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92章 逆天融合,冰炎 上

第392章 逆天融合,冰炎 上

  冰夷为冰系玄功,凤凰炎为火系玄功,同时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血脉为支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。在众如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之中,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修炼双属性,甚至更多属性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两种属性可相辅相生,比如风与火,水与雷,虽然这样做会让精力分散,在玄道之上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忌讳,但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惊人,可把两种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都修炼到极致,那么同等级之下,将无疑会拥有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。

  但同时修炼水系与火系这两种属性相克最为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至少天玄大陆,从未有过!

  除了傻子,也压根不会有人去丧心病狂往这条道上走。

  玄功可以多种,但玄脉只有一个,当两种相斥属性同时发动时,毫无悬念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出现相互排斥与抵消,非但没有任何益处,反而会让两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都大幅度减弱,重则会让玄气大乱,甚至让玄脉受创……当初云澈因楚月婵,而拥有了冰云诀,那时候云澈还没有水系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种子,导致忽然窜入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系玄力与凤凰玄力产生冲突,全身玄力大乱而昏迷,好在太古苍龙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系玄力暂时封锁。

  在那之后,在得到水系邪神种子之◇☆前,云澈也从未动用过冰云诀。

  同时修炼水、火两种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对常人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力不讨好,反而有可能伤及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行为,但对有了水、火两枚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除了会分散时间精力,却不会再出现伤及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。

  七天之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四重冰夷神功终于大成。而这个速度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先祖沐冰云还在世上,定然会震惊到极点。因为当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第四重大成,用了整整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云澈抬起左手,手心之中,一枚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之树快速长起。这棵冰夷之树虽小,但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却让整个冰夷神殿都变得寒冷刺骨。他最初凝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之树呈现冰白色,而此时,其上所延伸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枝叶晶莹剔透,毫无瑕疵,整棵冰夷之树近乎完全透明。

  至于第五重“冰夷幻华”境界,则至少要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才能修炼。云澈虽然无法修炼,但接下来几个月时间,却足以让他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玄诀全部参悟透彻,从而印入心海,在玄力足够时,便可适时修炼突破,而不需要一直停留在这冰夷神殿中。

  盯着掌心反射着冰冷流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之树,云澈默然了很久,然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右手,掌心之上,赤红色凤凰之火燃烧而起,释放出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,顿时,冰夷神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感快速消逝。

  云澈一心二用,同时控制着水系与火系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种子,在两颗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干预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顿时逐渐分化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一半涌动着火之玄力,一半涌动着水之玄力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也变得一半冰寒,一半炽热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枚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云澈如此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持同时运转冰与火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玄气必定大乱,玄脉和身体也极有可能受创,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。

  云澈保持这个状态很久,神色定格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床上睡了一整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一睁开眼睛,便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幅样子,她眉毛一翘,道:“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?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是【逆天邪神】固定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这样同时运转两种玄力,必然会让力量分散,两者加起来,也至多和单一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相同,还会伴随精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损耗。再加上冰火相克,对敌时,惧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不会惧冰,惧冰的【逆天邪神】则一般不会惧火,你如果想着在交手时半冰半火……除了徒增消耗,毫无意义!”

  茉莉说完之后,云澈却久久没有回应,虽然睁着眼睛,但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焦距,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……整个人仿佛僵化了一般。

  “……”茉莉这才察觉到,云澈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某种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顿悟状态,她没有再说话……而就在这时,她忽然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深处传来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她精神力随意一扫,赫然发现,玄脉中冰与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世界,正在颤抖和扭曲中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、然后意图融合……

  云澈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之树开始战栗,凤凰之炎也剧烈摇摆起来。

  茉莉一愣,然后马上意识到了云澈想要做什么,眉头一凝,大声呵斥道:“云澈,你要做什么!!马上停止!!”

  茉莉声音刚落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便剧烈一颤,脸色霎时变得苍白,他双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与凤炎在一瞬间同时消失,一口血箭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喷出,整个人也一下子跪到了地上,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起来,煞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久久不见血色。

  “你疯了吗!”茉莉厉声道:“你竟然在试图通过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把冰夷和凤炎结合?这两种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只会相互排斥和抵消,永远不可能有结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相克、相辅、相生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混沌之中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,你这样做,简直等于在试图违逆法则,违逆天道!怎么可能成功。”

  云澈全身经脉痉挛,玄气疯狂流窜,他用了几十息,才勉强压下完全暴.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他大喘一口气,却没有因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斥而愧疚认错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,我只活过一世,那么,这些话,我完全相信,我甚至根本不会去想把两种力量融合这种荒谬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现在,我却越来越开始相信,这个世界上,根本没有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“死了却可以重生,时间可以逆流,因果可以篡改,就连轮回都能穿越……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?生死、时间、因果、轮回……这些哪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基础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,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?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它们全部被逆转了!而且就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那么,冰与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,又为什么不能被逆转?”

  “……七大玄天之宝,本就有着逆天之力。它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逆转天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远古真神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转天道规则。但真神已不存在,而你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低层面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,你虽然一向心比天高,但以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想要违逆天道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痴心妄想!”茉莉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哪有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严重。”云澈一屁股坐下来,擦了擦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:“违逆天道这个词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吓人了,我也不可能会想到做这种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把冰夷和凤炎融合这个想法和冲动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源自我自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”

  “玄脉?”

  “对!”云澈点了点头,抬起双手:“在我同时凝聚冰夷,燃烧凤炎时,脑袋里就忽然萌生出一种将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。不过我很肯定,这种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特殊意识……当初,我在得到火系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种子时,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变成红色,在得到水系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种子时,这两种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却并没有在玄脉中相斥,反而互相交融在一起,让玄脉变成红蓝相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泾渭分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所以,我刚才忽然想到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,就能把水与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融合,因而玄脉之中存留着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所以在我同时凝聚冰夷和燃烧凤炎时,才会出现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……或者说暗示!”

  “我相信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!邪神以‘邪’为名,而邪与正相悖,那么他既然被称作邪神,行事风格上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遵循天道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**专行!他有着最极端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力量,邪神种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证明,那么水与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,在他身上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可能发生。现在,我继承着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又有着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种子……他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或者,也有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”

  “不过你放心,我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尝试一下,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微乎其微。但如果不尝试一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又不太甘心。毕竟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。我尝试之后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自然就停止了。”

  “……算了,随你吧!反正更不可理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干过!”茉莉没好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然后不再理会他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在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快,转眼间,三个月已过。

  云澈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在冰夷神殿之中,但也会经常在冰云仙宫之中行走,很快便熟悉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草一木,连每块大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玉形状都记得差不多。

  作为冰云仙宫千年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稀有物种,云澈走在哪里,都自然引起冰云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注目,眼神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分好奇,三分探究,还有四分警惕。他在这其中,完全就等同于女儿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男性,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爽。同时,宫煜仙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求必应,待遇上似乎不下于夏倾月,却给予他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,从来不给予他任何限制。

  而此时,距离天玄七国排位战,也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“还有一个月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了。此去神凰帝国路途遥远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到了该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帝皇苍万壑,在两个时辰前万里传音,让我记得提醒云澈。”

  宫煜仙转过身,看着夏倾月:“若无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这一去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但此番……对云澈来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法料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劫数,让人无法不担忧。倾月,云澈现在何处?我似乎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他了。”

  “回宫主,他已经在冰夷神殿整整七天没有出来了,弟子怕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顿悟之中,一直没有敢去打扰他。”夏倾月回答道。

  “七天?”宫煜仙面露惊讶:“以前他也经常这么久不出来吗?”

  “以前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停留了整整两天。七天未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。”

  宫煜仙低头沉吟,然后道:“去看看他吧。最好能马上让他来见我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