。

  他并没有易容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只在苍风,在这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,根本不会有人认识他。而且神凰城强者无数,易容一旦被发现,反而会引起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,从而有可能引起大麻烦。

  不过在需要报上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也自然不会用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“看上面!”脑海之中,忽然响起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云澈马上抬头看向上方。

  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不时有一艘艘舟状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物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飞梭而过,这些飞行物或高或低,或大或小,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几丈,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有近二十丈。这种东西,云澈在苍风国虽然没有见过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说过,但当年在沧云大陆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过不止一次……

  玄舟!

  一种奢侈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工具,有着诸多飞行玄兽无法比拟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。但其造价极其不费,其动力来源——玄石和玄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昂贵,一台普通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其飞行一个时辰所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石玄晶,折算成玄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寻常人家目瞪口呆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数字。所以,拥有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极其之少,而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则更少……在苍风国,拥有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估计只有皇室和四大宗门,但也从未见他们开起过。

  但在这神凰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舟漫天飞,其国力之强,足见一斑。

  目光绕过这些玄舟,在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上,云澈赫然看到了一片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……就如一块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黑云,遥遥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在苍穹之上,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照耀向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辉。其形状,还有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便如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玄舟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难道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艘传说中……太古玄舟?”云澈低声道,随之又微一动眉:“好像又有点不对。父皇说过,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小,堪比整个苍风皇城,但这么看上去,根本远远没有那么大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夸张。”

  “哼,一点都不夸张。”茉莉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因为这艘玄舟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……足足有两万丈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