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87章 冰宫决意

第387章 冰宫决意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努力”之下,慕容千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被打通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虽然保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但蝉翼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一直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,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达到四十个,超越了冰云先祖,传说般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沐冰云时,她无法自抑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出一声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。

  呼……

  随着云澈长长呼出一口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终于从慕容千雪玉背上离开,擦拭着额头……嗯,硬挤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汗水,至此,慕容千雪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关都被打通,时间上绝对没超过一刻钟!

  慕容千雪站起身来,拉上雪衣,一时间竟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来,玄关全部通畅,让她清晰感觉到体内玄气运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比之以往要快了至少三倍,身体也轻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感觉不到重量……这种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比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今天之前,她绝没有想到,如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神脉,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

  宫煜仙迅速上前,伸手拿捏住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,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探视后,她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失声道:“五十四玄关全部打通……天灵神脉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灵神脉!”

  一直屏住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仙们听到宫煜仙亲口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掩口惊呼,她们聚集到慕容千雪身边,去感受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流动,那全部通畅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四玄关,让她们全部震↘惊到情绪失控。

  夏倾月来到云澈身前,轻声道:“云澈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没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点头晕,虽然玄力消耗不大,但这件事太耗精神力了。”云澈摇摇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同时心中一阵叫喊: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月老婆关心我,我都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明显了,那几个没良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居然也不问候一声。

  “这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降奇迹!”宫煜仙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蒙上了一层潮红之色,她迅速拿起传音玉,自言自语道:“这种事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圣地,都足以引起巨大轰动……必须马上告知太上宫主!”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随着传音玉而去。她收起传音玉没多久,一阵寒风便呼啸而来,速度快到了出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面容已显苍老,头发半白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太上宫主封千悔!

  “太上宫主!”

  封千悔已数十年未过问冰宫之事,平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不外出,就连冰云七仙都基本见不到她几次。此时,她竟从秘地中主动脱离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来到了这里,可见她内心受到了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。她落到宫煜仙面前,直接问道:“煜仙,你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煜仙绝不敢欺骗师伯!”宫煜仙拉过了慕容千雪。

  封千悔迅速伸出手来,在慕容千雪手上轻轻一抚,顿时,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浮现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上:“天灵神脉!”声音落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已转移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:“云澈!你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这……通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!!”

  在短短一刻钟内将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玄关全部打通,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来,这种能力称之为通天手段,一点都不夸张。

  云澈上前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宫主有兴趣,弟子可以在太上宫主面前,再给一位仙子打通所有玄关,不知……哪位仙子愿意?”

  “你还可以再来一次?”宫煜仙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一脸自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打通玄关时需要精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集中,所以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耗精神力,但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续为两人打通玄关,弟子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自信完全可以做到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人,才会有些勉强。”

  而事实上,打通玄关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与精神力消耗,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,一天下来不停歇的【逆天邪神】为上百个人打通所有玄关都不会有半点疲惫……但如果他真把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说出来,估计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封千悔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都会震惊咋舌。而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能短时间内连续为两个人成就天灵神脉,在她们眼里已不啻是【逆天邪神】逆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!

  而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放在天玄大陆,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逆天之力!

  继慕容千雪后,君怜妾在云澈面前脱下了雪衣,将玉缎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呈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……与慕容千雪不同,君怜妾心中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期待。

  云澈如法炮制,当着封千悔之面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君怜妾的【逆天邪神】粉背上抚摸了一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顺便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打通,当云澈打通最后一个玄关,成就又一个天灵神脉时,封千悔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老泪纵横。

  云澈帮冰云七仙打通玄关,对他而言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举手之劳,但对于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影响千秋百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!!要知道,冰云仙宫千年历史,也才只曾经出现过夏倾月一个天灵神脉……而且这一个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云澈之手!

  “这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苍天对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与垂怜!”封千悔抬起头来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颤抖。她将云澈收入冰云仙宫,是【逆天邪神】隐约感觉到了大劫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以求多一份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绝不曾想到,他竟然给冰云仙宫带来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迹。

  云澈明显显得比刚才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一张脸都变得有些苍白,他站起之后,身体忽然剧烈晃了一晃,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连忙向前把他扶住,他说不定已经一头栽到了地上。

  “云澈,你没事吧?”宫煜仙连忙道。

  “没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有些头晕而已,休息一晚应该就好了。”云澈把身体瘫在夏倾月身上,鼻间尽是【逆天邪神】软玉温香:“幸不辱命,已成功将两位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全部打通。有了天灵神脉,两位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速度会大幅度加快,突破时不会再遭遇瓶颈,寿命也会延长数倍……另外我冰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太过阴寒,长久修炼,会对身体造成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,所有玄关通开后,体内淤寒就可以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……所以体质上,也会大为改善,呼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事,还请……为弟子保密。”

  云澈说完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软绵绵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随着全身重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都几乎感觉到了她胸脯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……夏倾月虽然隐约感觉到他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装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却也怕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虚弱,不敢推开他。

  “你放心,这件事绝对不会传出去半分!你肯将这种惊世骇俗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暴露在我们眼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和恩赐,我们岂会泄露半分!”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依旧没有平息,她对云澈,甚至用了“恩赐”二字。而他今日赋予冰云仙宫两个弟子天灵神脉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配得上“恩赐”!

  “云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力量,老身活了近两百载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,就连上古传说中都未曾出现过。老身冒昧的【逆天邪神】问一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能力究竟从何而来?”

  云澈重喘一口气,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恩师所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恩师飘然世外,已不沾凡尘,所以,轻恕弟子无法告知。”

  封千悔缓缓点头,一脸惊叹与向往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位恩师,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位神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也难怪有你这么一个犹若妖孽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”

  “太上宫主过奖了……今日弟子无意冒犯了六位仙子,犯下大错。现在总算稍作弥补,还请慕容仙子与君仙子能平息怒火,明后两日,弟子定会给其他四位仙子打通所有玄关,以赎清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过。”

  “相比于打通千雪与怜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关,你之前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心之过已根本不值一提……倾月,带云澈去休息吧……今夜,便暂且睡在你月婵师伯之前所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阁,千雪,你过会儿去凝雪宫取两颗雪心丹和三滴冰蝉玉液给云澈服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宫主。”

  夏倾月带着“虚弱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离开,慕容千雪也马上去往了凝雪殿。看着云澈在视线中远离,宫煜仙和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久久无法平息……自从修炼冰心诀后,这么多年以来,她们第一次出现如此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波动。

  “冰云先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预言:千年之劫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安然渡过,冰云仙宫必将鼎盛万年!难道,鼎盛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封千悔低声叨念道。

  “举手投足之间便可成就一个拥有天灵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体质。这种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都不敢想象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冰云仙宫能出现几十个、上百个,甚至上千个天灵玄脉……那将会强大到何种程度?想不鼎盛万年都难。”宫煜仙激动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个预言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‘天机门’,便有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实现,能让我们安渡千年之劫和鼎盛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师伯,你招云澈入宗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慧眼无双。”

  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能在大劫降临时借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又何曾想过他竟有这般匪夷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”封千悔叹声道:“看来,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尽可能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留在冰云仙宫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要让他久留冰云仙宫,就必须给予他充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和诱惑,否则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,用不了多久,就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所能容纳。”

  宫煜仙深以为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云澈与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在冰云仙宫中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“禁忌”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冰宫蒙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这些年来从不允许被提起,而今夜,宫煜仙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开口让云澈宿在楚月婵曾经所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阁之中,这个举动,已明显带上了讨好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味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