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89章 寒月寒雪

第389章 寒月寒雪

  冰夷神功第四重境界“冰夷之树”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极多,可攻可守,可封锁可牵制,可谓千变万化,纵然云澈悟性极高,又有邪神种子在身,也绝非朝夕之间就能融会贯通。

  “你为什么会对这冰夷神功感兴趣?论威力,它比不上凤凰炎,更比不上重剑,反而会分散你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和时间。”在云澈正盯着冰夷神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时,茉莉忽然冷不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不一样。”云澈随口道:“凤凰神宗之所以能成为天玄第一大宗门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凤凰炎。而同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连凤凰炎都能冻结,说明它在天玄大陆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事实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……虽然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坏力不如凤凰炎,但冰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主动集中在防御与封锁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力与重剑之力都无法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在很多时候,必然能发挥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稍稍眯起,低声道:“还有四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就必须去往神凰帝国,不出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应该会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人打上一架……而冰系,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克星!我不惧火焰,玄力属性上又可以克制……活着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自然就大多了。”

  “哼,看起来你也知道现在对上凤凰神宗有多危险!”

  “没办法。”云澈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我知道注定摆脱不了,但也没想到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会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快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天玄七国排位战和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适时出现,我连这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与缓冲期都不会有……我现在只能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为自己多寻找几分把握,到了神凰帝国,再且走且看吧。”

  “……有人来了。”

  茉莉声音刚落下,身后便一声轻响,随之冰夷神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便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开,两个如同从画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美少女俏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两张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上写满了期待和兴奋……还有一点点紧张。

  冰云七仙排行第六、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胞胎姐妹——风寒月、风寒雪。同时,她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七仙中除了夏倾月年纪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,真实摹灸嫣煨吧瘛筷龄无法知道,但看上去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十七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。

  冰云七仙大都冷傲如莲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到极致,但这对双胞胎姐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对另类,至少,云澈在第一次看到她们时,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冷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甜美。与那些都面罩寒霜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女子相比,她们璧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常上翘,月眉经常会自不觉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舞,眸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灵动婉转……不像冰仙,倒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对不染凡尘,由冰雪孕育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。

  在冰云仙宫这种处处冷寂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这一对异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原因。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女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居各自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阁冰室,独自潜心修炼,但这对双胞胎姐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住一阁,平时就像粘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块牛皮糖一样到哪里、做什么都会在一起,所以她们不会寂寞,每天也永远不会缺少可以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要比其他冰云女子快乐开朗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因而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与气质,便与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女子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面对慕容千雪、君怜妾、木蓝依等人时,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有一种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虽然在光明正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占着便宜,但在……嗯,时机成熟之前,绝对不敢做出其他什么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但面对风寒月、风寒雪姐妹,云澈心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产生半点压迫感,他转过身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这对精灵少女:“两位师姐,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,快进来吧。”

  “咦?师姐?”风寒月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眨眼睛。

  “不对,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叔!”风寒雪马上纠正:“你不可以叫我们师姐,我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叔才对!”

  “啊?师叔?”云澈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: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看上去明明比我还要小,叫你们师姐,已经很别扭了……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叔呢?”

  “虽然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看上去比较小,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你大,而且大好多!”风寒月翘起唇瓣道。大多数女子都喜欢把自己年龄往小里说,但风寒月在说起自己年龄比云澈大好多时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满颊的【逆天邪神】得意洋洋。

  “倾月喊我们师叔,而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所以当然要和倾月一样喊我们师叔。”风寒雪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倾月老婆现在已经和你们并称冰云七仙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七仙之首。”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倾月其实已经和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同辈,所以我叫你们师姐,也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唔……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像很有道理……啊!不对!反正倾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喊我们师叔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入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怎么都应该喊我们师叔才对!”

  “哦,好吧。”云澈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在为两位师姐通玄之前,还要麻烦师姐把石门关上,通玄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最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要被外人打扰。”

  “知道啦……还有你喊错了,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叔!不可以再喊师姐!”

  “啊?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刚才不小心喊错了……额,两位师姐哪位先来?”云澈瞪大纯洁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叔师叔师叔师叔师叔!!”雪月姐妹抓狂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么,是【逆天邪神】寒月师姐先来吗?”

  “~!#¥%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风寒月坐在云澈身前,雪衣滑落,玉背裸呈,双目紧闭,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睫毛乱颤。旁边,风寒雪不断眨动美眸,好奇而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动作与妹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时而弯眉,时而抿唇,时而歪头……像个探究新鲜事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宝宝一样。

  云澈一副聚精会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随着他手掌在风寒月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抚摸,二十几个玄关相继而开……这个时候,一直努力保持着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寒月忽然雪躯一颤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“啊?姐姐你怎么了?”风寒雪连忙问道。

  “他……他摸得我好痒。”

  “那也不可以发出声音,更不可以乱动,否则……万一出现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糟糕了。”风寒雪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道。

  “知道啦。”风寒月一吐粉嫩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满不在乎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不过,已经没有关系了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已经通了五十三个了,还有两个就完全打通了哦,所以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已经没有关系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哦,还好还好。”风寒雪一副被紧张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梢一动,嘴角咧起一抹微不可察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正要打通风寒月最后一处玄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忽然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移开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了下来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也变得凝重严肃。

  “咦?”风寒月正在欣喜激动中期待着天灵神脉到来,却忽然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竟然离开了,而在慕容千雪、君怜妾等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从来没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忽然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她连忙道:“等等……才五十三个,还有玉池关没有打通呢。你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忘记啦?”

  “我知道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纠结,他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吞吞吐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寒月师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池关……好像……好像有一点点问题。”

  “啊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句话,让风寒月风寒雪同时惊呼,风寒月紧张惊讶之下,差点直接转过身来,她拉紧雪衣护住胸脯,转过螓首,这个时候也根本无心去管云澈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姐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师祖,紧张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池关有什么问题?严不严重……难道,已经不可以打通了吗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问题?为什么会有问题?会不会很严重?”风寒雪与风寒月姐妹连心,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,看山去比风寒月还要紧张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云澈轻呼一口气,终于道:“两位师姐不用太过紧张,寒月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池关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外力或内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生逆隐。”

  “逆隐?”风寒月与风寒雪同时分开唇瓣,一脸迷茫,她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……也难怪,因为这个词压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临时瞎编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咳咳,逆隐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医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用词,两位师姐不知道也很正常。”云澈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玄关逆隐其实很常见,是【逆天邪神】指某个玄关在玄脉中自我封隐,而且逆位生长,严格说来并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关的【逆天邪神】缺陷,因为这对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也没有什么影响,也可以和其他正常玄关一样,在后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中从内部冲开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逆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要以外力冲开,虽然方法一样,但难度会大上很多,而且,也将无法从后背部位冲开。”

  听云澈这么一说,两姐妹稍稍松了一口气……云澈说摹灸嫣煨吧瘛垦度会大上很多,但没说不能冲开。风寒雪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不能从背部冲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那,那应该怎么做?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云澈一脸为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放小声音道:“我说了,两位师姐了不许生气……两位师姐也该知道玉池关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它刚好就对应在……右胸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如果这个玄关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常状态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右背通过,但由于逆隐,所以就只能从相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前面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寒月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胸部位着手打开……这个这个……我知道师姐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,所以……也只能暂时如此了。”

  【我昨天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国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指云澈出国!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云澈!!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火星!!!!本火星这种外语战五渣,出门睁眼瞎,逛个地下停车场都能找不到东西南北,猴年马月都不会出国!】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