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98章 凤横空
  凤凰神宗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最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。虽然就综合实力而言,要稍逊于四大圣地,但就规模之上,整个天玄大陆无宗门可及,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唯一有能力和资格与四大圣地叫板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。

  同时,凤凰神宗有着一个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性:它既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宗门势力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皇室势力。凤凰神宗有着两个核心驻地,一个为凤凰城,另一个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皇宫!而其分宗遍及整个神凰大陆,无一例外是【逆天邪神】所在地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王。

  毫无疑问,凤凰神宗掌握着天玄七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力量,和最高政权。而且两个方面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其他六国每年都要对神凰帝国进行变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供奉,无一例外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。

  神凰皇宫。

  凤横空,一个响彻天玄,威凌天下,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现任宗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皇,身怀盖世玄力,手掌俯视整个天玄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子民心中如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对于其他六国而言,帝皇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高不可攀,而神凰之帝凤横空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超越本国帝皇,如天庭之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他们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都会感觉到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

  在其他六国,帝王主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兵把守,无数顶尖高手暗中守护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皇宫守卫最森严之地。但凤横空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大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安静,周围根本看不到任何守卫,甚至在皇宫中巡逻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卫都会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避开这里……这在他国皇宫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但在神凰皇宫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。笑话,凤横空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帝皇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第一宗——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!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何需他人保护?整个天玄,又有几人有资格、有能力保护他?

  整个天玄,又有几个人有胆子、有能力闯入神凰皇宫?

  神凰大殿,凤横空倒背双手,凝目看着墙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图腾,目光凝重而专注,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。帝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着装一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金黄之色,绣着五爪金龙,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皇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红色,绣着凤凰焚天之姿。

  他今年一百五十多岁,但整个人面白无须,毫无褶皱,剑眉星目,英气凛然,看上去最多也就四十岁……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更显帝王风范,和彰显与子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辈分之差,他想要自己保持在二十岁出头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而易举。他共有十六个子女,其中十五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凤熙铭今年已满百岁,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今年刚满十六岁。

  而其第十三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暴打一顿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辰。

  良久,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终于出现了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没有转身,忽然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口:“铭儿,何事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个一身红衣,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人,他走来时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站在凤横空身后也已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同时毫无声息,唯恐打扰到他。此时终于听到凤横空开口,青年人立即躬身道:“儿臣拜见父皇……儿臣此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两件事向父皇禀告。”

  凤横空转过身来,一张英武如山,不怒自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毫无波澜,口中吐出平淡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:“说吧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皇。”凤熙铭作为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子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宗主、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子,对于凤横空显然依旧有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,无论其姿态、言辞都规规矩矩,绝不敢放肆,他半低着头道:“第一件事,其实倒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件小事,并无资格让父皇费心,但这件事又关系到十三弟,所以儿臣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犹豫要不要和父皇说起。”

  “哼!”凤横空微微锁眉:“身为我神凰太子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,犹豫不决!想说就说,不想说就闭嘴,哪来这么多废话!”

  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斥岂非小可,凤熙铭全身一凛,连忙道:“父皇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儿臣知错。此事虽小,但关系到我宗血脉,所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禀告父皇为好。”

  “我宗血脉?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关系到我宗血脉,何来小事!”凤横空凝目道:“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,速说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父皇可还记得两年前,孩儿向您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云澈’这个名字?”凤熙铭道。

  “云澈?”凤横空眼眸微动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当初在苍风国排位战赛场,当众释放出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吗?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吗?”

  “回父皇,云澈当初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封锁在了苍风国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,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,没想到,他后来却活着脱离。在得到消息后,儿臣让十三弟亲自前往苍风国送七国排位战请柬,更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处理此事。十三弟在见到云澈之后,发现他果然有着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宗凤凰炎无疑!”

  “竟有此事!”凤横空脸色微变,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凤凰神宗门规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条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可让血脉外流,他沉声道:“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竟如此胆大包天,让我宗血脉外流……这件事,处置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何了?那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及所有亲人,有没有彻查清楚?”

  凤熙铭道: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亲人,孩儿在两年前便已派人调查过,但很可惜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似乎在他出生之后没多久便已死在仇家之手,抚养他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叫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和他并无血缘关系。而且最终还因此事暴露,云澈被赶出家门。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应该早已死了,否则有子在外,不会近二十年都没露面。不过这些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,大概五个月前,十三弟亲自去往苍风国处理此事时,却发生了意外。”

  “意外?意外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!”凤横空再次凝眉。

  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开始盈起怒色,声音略显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十三弟在确认云澈拥有我宗血脉后,本欲将之当场拿下,但没想到,却遭遇阻挠,最终……最终失手而归。”

  “混账!”凤横空猛一甩手:“辰儿凤凰血脉,绝顶天资,在我神凰国同龄人中都难寻敌手,在苍风这蝼蚁小国,卑微之地,完全可以横着走,谁能阻挡!身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神凰皇子,我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谁有胆子阻挡!”

  “父皇息怒!”凤熙铭马上道:“儿臣也没想到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结果。那个云澈虽然被称作苍风年轻一辈第一人,但也只有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修为而已,十三弟要拿下他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
  “但没想到,那个云澈凭借苍风年轻一辈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竟成为了苍风国皇帝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婿!十三弟身临苍风皇宫时,适逢云澈与苍风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仪式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大婚,皇室自然遍请苍风群雄,苍风国高手虽然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,但也有几个王座,当天,那些王座几乎全部在场,在十三弟欲要把云澈拿下时,苍风皇帝怒然下令,而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还有一些天玄玄者,则在皇令之下全部出手……十三弟毕竟年纪太轻,再加上只带了两个王玄前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护法,根本没想到竟然会同时面对苍风国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强者,最终寡不敌众……”

  “岂有……此理!!”

  凤横空顿时勃然大怒,怒气外放之下,一股灼热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瞬间弥漫了整个神凰大殿,让空气都大幅度扭曲起来,他剑眉沉下,声音低沉无比:“区区苍风小国,竟敢如此忤逆,还群起攻之我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雄心豹子胆!”

  “儿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昨日才知道此事,同样气愤不已。不过这件事倒也不能全怪十三弟,在苍风小国败退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,所以十三弟无颜和任何人说起,再加上父皇这几个月来一直在筹备七国排位战和太古玄舟一事,十三弟亦恐因此事而让父皇分心,所以一直隐而不说……不过,苍风国那边也显然深为惧怕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了消息,所以几个月过去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这件事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都没传出来。另外,十三弟一直没禀报此事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”

  “说!”

  “云澈当时说过,他会代表苍风国,亲自来参加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。”凤熙铭正色道:“所以,在准备太古玄舟这等大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键时机,一个苍风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,拖上这几个月,倒也无所谓。”

  “哼!”凤横空怒声道:“他居然还敢来?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躲不过,自己来送死吗!”

  “儿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想,他那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,或许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求几个月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生而已。”凤熙铭冷笑一声道:“所以这件小事,父皇完全没必要为之动气。他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敢来我神凰帝国,就别想离开了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大不了儿臣亲自去解决。毕竟如父皇所言,人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卑微之人,但血脉之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”

  这件事,凤熙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昨日才和凤熙铭说起,不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辞,和当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却有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偏差……当日,凤熙辰还有随同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王玄护法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一个人给揍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头土脸,还被踩到了脚底下,但他告知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苍风几乎所有王玄高手围攻,寡不敌众而败退……同时,与他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护法也为这个说辞作证。

  因为他堂堂神凰皇子,绝不会承认,也绝不会让人知道他竟被一个出生苍风小国,只有地玄境,年纪还比他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给揍成狗!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烙印在他灵魂深处,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!这个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,他岂能让别人知道!

  “岂有此理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此有此理!”凤横空双手紧攥,全身怒气:“朕本还心存犹豫,但现在看来,这个苍风小国,已经没有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必要了!”r1058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