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81章 永夜之秘、千年之劫

第381章 永夜之秘、千年之劫

  “永夜王族?”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。

  “五大圣地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远远久过天玄七国,它们已经存在了数千年,甚至上万年,也或者更久。五大圣地虽然一直相互平衡与制约,但明面上,它们也相互扶持和联合,并且秉承同一理念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天玄大陆,防止大陆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入侵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大陆最强大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壁垒,同时也不干涉大陆内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类纷争,因而受大陆万民敬仰膜拜,奉若神明……但,这绝不代表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善人!”

  封千悔抬眸看着云澈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本无权评判圣地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是【逆天邪神】恶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是【逆天邪神】错,但我族弟子终生不可与天威剑域之人有任何亲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先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遗训!因为当年五大圣地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永夜王族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亡于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毒暗算之下!”

  云澈:“?”

  “五大圣地之中,永夜王族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式势力,除非婚娶,否则从不招纳外姓之人,因而,五大圣地之中也属永夜王族最为团结稳固。五大圣地之间虽偶有摩擦,但从无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但,千年之前,天威剑域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主上位……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主轩辕问天,他上位十几年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永夜王族核心之地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小城忽然一夜之间被黑雾笼罩,城中所有人,无论强大玄者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手无傅鸡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少妇孺,全部在黑雾中横死……很快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矛头便指向了永夜王族,因为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玄功‘永夜幻神录’运转之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黑雾绕身!死在‘永夜幻神录’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黑,黑雾缠绕……甚至好几天都不消散。”

  “……”听到这里,云澈已大致明白了什么。轩辕问天这个名字从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说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心脏一紧……因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云沧海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折在轩辕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!云沧海亦主亦友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妖皇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轩辕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他低声道:“难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番嫁祸?”

  “没错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嫁祸,但当时除了嫁祸者本人,没有人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嫁祸。”封千悔道:“随后,天威剑域首先发声,称‘永夜王族’为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族,为增强魔力而屠杀无辜之人,然后以守护天玄大陆,除魔卫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名义,联合其他三圣地,对永夜王族进行了围剿……永夜王族虽然强大,但也根本不可能对抗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联合,最终被灭族。最后只剩下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。永夜之王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与悲伤之下,忽然魔化。”

  “魔化?”

  “没错。当各种负面情绪达到极致,自身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规则也有可能会被负面化,从而变成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负面力量。这种传闻在久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代便已存在,但永夜之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‘魔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证明那个传闻并非虚假。毕竟,全族被灭,妻子儿女被残忍杀害,他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仇斥天地,恨满乾坤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化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坐实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魔’之名,被其他四个圣地之主联合击杀。而他魔化之后,灵魂居然也发生剧变,身体毁灭,灵魂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不散,甚至无法摧毁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日月神宫便以封魂棺,将永夜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灵魂封锁,唯一能打开封魂棺的【逆天邪神】钥匙,也被丢弃到万里之外,让永夜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恨魂永不可解脱……而如今千年已过,永夜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恨魂如今也早该消散了。”

  云澈手托下巴,道:“天威剑域为什么要嫁祸永夜王族?这对天威剑域有什么好处?你既然知道真相,那么其他三圣地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也已经知道了真相?”

  “因为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之剑——天罪神剑。”封千悔道:“轩辕问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着极大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一心想要天下无敌,成为天下唯一之主。而天罪神剑是【逆天邪神】永夜王族世代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把‘君玄之剑’、‘剑中帝君’。传闻若能驾驭天罪神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便可无敌于天玄大陆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永夜王族数千年来,却从未有人能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天罪神剑,而天威剑域以剑为兵,以剑为尊,天威剑域之人觊觎天罪神将已久,轩辕问天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疯狂想要将之据为己有,从而便有了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毒嫁祸与永夜灭族。那之后,天罪神剑销声匿迹,没有人知道落在了何处……而最有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落到了轩辕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不久之后,其他三圣地也自然察觉到端倪,知道这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谋,而错灭了永夜王族,但既为圣地,纵然知道自己极有可能错了,甚至被人利用,却也只能将错就错,绝不能让圣地之名受污。”

  “所以,他们断然不会给永夜王族正名,反而愈加宣扬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罪恶魔族’之名,又为了防止被后世所追溯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全大陆抹去所有关于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和存在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如今千年已过,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在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遮掩之下早已被遗忘,唯有在一些千年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中,才会极其偶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有所记载。”

  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其他地方几乎没有可能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秘辛。云澈自然明白封千悔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,他想了一想,道:“太上宫主,弟子冒犯一问,为什么千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恩怨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四大圣地合力掩盖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真相,我们宗门之中却会有这么详尽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。”

  “因为,永夜之后,曾经对我冰云先祖沐冰云有着救命之恩。永夜之后虽然玄力登峰造极,身份尊贵无比,但却温婉善良,当年不但从一只霸玄兽爪下救下冰云先祖,还在击杀那只霸玄兽后,将其玄丹赐给冰云先祖,并给了冰云先祖诸多受益终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点,若没有永夜之后相救与指点,就不会有冰云先祖当年傲视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甚至不会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。因而冰云先祖视永夜之后为毕生贵人与恩人,她绝不相信永夜王族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‘罪恶魔族’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先祖无力为永夜王族伸冤与报仇,只能将真相留存,在冰云仙宫世代传承,防止真相永远沉沦,也警醒所有冰云弟子绝不可与天威剑域为伍!”

  “如今,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主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轩辕问天。有此身怀野心,手段卑鄙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主,可想而知天威剑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肮脏,你将来若入天威剑域……我冰云仙宫,必与你斩断一切联系。”封千悔肃然道。

  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云澈很清楚,否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不会被追杀,爷爷不会死,十九年前,他也不会流落流云城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恩怨,封千悔自然不会知道。云澈内心一阵起伏,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谢太上宫主教诲,弟子铭记。”

  “好!”封千悔缓缓点头:“我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你切忌与他人说起,我会告诉你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你分得清轻重善恶。另外……”她目光扫了一眼云澈与夏倾月:“你与倾月虽有着夫妻之名,但,在倾月冰夷神功修炼至大圆满之前,你断然不可与她有夫妻之实。女子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气能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辅助冰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处子元阴一旦失去,倾月冰夷神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必然受阻,甚至有可能产生终生无法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瓶颈。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冰云仙宫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我绝不能容许这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差池……这一点,我相信你同样分得清轻重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冰夷神功大圆满之前不能……嗯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大圆满之后就完全可以了!

  云澈本来还担心冰云仙宫要夏倾月一辈子都必须保留元阴,不过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警告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提示啊。他连忙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弟子谨遵太上宫主教诲。”

  “好!”封千悔缓缓点头,面露微笑:“我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已说完,坦白说,虽然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宫有史以来第一个男弟子,但对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入,我深感安慰,毕竟,苍风大陆两大青年天才,都聚集我冰云仙宫。”

  “你加入冰宫之事今天暂不声张,明日宗门大会再告知全宗。若无他事……倾月,你带云澈在冰宫之中四处转转吧,你可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皆可以带他去。煜仙,你留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夏倾月起身,向封千悔一拜,然后与云澈离开。

  他们刚一离开,宫煜仙便起身急声道:“师伯,你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?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单纯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影响力?”

  封千悔眼神深邃,她微微仰头,声音似叹似哀:“煜仙,你可还记得冰云先祖当年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预言?”

  宫煜仙一怔,随之双目剧烈一颤,脸色也变了一变:“师伯指的【逆天邪神】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‘千年之劫’?”

  “没错。”封千悔闭上眼睛,神色肃穆:“当年,冰云宫主与黑煞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散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至交好友。那时天机门鼎盛一时,能窥破天道,洞悉天机,所窥天机几乎无所不应,而最终,也遭天道制裁而灭门。冰云先祖创立冰云仙宫之时,天机散人曾窥视天机,告知先祖冰云仙宫将荣华千年,而千年之后将有一大劫难,此劫难若能渡过,冰云仙宫将万年鼎盛,若不能渡过,世上,将再无冰云之名。而时间之上……千年之期已然到了。近一年以来,我不断心神不宁,休神之时甚至噩梦连连,再加上我宫忽然出现了倾月这等天资异常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沉寂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也再度现世……各种异常,似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预示着千年之劫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”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一阵动荡,缓缓坐下身来:“所以,师伯才不惜打破门规,让云澈入我冰云仙宫,从来在应对可能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劫时多一分抗争之力?”

  封千悔叹声道:“与宗门存亡相比,逾越门规又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什么。唉,只望……若千年之劫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……天可佑我冰云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