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75章 泠汐
  午夜时分,揽月宫。

  荷花池畔,萧泠汐手托香腮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那里看着在柔和夜风下微波荡漾的【逆天邪神】池水。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光在池面上折射着皎洁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照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脸和灵动中带着迷茫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。

  她在这里已经坐了很久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小姑妈,怎么这么晚还不睡?”

  熟悉而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让萧泠汐一下子抬起头来,她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呆了一呆,娇呼道:“小澈?你怎么会来这里?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公主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洞房火烛,你怎么不陪她……还跑到这里!”

  “她已经睡下了。然后……我有一点点担心你,所以就去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,然后一直找到了这里。”云澈微笑着道,然后向前一步,坐在了萧泠汐身边,和她一起看着月光下微光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荷花池。

  “我……我有些睡不着。”萧泠汐低下头去,心跳忽然一阵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加速,她顿了一顿,小声道:“你为什么会担心我?我又没有什么事……今天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和心思,都应该花在公主姐姐身上才对。”

  云澈没有回答,他目不转睛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萧泠汐一会儿,忽然伸出手来,揽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将她抱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萧泠汐一声失措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呼。却没有抗拒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顺势静静依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有没有觉得……和上次一样。”云澈嗅着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笑着道。

  “上次……什么?”

  “三年前,我第一次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那天夜里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在夜幕下和小姑妈相互靠在一起。”

  这句话,同时拨动了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,让他们顿时想起了当年夜幕之下,那幅暧昧,又隐约掺杂着禁忌,但又让他们悄然沉醉,整整一夜都不愿打破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那一夜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洞房花烛夜,他却用了整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在后山与萧泠汐紧紧相偎。

  今夜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婚之夜,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。

  “不一样……”萧泠汐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轻声道:“当年,你和夏倾月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其实……其实我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高兴,比高兴还要多一些。因为,随着婚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我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小澈以后将不再属于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另外一个人,更害怕夏倾月会对你不好,甚至欺负你,毕竟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被称作流云城第一天才,你都打不过她,我又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时都在你身边保护你……老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似乎也和我有些一样,你成婚,他很开心,但同时,他也背负着很大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次,一点都不一样。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变得明亮起来:“公主姐姐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哦!整个苍风最最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,而且脾气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,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又那么好看……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老爹今天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心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看到老爹喝醉。我也一样,看到萧澈又多了一个这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高兴。”

  “……如果小姑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心,那为什么会这么晚都不睡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在这里发呆?”

  萧泠汐沉默了下去,她靠紧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,能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声。过了好久,她才发出如梦呓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声:“我忽然……好想念以前……那个时候,我和小澈每时……每分……每秒都在一起,只要我想,随时都可以看到小澈,那个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属于我,似乎整个世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如今,小澈长大了,还变得那么厉害,被那么多人仰视着,小澈娶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最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仙子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……我很开心,很骄傲……也有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落……因为……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缩,让自己与他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,似乎自己稍一放松,他就会从自己身边消失:“因为我已经根不上小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和世界……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凡,我比不上公主姐姐,比不上夏倾月……今天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,每一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平时只能在传说中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……我更没有了再继续保护小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反而……反而只会成为小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累赘……呜……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轻轻堵住,也堵住了她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小姑妈,你知道么……”云澈声音平静而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一定要让我说出一个在我心中分量最最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那个人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而且,这一辈子,永远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任何人,任何事物,都不可能取代!所以,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不如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自己都不可以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一声很轻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,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弦被重重拨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萧泠汐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娇躯也连续颤动了好几下,心跳也无限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加速着,忽而,她手掌按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:“小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就知道油嘴滑舌,哄我开心。”

  “我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油嘴滑舌,我对小姑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发自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连忙保证道:“就比如……当初我对小姑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句话,不知道小姑妈还记不记得。”

  “……哪句话?”

  云澈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脉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……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一定要娶你!”

  空气顿时凝结,两个人在对视中静止。

  第一次,云澈对萧泠汐说这句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婚之夜……但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在那时和现在说出,全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……

  因为,那个时候,萧泠汐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。

  但如今,他们已经知道,所有人也已经知道,她和他之间,根本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缘之系。

  噗通……噗通……噗通……

  寂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夜里,云澈都能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到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声,忽而,他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柔软移开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不轻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力,他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而眼前,萧泠汐站了起来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气鼓鼓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……

  “你你你你你……又开始像以前那样胡言乱语占我便宜!”萧泠汐双腮抹红,神色明显有些失措混乱,说话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语无伦次:“今天你和公主姐姐新婚……你却在新婚之夜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说要娶她……上次,上次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……小澈,你……你果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超级花心大萝卜!”

  云澈连忙站起身来,一脸无辜:“我……”

  “不许再说话!”萧泠汐一晃头,大声道:“还不马上回去陪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老婆,你再留在这里说乱七八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我就告诉公主姐姐……而且还不理你了!快点回去快点回去快点回去!”

  云澈和萧泠汐朝夕相处十几年,自认为了解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甚至她情绪的【逆天邪神】点滴变化,他都可以精准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到。但这一次,他愣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萧泠汐忽然剧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给搞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发懵,他只好有些发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好好……我我我知道了,我这就回去……小姑妈……你也要早点休息……”

  “快走啦!!”

  “啊……好。”

  萧泠汐命令式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云澈从来都不会违背,这几乎成为了一种持续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惯性。云澈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从萧泠汐面前消失,回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房之中。萧泠汐却没有马上回房,依旧在荷花池旁站了好久……而这次,她不再眼神迷蒙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捂着脸,吃吃傻笑,笑颜比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光月华还要明媚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五更天后,窗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开始变得明亮。

  初承雨露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在这时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醒来,睁开眼睛,她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丝丝撕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痛,然后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酸软,这些,都在向她证明着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并非迷蒙。

  “雪若,不再多睡一会吗?天还早。”在她稍有动静时,云澈便醒了过来,看着她含羞带怯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微微而笑。

  “呜……”眼前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躯体,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同样不着一缕,苍月一声小动物呜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,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缩进了毯子里。过了一会儿,又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今天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成婚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要早早去向父皇恰灸嫣煨吧瘛侩安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……我先服侍夫君穿衣好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帐之中,苍月跪在床上,以一双纤细如缎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手为云澈穿戴着衣物,这一刻,她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嫁为人妇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给予着自己夫君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柔。不过显然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从未服侍过他人穿衣,所以动作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疏迟缓,而这个过程,她全身裸呈,被云澈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下其手,穿戴好时,她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喘吁吁,肤色绯红,然后手忙脚乱的【逆天邪神】为自己披上着金纹凤衣……

  “云澈向父皇恰灸嫣煨吧瘛侩安。”

  “月儿向父皇恰灸嫣煨吧瘛侩安。”

  云澈和苍月并肩挽手来到帝王宫中,一起向早已等待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请安。苍万壑缓缓点头,一脸欣慰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澈儿,把月儿交给你,朕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心。尤其你们又两情相悦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完美不过。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再天之灵,也必定欣慰不已。三日过去,你要记得陪月儿一起去祭拜一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分内之事。”云澈回答道。

  “嗯!”苍万壑点头,神情变得有些肃然起来:“澈儿,昨日你和月儿大婚,一些话,并不适合说,但今天,朕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不说了。朕相信你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鲁莽之人,但昨日之事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带来巨大风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要远远超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,我苍风四大宗门联合,也及不上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分宗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、传承,雄厚到临近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你昨日之所以敢将他们重伤驱退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捏准了他们会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动掩下此事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之中没有人了解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并不能确定他们会做出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而且在场那么多人,虽然给予了威慑,但也根本无法保证他们之中不会有人将此事泄露,甚至大肆传播出去。如果这件事万一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开……凤凰神宗一定会对你下杀手啊。”

  苍万壑这番话下来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静,他点头道:“父皇所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都想过,还请父皇放心。我昨天敢对凤凰神宗三人出手,并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可能会掩饰此事,其实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事被传开,或者他们主动把这件事告知宗门,凤凰神宗短期之内,也不会对我进行报复。”

  “哦?”苍万壑面露疑惑。

  云澈抬头,道:“因为马上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太玄七国排位战’,还有那个叫‘太古玄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有这两件大事在前,再加上我已告知那三人五个月后我会去往神凰帝国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知道了昨日之事,应该也不至于有闲暇找我来算账。”

  “不过,为了以防万一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提防着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数,所以,一个月后,我会离开皇宫。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