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79章 冰云男弟子

第379章 冰云男弟子

  c_t;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有着数处冰云秘地,其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宫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常年清修于其中一处秘地。云澈和夏倾月随着宫煜仙一路向下,最终来到了一处冰室前。

  “师伯,云澈已经到了。”宫煜仙在冰室门前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随之,一个微显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从中传来:“进来吧。”

  声音落下,紧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室大门缓缓打开,漫天冰晶从冰室中飘散而出,久久不落reads;。

  冰室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央,一个面色平静如水,头已半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端坐在一块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玉之上,冰玉缓缓释放着寒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雾气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体都笼罩在朦朦胧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之中。待宫煜仙三人走进时,她闭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睁开,放射出平和而苍茫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而这道目光,直接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她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上一任宫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宫主——封千悔。

  “弟子宫煜仙,拜见师伯。”

  “弟子夏倾月,拜见太上宫主。”

  苍老女子一抬手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必拘礼,坐下吧……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赫然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苍风玄界最巅峰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云澈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几乎不逊色于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他向前一步,行礼道:“晚辈云澈,见过前辈。”

  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上下打量着云澈,缓缓点头,忽而,她眼神一动,手臂猛然挥出,几十道冰晶虚空凝成,飞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对于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出手,云澈没有表现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讶异,他身体不动,胸膛微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护身玄力都没有张开,直接以身体迎接。

  砰砰砰砰……

  冰晶全部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碰触到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直接碎裂,化作碎片消散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闪过一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虽然只承载了她半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但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,也绝对难以接下,而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只有地玄境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玄力防御都没动用,单以身体硬抗而下,还毫无伤……仅此一点,整个苍风大6,就再也不可能找出第二个人。

  不过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试探当然远不止于此,冰晶全部落地之时,她双手齐出,头飘起,全身冰灵起舞,磅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之力释放而出,让本就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室犹如一下子落入了冰寒地狱。

  随着封千悔快变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印,七朵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在云澈周围竞相开放……同为冰莲,这些来自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莲花绝非当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可比,每一朵冰莲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之力,足以将一个十里湖泊都完全冰封。

  云澈眼眸之中光芒一现,不等这七朵冰莲开始变化,他已瞬间抓起龙阙,同时焚心开启,脚踩星神碎影,龙阙在转眼之间,挥出霸道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道。

  在第七剑落下时,龙阙,也已消失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砰砰砰砰砰砰砰!

  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爆裂之音霎时充斥了整个冰室,刚刚才绽放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还未来得及释放冰云之威,便如串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爆竹般全部爆开,化作漫天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细小冰晶,被未完全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风暴冲击到冰室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在冰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上铺上了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层冰层。

  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停滞在空中,眼中闪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色。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多,也不如亲眼一见,两番试探,已足够她认识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究竟有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而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确只有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。

  “好!”封千悔一声赞叹:“看来你被称作‘苍风第一人’,绝非夸大其词。苍风有史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虚假。”

  云澈谦逊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前辈谬赞了。晚辈年纪尚轻,根基太浅,断然不能和前辈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相提并论,所谓‘苍风第一人’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戏言,晚辈愧不敢当。”

  封千悔道:“听闻你屠灭焚天门,重伤神皇皇子,横行无忌,狂傲无度,到了老身面前,又何必矫情……坐下吧。”

  云澈依言坐在了封千悔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。

  “老身俗名封千悔,你可以称呼我千悔婆婆。以你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与名望,大可不理会老身要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整个苍风,已几乎无人有资格让你动身前去一见。为何又要万里迢迢的【逆天邪神】来这极北之地见老身?”封千悔目视云澈道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彰显着这个问题她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一问。

  因为云澈对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决定着她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云澈斜眸看了宫煜仙和夏倾月一眼:“前辈可要听实话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实话。”

  “那好,晚辈就实话实说了。”云澈一挺胸脯,大大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其实原因很简单,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而倾月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婆,我怕万一我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会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月老婆有所为难,所以我便来了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云澈,太上宫主面前不得胡言乱语!”宫煜仙凝眉冷声道。

  “无妨。”封千悔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而笑:“他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胡言乱语,他刚才所言,便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内心所想。云澈,老身听闻你因为亲人被焚天门所掳,从而一怒之下灭焚天满门,又仅仅为了不让倾月为难而来见老身,看来,你对情义的【逆天邪神】看重,还要过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看重……很好。那你可知,老身为什么一直想见你?”

  “请前辈明示。”云澈隐隐约约能猜出个六七成,但也不能完全确定。今天之前,他从未听过关于冰云仙宫太上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传闻,甚至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都没听过,显然她早已不干涉任何俗事,但现在却忽然要见他,显然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某件事关冰云仙宫,宫煜仙都无法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封千悔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与我宫弟子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老身已完全知晓。你既与月婵结合,那么,也自然知道了冰云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大隐秘。从两年前开始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便开始有了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玄功……冰云诀,这一点,你可要否认?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着冰云诀。不过,我并没有在任何面前使用过,也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。”云澈坦然道。

  封千悔继续道:“宗门玄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宗门之灵魂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能传给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!无论将宗门玄功外传,或者偷学他门玄功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界最大禁忌之一!在任何宗门,将弟子逐出之时,先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废去其宗门玄功。月婵从小在冰云仙宫长大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七仙之,纵然如此,她在离开冰宫之前,也不得不自废玄功……而你非我冰云仙宫弟子,却有着属于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玄功冰云诀。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老身要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虽然老身相信你不会将之传给别人,甚至不一定看得上我宫区区冰云诀,但,这对我冰云仙宫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能置之不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!”

  云澈微微沉吟,道:“前辈希望我怎么做?”

  “你有两个选择。”封千悔肃然道:“第一个选择,让老身废去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。水火相克,你有凤凰血脉,冰系玄功本就极不适合你,甚至有可能因属性冲突而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造成负担和损伤,所有废去冰云诀,对你而言,应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无法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单单就废掉冰云诀而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什么舍不得。作为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它在普通人眼中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比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但相比于云澈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、荒神、天狼、凤凰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弱。对敌之时,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不用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要远胜于冰云诀。他偶尔动用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冰云屏障隐匿下气息而已。

  但,这个冰云诀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楚月婵!是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子元阴所赋予他,甚至成为了一种他与楚月婵之间切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联系。如今楚月婵不知身在何处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她在他身体里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痕迹。

  所以,他绝不愿意冰云诀被废去。

  “我想听第二个选择。”云澈没有太多思索,断然道。

  封千悔深深看了云澈一眼,道:“第二个选择,加入我冰云仙宫,成为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”

  封千悔这一句话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石破天惊,三人谁也不曾料到封千悔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。还未等云澈回应,宫煜仙已站了起来,失声道:“师伯,这……”

  “不用多言。”封千悔伸手阻止宫煜仙继续说下去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自有考虑。”

  宫煜仙张了张口,没有再说下去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夏倾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诧然。

  “这个……据我所知,冰云仙宫自出现以来,就从来都只收女弟子,从来没有收男弟子一说,前辈莫非……想要因晚辈一事而破例?”云澈很不淡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我宫之所以一直以来只收女弟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女性体质偏阴,更适合修炼冰云诀。同时,男女之情会阻碍冰云诀修炼为假,冰云诀可通过处子元阴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收男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因。”封千悔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在不伤及宗门原则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下,门规亦可稍作通融变动。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名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又有着月婵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,与我冰云仙宫已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莫大缘分和牵连。以你目前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声望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加入我冰云仙宫,便可极大提升我冰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,权衡之下,若你不愿废去冰云诀,我可破例将你收为冰云仙宫有史以来第一个男性弟子。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