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95章 朦胧预感

第395章 朦胧预感

  “你……你一个人?”苍万壑一脸惊讶,但稍一思量,他竟又忽然觉得这样也似乎并没有什么太过不可接受。在苍风国二十五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之中,能与云澈相较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有夏倾月。而夏倾月不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再也无人配和云澈相提并论……哪怕当初被称作年轻一辈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云。

  那么,在皇室势力中纵然挑选出二十五岁一下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玄者……别说九个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九十个,也根本不可能和云澈相提并论。

  如此一来,云澈一人,和再选九个人又有什么本质恰灸嫣煨吧瘛盔别?那九个人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凑数而已。

  事实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但只派一人参加七国排位战……这在七国历史上,似乎从未有过。其他六国之中,各大宗门为了争夺那十个名额,可谓争的【逆天邪神】你死我活,恨不能这个数字扩大到成千上万个,哪会出现不足十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。

  但在苍风国……

  “唉!”苍万壑第三次叹息,显然对于七国排位战,他有着太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和无奈:“也好。你一个人,与强凑出九个人来,根本毫无区别,反而会让那九个在苍风堪称天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尊严受到巨大挫伤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来,你就成为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军奋战……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军奋战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没有一同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同伴,就连现场,或许也根本不会出现一个同国之人,因为那个地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民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之地,在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从来没有苍风国人愿意出现在那里……哦,不对!这一次,或许会有所不同。”

  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忽然变得灼热起来:“如果让苍风玄者知道这次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代表苍风去参加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或许,这将重新燃烧起他们对七国之战荣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与渴望!因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历史上最出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连凌天逆都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战力却堪比王玄中期……没有理由不在七国排位战大放异彩!”

  “再加上,苍风玄界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中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者不计其数,你这次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苍风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誉而战。说不定,到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之上,会出现很多助威,更为了见证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者!”

  苍万壑一边说着,越来越激动起来。他一拍云澈肩膀:“这件事,我会马上昭告苍风。但这样一来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重担就都压在你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了。不过,这次虽然只有你一个人参战,但随同者不会少,朕,也会亲自与你一起去。”

  之前云澈虽然当着众人之面,告知凤熙辰他会亲自去往神凰帝国参加七国排位战,但由于当日之事不允许任何人泄露半分,所以这件事愣是【逆天邪神】也没有传开。

  “父皇,你要和我一起?”云澈惊讶道。

  “没错。”苍万壑点头:“朕相信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……虽然只有你一个人,但朕相信,你会创造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又一个历史!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时刻,朕岂能不亲自目睹见证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也没想,断然摇头:“不行!父皇绝对不能和我一起去!”

  “……为什么?”云澈坚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让苍万壑一愣。

  “父皇,如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你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当然高兴,我甚至还希望带着雪若、爷爷、小姑妈一起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这次前往神凰帝国,参加排位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,否则,我甚至不愿意去参加这七国排位战,我去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主要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解决与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这个恩怨一日不解决,凤凰神宗放在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就一日不会消除,如果哪一天忽然行动起来,很有可能波及到我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所以,我要借着这次排位战,把与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解决……排位战上,七国在场,甚至有可能还有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众目睽睽之下,这场恩怨解决起来,要比与凤凰神宗私自解决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好机会……但同时,也会伴随着无法预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”

  “所以,神凰帝国,我一个人去就足够,做任何事,也可随心所欲,没有顾忌。”云澈面色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”云澈直接打断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父皇一定想在和神凰大帝会面时,适时平息我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但血脉这种事,凤凰神宗应该不会买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账。而且,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三皇子就根本不把父皇放在眼里,神凰大帝……就更不可能把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放在心上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虽然很直接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滞,然后长出一口气,道:“好吧。既然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持,朕当然不会强求。拿着这个……”

  苍万壑将十个通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色徽章交给了云澈,徽章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,印着一个展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,反面,则印着“苍风”二字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天随同七国排位战邀请函一起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徽章,将它戴在身上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一国参战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标识,到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凭借这个进入赛场和神凰帝国安排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。你只需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注入其中一枚徽章,那么这枚徽章就只能用来证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其他人纵然抢夺过去,也无法清除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。既然这次只有你一个人代表苍风参战,那么这十枚,就都给你了吧,万一丢失其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还可以作为备用,呵呵。”

  云澈点头,在最上面那枚徽章之中注入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然后把十枚徽章全部收了起来。

  “说起来,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和两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太多相似……两次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一个人代表皇室为战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次都只你一人。”苍万壑仰起头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道:“苍风排位战,你让我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威在苍风大地重新浩荡,这从,你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冒着巨大风险,独自为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而战……我苍氏一族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欠你太多太多。”

  “父皇恰灸嫣煨吧瘛咖万不要这么说。”云澈微笑着道:“雪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我也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半个苍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而努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苍万壑点头,然后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拍了拍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去吧,相比于你在排位战上可能取得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……父皇更盼望着你平安归来。就算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没有解决,哪怕更加激化了也没关系,无论如何,都要活着!”

  “父皇放心,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很大可能要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小上很多,毕竟,七国都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凤凰神宗也不至于蛮横的【逆天邪神】乱来。”云澈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?”

  “明天就走。”

  当晚,云澈留在了揽月宫,和苍月缠绵了整整半夜,第二天陪苍月和萧泠汐吃过早点,他便开始准备踏上南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征程……云澈这一生从未离开过苍风帝国,这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究竟如何,他不知道。

  “夫君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刚刚派人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,把它带上……在神凰帝国,有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总会,那里定然能淘到许多夫君可能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苍月把一张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金卡交给了云澈。

  “好,替我谢过父皇。”云澈伸手接过,收到了天毒珠之中:“对了,雪若,楚月婵和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行踪……呼,先不用查了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?”苍月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胸口微微起伏,道:“以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,在苍风境内,已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后,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找我才对。但他们却都始终没有出现。月婵美若仙女,元霸体格健壮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在特征都极为明显,但这么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痕迹……只有一个可能,他们都已经不在苍风国了,再在苍风国查下去,也应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徒然。此去神凰帝国,我会委托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总会在整个天玄大陆范围内寻找……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报能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,只要给他们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钱,他们一定可以很快找到月婵和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落。”

  这其实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前往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。不知何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,还有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他怎能不日夜牵挂。

  “嗯,”苍月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颔首。“我相信,他们现在一定都很平安。”

  萧泠汐向前一步,认真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交代道:“给你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十套衣服,要记得经常换,不然身上臭死了……不可以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忘记吃饭,给你装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餐点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公主姐姐亲手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回来之前,必须全部吃完……不许做任何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许随便和别人打架,比赛完之后,要第一时间回来……传音玉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关闭,每天必须和我们传音一次,哼,公主姐姐告诉过我,黑月商会总会那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十万里传音符卖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还有!最最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,不许在外面沾花惹草!!你如果敢带一个小狐狸精回来,我我我我……我和公主姐姐一起不理你。”

  “好好好好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一连串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答应。

  苍月和萧泠汐终于交代完毕,云澈唤出雪凰兽,转过身道:“雪若,小姑妈,我向你们保证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两个月之内,我一定平安回来……我走了!”

  云澈微微一笑,向她们一招手,走向了雪凰兽。

  担心、恋恋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两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颤动,她们都没有再说话,因为她们知道,再怎么不舍,再怎么挽留……他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会走,而且这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离开苍风国。

  萧泠汐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目光痴呆,嘴唇阵阵颤抖……忽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恍惚了一下,透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她竟隐约看到了明明被他身体所阻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。

  “啊……”她一声下意识惊呼,视线也瞬间恢复正常,心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几乎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脱口而出:“小澈!!”

  云澈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来,还未开口,萧泠汐已忽然扑了上来,用力把他抱住。

  云澈微微一怔,随之微笑起来,他反手把萧泠汐抱住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姑妈,不要担心,我已经向你们保证过,两个月之内,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到时候,我会乖乖做小姑妈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再也不到处乱跑了……就和以前一样,好吗?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芳心被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,她抬起脸颊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泪眼朦胧,痴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但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舍,却忽然变得越来越强烈……伴随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,朦朦胧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。

  啾~~~~~~

  随着一声划破长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鸣,雪凰兽带着云澈破空而起,直冲云霄而去,很快便化作天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白点……萧泠汐看着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手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按在胸口上,久久都没有放下……

  为什么我竟然会有一种……从此之后再也见不到他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感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太舍不得他了吗……

  小澈……一定要平安回来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