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93章 逆天融合,冰炎 下

第393章 逆天融合,冰炎 下

  夏倾月来到冰夷神殿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前,用足以穿透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云澈,我方便进去吗?”

  说完之后,她却久久没有等到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。她微微凝神,好一会儿,都没有听到里面传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。

  难道已经不在里面了?

  “云澈,你在里面么?”夏倾月再次出声道。

  这次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得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。

  夏倾月伸出手掌,冰云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映照在了石门之上,顿时一声轻响,石门缓缓而开。夏倾月向前一步……仅仅一步,在她踏入冰夷神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忽然身体一顿,整个人愣在了那里。

  云澈并没有离开,这七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一直都处在这冰夷神殿之中,石门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夏倾月便一眼看到了他。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正端坐在地,双目紧闭,双手张开,掌心朝天,左手之上,一棵冰夷之树冷光闪闪,右手之上,一团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曳。

  而让夏倾月呆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团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……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右侧身体,犹如处在冰寒地狱之中,而左侧身体,则如处在炼狱火海之中……空旷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殿,竟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,完全互不干涉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世界!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剧颤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

  在同一个空间,酷热与严寒会互相的【逆天邪神】抵消,让炎热与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程度降低,就如互相抵消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与冰晶一样。这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孩子都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基本常识,但呈现在夏倾月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违背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!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左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酷热,竟完完全全没有出现任何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抵消,仿佛两者之间,有着一道不可跨越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屏障。

  这时,一直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动了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将双手向中间靠拢,动作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缓慢,仿佛每移动一分,都要消耗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随着他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,冰夷与凤炎也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然后终于碰触到了一起。

  没有出现火焰融化冰夷,冰夷压制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夏倾月接下来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完完全全打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颠覆最基本常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……冰夷与凤炎,竟然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互相交融,冰夷没入火焰,火焰没入冰夷,没有排斥,没有抵消,就如两种不同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液体,互相渗透入对方,然后亲密无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混合在了一起。

  冰与火……混合在了一起!?

  与此同时,原本分列冰夷神殿两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与酷热也互相交融在了一起……同等强度冰寒与酷热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融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互相抵消中平衡至常温状态,而夏倾月却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冷与酷热共同存在,疯狂交错,空间在扭曲,她全身上下在这种完全违背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下难受无比,直到她运起足足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护身才稍微缓和。

  而这个时候,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与凤炎已经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在一起,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,与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炎都消失不见了,在云澈交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上,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团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异火焰!

  按照玄火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最弱是【逆天邪神】橙炎,橙炎之后是【逆天邪神】赤炎,赤炎之后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蓝炎,蓝炎后是【逆天邪神】紫炎。但云澈手中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,却和蓝色玄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亮蓝色并不相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夏倾月再熟悉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冰蓝色!

  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!

  冰蓝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摇曳跳动,并逐渐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也一直在剧烈发颤,似乎在逐渐脱离对手中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……终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,脸色一白,一蓬血雾从口中狂喷而出,冰炎也从手中脱落,掉落在天磐石铺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。

  夏倾月呼吸一滞,冰影晃动,闪身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她刚要开口,视线忽然落在了云澈前方……整个人再次呆滞。

  就在那团冰炎刚才掉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径长半尺,深约一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坑洞。这个坑洞呈现着无比标准的【逆天邪神】圆形,里面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滑至极,光可鉴人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极端精湛的【逆天邪神】工艺细致打磨而成!

  但夏倾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定,这里之前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坑洞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与地面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磐石铺成,冰云仙宫之中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宫主封千悔,也绝无破坏天磐石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云澈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坏力何其惊人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手持王玄重剑,但九成力量之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在天磐石上留下半点伤痕。

  但现在,却出现了这么一个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坑洞。

  难道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团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所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坑洞之中,没有冰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更没有被烧焦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!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云澈坐在地上,也不顾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了起来:“终于……成功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这到底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夏倾月将目光转移到云澈脸上,神色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。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忤逆法则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云澈伸手一抹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咧嘴直笑:“只不过,我现在也才刚刚窥到门径,只能勉勉强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用出来……还要承受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噬,不过……这至少已经证明了,违逆元素规则这种事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做到!而且做到之后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要远比我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融合冰与火?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做到?”夏倾月惊声道。

  “我可以,但别人不能。”云澈斜着嘴唇笑道,虽然遭到了反噬,但融合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炎,让他心中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着。他站起身来,看着夏倾月道:“这件事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不要和任何人说起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我已经在这里几天了?”

  “七天。”

  “七天……”云澈抬手点了一下下巴,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,快速拿起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玉,果然,上面多了好几条苍月和苍万壑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印记。

  “距离天玄七国排位战,还剩下最后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从这里赶去神凰城,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也要十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做好准备了。”夏倾月说道,虽然她心中无比惊讶,但却没有再去提及那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云澈点头:“等等,你说让我做好准备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难道你不和我一起去?”

  “宫主不允许我去参加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七国排位战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夏倾月幽幽一叹,没有直接回答:“随我去见宫主吧。”

  跟随夏倾月见到宫煜仙,还未等宫煜仙开口,云澈已劈头问道:“宫主,为什么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七国排位战,你不让倾月和我一起去?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要求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八岁以上,二十五岁以下,在苍风国,最有资格代表苍风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。”

  宫煜仙早就知道他会有此一问,她面色平静,缓声道:“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”

  “太上宫主?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澈继续问道。

  宫煜仙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他一眼,道:“云澈,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太上宫主不惜打破门规让你入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原因。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答案……其实,那天太上宫主并没有说谎,她希望你入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原因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力和目前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只不过,这个原因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还有另外一个极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之劫。”

  “千年之劫?”云澈讶然。

  “千年之劫,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先祖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预言,预言冰云仙宫千年之后,将会遭受一场巨大浩劫,而现在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之后,太上宫主,也逐渐感觉到大劫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至。为了增加几分撑过这场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太上宫主选择让你入冰云仙宫,以此来借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毕竟,因为倾月和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你应该不会拒绝。”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微微发怔,沉默一会儿后,他忽然说道:“那太上宫主不让倾月去参加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你因凤凰血脉在身,和凤凰神宗有了摆脱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四个月前,你又重伤折辱了神凰皇子,让恩怨进一步加深。所以你此去神凰城,必然危险重重,甚至有在那里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但你却偏偏又非去不可。而如果倾月与你同去,你们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,你若遭遇劫难,倾月必然不会置之不理,也从而让倾月也置身于险地之中。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她绝不可以出事!所以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云澈点头,听到这里,他已完全明了封千悔不让夏倾月去参加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……纵然以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在排位战上必定大放异彩,让冰云仙宫扬威七国。但她此去,极有可能因为自己而牵连到与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之中,此去神凰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和危机有多大,他心里很清楚……冰云仙宫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宗都在劫难中陨落,只要还有一个夏倾月,就有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但如果夏倾月出事……冰云仙宫决然不能接受。

  “宫主之命不可违,你在神凰城,一定要小心。”夏倾月声音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放心,我如果那么容易出事,也不会活到现在了。”云澈傲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他向宫煜仙行了一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礼,道:“宫主,既然如此,弟子想今日就离开冰云仙宫,暂回皇城一趟,然后直接前往神凰帝国。”

  “你想提前到那边提前探知一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?”宫煜仙随之点头:“也好,主动一些,总要比被动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到了神凰城,一定要万事小心,一切都要以保命为上。别忘了,冰云仙宫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降临大劫,还要依仗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弟子不会忘记自己冰云仙宫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这几个月弟子深受冰宫恩泽,一定会活着回来,回报宗门恩情。”云澈肃然道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