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88章 重任!
  一路上,云澈还在不断想着各种撩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甚至在考虑着要不要死皮赖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缠着她一起睡在这……但在进入楚月婵曾经所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阁之后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,便如被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清冷给封住了一般,在失神中久久发怔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布置很简单,只有一床一桌一镜,床是【逆天邪神】寒玉铺成,上面没有任何被褥,摸上去,只有坚硬和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很静,很冷。虽然楚月婵已离开两年,但依然可以依稀嗅到她雪莲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小仙女她……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住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吗?”云澈喃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师伯从小就住在这里。几十年来,这里都没有任何变化。师父、还有师叔师伯,以及同门姐妹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也都大致如此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“你们就生活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不会觉得苦闷和无聊吗?”冰阁虽大,但一眼就可以看清全部,云澈转过身来,神情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不会。”夏倾月摇头:“习惯了,就不会觉得有什么苦闷。而且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,最适合我们冰云弟子。可以让我们心若止水,心无旁骛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。”

  “呼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理解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”云澈有些愤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一个个长得国色天香,想找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找不到,有强大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,足以一生无忧,为什么却偏偏要这么受苦拼命。而且还浪费了这么多美女资源!”

  最后一句话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早就想吼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冰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妹,或者曾经孤苦无依,或者追求玄道。对曾经孤苦飘零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妹而言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安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而且再也不需受人欺凌。对于追求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妹,这里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适合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所以对我们而言,这并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受苦。”夏倾月声音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而她自己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后者:“很多女子甘愿成为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附庸,若找对了所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享一生安定,甚至荣华。但只为附庸,没有自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却大多是【逆天邪神】寡幸薄命,更有一些女子,若自己没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甚至连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、子女相聚相守都不能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忽然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颤音,但马上又恢复正常。

  “外界常传,冰云仙宫对新进弟子不但有着资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高要求,而且对容颜也同样要求极高,所以冰云女子才都会倾城绝色。其实,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妄自揣测而已。”夏倾月幽幽说道:“冰云仙宫对于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只有资质而已,对容貌从无任何要求。只不过,冰云诀不但能凝玄为冰,还可淬体驻颜,让修炼者肤若冰玉柔脂,颜若无暇雪莲,身上也会自然释放一种冷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雪气息。姐妹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小修炼冰云诀,长成之后,自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沉鱼之姿,落雁之貌……但也因此,极其容易招来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觊觎。所以我冰宫女子从不会松懈于修炼,让冰宫实力始终处在苍风之巅,否则,一个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美貌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,断然不可能安然屹立千年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手来,摸了摸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动作,让夏倾月唇角轻动,顿时无言。

  云澈看着那张寒玉冰床,一阵失神……或许,对于冰云女子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已习惯。但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都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久居在这般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受苦。在和楚月婵相处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五个月中,虽然她全身瘫痪,但至少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怀抱要比这张冰床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至少自己可以每天为她讲述各种趣闻轶事,而不会像这里般冰冷寥寂……

  她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习惯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不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女子喜欢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活。在这里,她们会适应习惯,或许也会忧伤,也会快乐,但根本不可能有幸福感。因为幸福这种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父母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爱,还有命中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护……

  楚月婵离开了冰云仙宫,甚至散去了修炼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。但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她感觉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悲伤,却又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因为她遇到了云澈,那短短五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她今生第一次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人。

  冰心一旦染上尘缘,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是【逆天邪神】远比寻常女子还要深刻十倍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所以为了云澈,她会如此决绝,甚至不惜背弃填满她以前几十年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。

  就这方面而言,冰云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悲哀……虽然她们自己并不觉得。

  特别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嫁人,不能生情,甚至不能和男子亲密接触……让云澈尤为愤慨!

  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资源的【逆天邪神】浪费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极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类资源的【逆天邪神】浪费啊!冰云仙宫千年以来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绝色红颜,居然就那么带着冰心直到终老……

  资源浪费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耻的【逆天邪神】!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男人来说,这种浪费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原谅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一边想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忽然燃起了一股“雄心壮志”……作为冰云仙宫有史以来第一个男性弟子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负担起拯救同门,抵制浪费的【逆天邪神】伟大重任!?

  这个念头一出,云澈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差点瞬间沸腾起来。虽然责任极其重大,压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山大,但作为一个男人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潜入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如果不把责任扛起来,简直都愧对男人这个身份!

  “……你在想什么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忽然变得铮亮,嘴角甚至还挂起来了一抹看上去有些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夏倾月顿时有些警惕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哦,没想到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虽然重要,但时间尚多,也并不需要太急。”云澈马上收敛表情,一脸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略带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他脸上定格了一小会儿,忽然问道:“师父她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之前施展了冰夷神功,没想到你领悟冰夷神功,居然只用了短短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你现在,已经到了哪一境界。”

  云澈伸出手来,手心之上,一棵小型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之树快速生长:“勉强到了第四重‘冰夷之树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前三重境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奠基,三重境界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就有些困难了,估计我要达到第四重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圆满,至少需要五六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”

  看着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株冰夷之树,夏倾月纵然有所准备,眸光依然出现了极其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。她轻语道:“没想到,当年流云城那个玄脉残废,人人耻笑,让人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澈,竟然拥有着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……”

  “你不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吗?”云澈微笑着道:“谁又会想到,小小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商贾之女,竟在排位战上挫败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第一人,更在之后成就苍风历史上年轻一辈第一个王座,如今还被内定做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。”

  云澈和夏倾月,毫无疑问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年轻一辈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,甚至,年长一辈,都没有几个人能胜过他们。而他们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苍风国最小,甚至被大多数人所遗忘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对有着复杂牵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。

  这一刻,他们同时想到了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妙,相视无言,心中起伏着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。

  终于,云澈打破了忽然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寂静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倾月老婆,你还没有回答我……你大概还要多久才能把冰夷神功修炼到大圆满?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转过身去,一阵寒风荡起,还没等云澈出声,整个曼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已化作一道虚影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从窗外徐徐传来:“过会儿,千雪师伯会亲自给你送来雪心丹和冰蝉玉液,你服下后,能增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冰系玄功……早些休息吧。”

  “喂,我还没有……”

  冰纷雪舞步下,几息之间夏倾月便已离开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范围,云澈只好悻悻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下意识要追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。

  没过多久,慕容千雪果然送来了雪心丹和冰蝉玉液,但没和云澈说一句话,冷冰冰的【逆天邪神】就离开了……面对这个脾气有些接近于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美人,云澈当然也没敢调戏。

  夜幕逐渐越来越深,云澈躺在楚月婵从小睡到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寒玉床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眠……他不惧冰冷,但寒玉床太硬,他无法习惯。脑海之中,更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

  小仙女,你到底在哪里?

  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还不知道我并没有死……而且现在就在你生活了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睡在你睡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床上。

  你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隐居在一个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……你,还有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还好吗……

  在你最需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却不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……你生下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我却不能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生,不能和你一起看着他婴儿时期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……一切,都要你来独自背负……

  他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男孩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孩……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男孩,会不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我?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孩……一定和你一样漂亮……

  时间已逐渐临近凌晨时分,云澈依然没有入睡,他索性从寒玉床上坐起,一口气把雪心丹和冰蝉玉液全部吞了下去,然后闭目入定,缓慢炼化着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力量……雪心丹和冰蝉玉液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最上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药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同等修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么做基本等于找死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连王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与肉都已经能轻易炼化,雪心丹和冰蝉玉液就更不在话下了。

  云澈入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天,在主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大会上,宫煜仙正式宣布了云澈成为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当时那种独自立于万花之中,被那么多绝色女子同时注视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云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  当天,他便帮木蓝依和楚月璃打通所有玄关……虽然这对冰云仙宫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但对云澈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花极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光明正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占着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宜,那种感觉,简直不要太好。

  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则停留在冰云神殿,继续参悟着冰夷神功。随着冰夷神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也在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增长着。r1058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