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78章 永夜王子

第378章 永夜王子

  黑煞帝国,极恶之地。

  阴气森森,灰雾缭绕,不断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便如鬼哭魔嚎。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之地,本该死去几十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却硬是【逆天邪神】活了下来,他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肢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攀爬、挪动,以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执念强撑着本该早已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

  终于,他爬到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棺,玉棺呈半透明,其中,摇摆着一团似乎有无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雾。

  “你终于来了……本王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玉石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灰雾忽然扭动起来,一个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响起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谁!”

  “本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在寻找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而你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在等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用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钥匙,打开这个封魂枷锁,本王便可赐予你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

  “我凭什么……相信你!”

  “本王无法证明,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也只有选择相信本王!如果不马上得到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你很快就会死。而本王,和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类人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和执念,而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与执念,更要胜你千万倍!你若有了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这个世上,便没有你报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仇!而本王只剩残魂,若要报仇,就必须借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!把本王放出来,对你,只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。否则,你接下来,只能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死亡!”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,那把漆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钥匙落在了封魂棺之上。

  霎时,封魂棺烟雾四起,一层阵法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短暂闪现,然后完全消失。

  呼!!

  阴风四起,封魂棺忽然打开,被封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逃出生天,发出一声快意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,然后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焚绝尘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其灵魂之中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千年,已经千年了!本王终于获得了自由!老天总算没有完全瞎眼,给予了本王复仇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小子,感谢你让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重获自由!为了报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情,本王会取代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成为你这具残破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新主人!这对你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……哈哈哈哈!”

  “你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!”

  灵魂之中,仿佛有万千钢针猛然扎进,焚绝尘脸色瞬间苍白,七窍流血,口中发出痛苦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:“你……你……要吞噬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!!呃……啊啊啊啊啊!”

  “如此虚弱,居然还能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吞噬下说出话来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惊讶……你放心,在本王吞噬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后,会根据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杀掉那个你最想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为你报这切骨之仇,你可满意了!?现在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……就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祭品吧!!”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  焚绝尘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着,全身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痉挛、扭曲,全身每一个部位,都被汗液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湿,如同被暴雨浇淋。**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无论多痛,他都完全可以承受,甚至不会发出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但精神被撕裂所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感,比五马分尸还要残忍千万倍。他感觉到仿佛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针和刺刀在扎刺、切割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在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之中跌落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。

  灵魂若被摧毁,被吞噬,那么,他将失去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身体,会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躯壳,他将永远也无法报仇,而且将永远成为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傀儡。

  这比杀了他,比将他凌迟万遍,更要无法接受。

  我焚绝尘……可以死……可以死无全尸……

  但绝不能……成为一个屈辱的【逆天邪神】傀儡!!

  我千辛万苦来到这里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寻找可以让我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

  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成为一个傀儡!!

  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,本已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疯狂凝聚,释放出足以让魔鬼都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。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信念在嘶吼声中全部释放……

  “啧啧,居然还妄想挣扎,哈哈哈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到极点,在本王眼中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便如蝼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弱小,又怎么可能……嗯?什……什么……这不可能……你做了什么……这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!!”

  那即将被残噬,本虚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忽然间迸发出强大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力量,这股反抗力量随着焚绝尘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增长,不但完全抵挡住了黑暗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,反而一点点将之包围,禁锢,甚至……开始了反吞噬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!一个只有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……不可能……啊啊啊……”暗黑灵魂再也无法狂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恐慌、恐惧,如同从天堂一下子跌落入地狱深渊。

  “我焚绝尘……被人败过……践踏过……侮辱过……这些……我都可以承受……因为总有一天……我会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回……但……谁都休想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变成最屈辱的【逆天邪神】傀儡……休……想!!”

  “啊啊啊!!”暗黑灵魂发出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他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竟然被完全禁锢在了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,被他反吞噬着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若被吞噬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便将从世上完全消失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还有灵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将全部被焚绝尘所得。他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叫,甚至发出了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:“放过本王……快停下……本王会让你拥有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本王不能死……”

  暗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这一刻忽然嘎然而止,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变得激动颤抖起来:“荒儿……荒儿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荒儿!!”

  焚绝尘:“??”

  “荒儿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荒儿……”正在被反吞噬的【逆天邪神】暗黑灵魂似乎忘记了痛苦,发出了喜极而泣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荒儿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王啊!!”

  焚绝尘全身被汗液湿透,他冷笑着,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这个愚蠢奸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残魂……为了能活下来,连如此荒谬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!”

  “荒儿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!当年我们永夜王族被奸人所灭,你也被残忍杀害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后在你死后禁锢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缕灵魂,以自己生命为引,发动了永夜禁术,让你可以在千年之后保留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和灵魂而轮回转生……”

  “够了!死到临头……还这么多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!”焚绝尘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:“给我永远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闭嘴!!”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之坚韧,远远超出了暗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连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之力都失去……而他,也索性完全放弃了挣扎……

  “也好,在你获得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还有我禁锢在灵魂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你自然就会明白一切……”

  “荒儿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永夜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永夜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和希望……你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夺回我族天罪神剑,重建永夜王族,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后报仇……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族人报仇……为你自己报仇……一定要报仇……一定要报仇!!!”

  暗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中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荡,消失,而随之,这股灵魂不但放弃了挣扎,反而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和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力量,全部融入向了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。

  跨越千年之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如潮水般涌向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逐渐变得呆滞,最后,就如死人一般跪在那里,久久没有动作,一张脸上,布满了四溢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有雪凰兽相助,云澈这次去往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比之上次自然短了很多,在飞入茫茫雪原后,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很快便出现在视线之中。

  看着快速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,云澈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楚月婵,这几个月来,他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包括夏元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以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,名字早已响彻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楚月婵有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夏元霸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而黯然远离,在知道他还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后,本应该马上去找他才对。

  “难道,你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不在苍风了吗?”云澈有些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道。

  冰云仙宫还没有解除闭宫状态,不过这次自然不会有什么阻拦云澈进入。在他还未落下时,冰云仙宫便已察觉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楚月璃已等在主门之前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楚月璃面罩寒霜,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晚辈云澈,见过楚仙子。总算没有失约。”云澈上前道:“让楚仙子亲自迎接,晚辈实在不胜惶恐……其实让倾月来就可以了。”

  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楚月璃毫无反应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宫主已经知道你来了,随我来吧。”

  云澈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打趣一下这个冰璃仙子,哪怕看到她露出生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也好,结果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得个无趣。他歪歪嘴,跟着楚月璃走了进去。

  即使在没有闭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冰云仙宫也极少会外客,因而,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弟子大都没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接触男性,因而,云澈跟随楚月璃走在冰宫之中,再加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云澈”之名,顿时引来了大量冰云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处“围观”,目光中对这个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义夫君,以及让楚月婵破戒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充满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。

  见到宫煜仙时,夏倾月正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云澈向前道:“晚辈云澈,见过冰云宫主。四个月前晚辈鲁莽闯入冰云仙宫,还对前辈不敬,还望前辈原谅。”

  宫煜仙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讶,然后微微而笑:“一个把焚天门灭亡,将神皇皇子都敢于踩在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居然会低头认错……云澈,你着实让我对你另眼相看。道歉就不必了,你那日情急失心,强闯冰云仙宫情有可原,而且也显得出你对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记挂在心。而且你那天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也并非全错。”

  “这些事暂且不提,云澈,我宫太上宫主想要见你,你随我来吧……倾月,你也一起来吧。”r1058

  最快更新,阅读请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