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97章 暴富
  “老爹……救……救救我……救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老爹……救我……救我!!”

  萧狂云紧紧抱着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腿,全身颤抖,四肢在极度恐惧下早已瘫软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不起来。作为一个平时享尽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少爷,他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度怕死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,从来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受到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只有别人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萧绝天看着自己竟被吓到大小便失禁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发紫,恨不能一脚将他踢开。但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疼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无论如何,他也不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死在云澈手里,他深吸一口气,向云澈拱手道:“云小兄弟,你与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萧某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犬子当年虽然做下让人不齿的【逆天邪神】丑事,但……但好在云小兄弟和贵家人都安然无恙,犬子之错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罪不至死,还请云小兄弟大人大量,对犬子网开一面,萧某必定感恩在心,必有厚报。”

  “罪不至死?”云澈冷笑一声:“那你知道,焚天门为什么灭门吗?相比之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罪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比你这个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微多了!但结果……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门主焚义绝和门主焚断魂,以及所有焚姓门下弟子,满门上下七万多口,全部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所有人心中凛然,有些…】全身都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起来,就连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变得惨白……他心中非常清楚,在几个月前云澈大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就比将焚天门灭门时又有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强,以他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实力必定更加深不可测……灭掉整个萧宗完全足够。毕竟,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焚天门半斤八两。

  如果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盛怒之下,出手针对整个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

  这种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萧绝天已经想过多次,此时终于面对讨债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再想下去,他把身姿放到最低,哀求道:“云小兄弟,犬子之过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罪不可恕,萧某教子无方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羞愧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以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高度,犬子就算再强上个十倍,也不可能再对你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更不可能有胆子再冒犯你,你对犬子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只怕……只怕也会污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……如果你今天能大发慈悲,放过犬子,我萧宗必定感恩戴德,今后视云小兄弟为尊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云小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吩咐,我萧宗力所能及,必定万死不辞!”

  萧绝天虽然语言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萧狂云求情,但谁都知道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整个萧宗求情。有焚天门这个先例,云澈绝对有可能盛怒之下把萧宗都给灭了……毕竟,萧狂云当初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可要比焚天门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犯云澈。毕竟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亲人虽被焚天门掳走,但马上就被解救,而且毫发无伤。但萧狂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被赶出家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亲人也被关闭了整整三年。

  而云澈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萧绝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。

  “嗯……萧宗主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很有道理,我如果杀了你这个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不但污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什么都得不到,而如果不杀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云澈手托起下巴,摆出一副思索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萧绝天如闻仙音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竟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放过萧狂云,放过萧宗……但自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让他得到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。到了此刻,萧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,关键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!如果能用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好处”稳下这个死神,让萧宗脱离这个死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,那么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他都可以接受……毕竟,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也远远要比灭宗好上千万倍。

  “只要云小兄弟肯放过犬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萧宗上刀山,下油锅,萧宗也绝不犹豫!”萧绝天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嘿,萧宗主言重了,我一个晚辈,怎好让你们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为我上刀山下油锅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儿子,我可以不杀,只不过……”云澈半眯起眼睛:“要看你们萧宗,肯花多少钱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”

  钱?

  萧绝天微微一愣,他全然没有想到,云澈言语间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钱。但马上,他便反应了过来……云澈现在显然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去往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,而神凰帝国有着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总会,更有着无数在苍风国无法奢求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宝,要得到这些东西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钱!

  如果这个让他们宗门蒙上灭宗阴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能够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用钱来消弭,萧绝天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喜出望外,但他无法确定云澈索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他们萧宗根本负担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文数字,他屏住呼吸,无比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知……我萧宗要多少钱,才能买下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?”

  云澈看着萧绝天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一根手指。

  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下子提起,无比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一……一万紫玄币?”

  一万紫玄币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亿的【逆天邪神】黄玄币,一个苍风百姓家穷极一生也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文数字。

  云澈冷笑:“你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就值区区一万紫玄币?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万!!一千万……紫玄币!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身为苍风霸主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心理承受能力绝非常人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绝天在听到这个数字后,依旧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失声。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弟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被这个数字给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懵了过去。

  一千万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紫玄币!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亿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玄币,一千亿的【逆天邪神】黄玄币啊!!

  “怎么?你这个反应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你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并不值这个钱?”云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萧绝天声音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小兄弟给了犬子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萧某感激不尽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万紫玄币,这个数字……我萧宗家小业小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你最好不要告诉你萧宗承受不起。”云澈阴测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打断了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我一个拥有千年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连千万紫玄币都拿不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侮辱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智商!你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当然不值这个钱,那么……你这个萧宗,值不值一千万呢!”

  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揪心,呼吸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止住,额头上瞬间冷汗遍布。

  一千万紫玄币,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拿得出……以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势力、影响力,每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天文数字,但同时,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支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,为了保持萧宗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鼎盛,每年都要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费来培养宗门中人,对于天赋异禀,或地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更要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入。而收入和支出之下,萧宗每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结余,也只有几十万紫玄币,云澈一开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万紫玄币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要用几十年才能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财富!

  但现在,面对这个天文数字,萧绝天绝不敢说半个不字,连犹豫都不敢表现出来,因为云澈分明已在拿整个萧宗作为威胁,他看一眼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狂云,胸腔膨胀欲裂,全身青筋直冒,几乎恨不能亲手把他撕成碎片。他亦恨自己过于宠溺这个小儿子,让他活生生成为一个嗜色如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酒囊饭袋……最终闯下了如此弥天大祸。

  身为萧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他这个宗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脸再当下去了。

  “唉……”萧绝天长长一叹,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千万能让云小兄弟愿意和我萧宗成为朋友,那我萧宗……”

  “成为朋友就算了,我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出自流云小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人物,哪敢和你们堂堂萧宗做朋友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恩怨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忘了。只要让我别再看到萧狂云这个人,我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,包括那个我不小心杀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萧无义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一出,所有萧宗之人神色剧变,萧绝天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一凛,再也不敢多说半个字,转过身,向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传音道:“马上……不管用什么方法,在一刻钟之内,凑齐一千万紫玄币送到这里来……马上去。”

  老者马上点头,什么话都不敢多说,快速离去……半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不到,他便匆匆赶回,手中,捧着一张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,手捧千亿资产,这个经历了百年风霜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双手都在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仿佛手中托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万钧山岳。

  云澈伸出手掌,瞬间将那张紫金卡吸到了自己手掌之中,然后用意识一扫其中数额……

  里面整整一千万紫玄币……一分不少!

  这对于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宗门来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文数字,更不要说对一个人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还面对着大片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云澈都要忍不住仰头狂笑起来。这笔恰灸嫣煨吧瘛慨,纵然在神凰帝国,也足够他尽情挥霍了。

  一个废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让他如此收获,也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划算。其实他从一开始,就没想过要灭掉萧宗。虽然同样触犯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但两者并不相同。萧宗这边,害他,害他爷爷和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萧狂云,他还不至于因此迁怒至整个萧宗,但焚天门不一样!掳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不惜一切将他置于死地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宗门高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决策!甚至不惜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逼入忍耐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他若不将之灭门,将来极有反咬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,再怎么样,态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好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且已被吓破了胆,绝对不敢与他作对。

  云澈把紫金卡收起,然后手掌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出,一声闷响,萧狂云被隔空砸飞,在半空狂喷鲜血,落地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事不省。

  “云儿!”萧绝天虽然对萧狂云愤怒之极,但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他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上去,看到萧狂云已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骨头断了不知道多少根。

  而云澈已乘着雪凰兽腾空而起,半空传来他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放心,他死不了,只不过接下来几个月,他都要在床上度过了,而且今后,他都别想再人道!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狗东西,不配拥有后代!你们萧宗最好永远别让他再踏出萧宗之门,若再让我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你们就等着再拿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钱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吧!!”

  雪凰兽速度极快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快就消逝在耳边,萧狂云身前一晃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一口逆血。

  “宗主!”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迅速围了上来。

  “呼……我没事。”萧绝天擦去嘴角血迹,摆了摆手,他闭上眼睛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也好,至少,萧宗是【逆天邪神】保下了,我也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……把云儿抬到无机长老那里去吧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