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74章 皇宫花烛

第374章 皇宫花烛

  “我们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!”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魔鬼之森,老三和老四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没看清……而且这里别说什么宝物,根本连块像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都没有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!”

  “哦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里好像有一个人。”

  三个人站在了黑衣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都散发着地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伤,看起来快死了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可怜虫。”中间那人道。

  “哼,这气息顶多只有灵玄境,居然敢一个人闯到这种地方来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死活。”

  “看他这个样子,也活不了多久了,既然被我们碰到了,嘿嘿……就顺道送他上路吧。”

  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脸上露出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笑……对他们这种刀口上过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杀人无疑能带来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感,他抽起长刀,狞笑一声,以刀背砸向了黑衣青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盖。

  当!!

  趴在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青年看上去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油尽灯枯,但他却不知忽然从哪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竟以那把破损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刀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了一下,中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刀偏移,砸在了地上,黑衣青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刀也被震的【逆天邪神】脱手而去。

  “哟呵!”中年人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都这副可怜模样了,居然还有力气反抗。本大爷送你上路,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心一片,你居然还不识抬举。嘿,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从本大爷刀下活命。”

  说完,他手臂直接运起三分玄力,一刀扎刺向了黑衣青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。

  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骤然临近,黑衣青年瞳孔收缩,身体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移,直听“噗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刀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贯穿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胸。

  鲜血很快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完全染红,黑衣青年全身猝然僵挺,眼神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涣散……他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嗅到了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

  不……

  我不能死……我不能死……

  我还没有杀了云澈……我还没有报仇……

  我不能死……我不能死……

  “我不能……死!!!!”

  “呃啊啊啊啊!!”

  正在失去焦距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猛然释放出如恶狼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不知从哪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竟忽然站了起来,一手死死抓在中年人握刀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,另一只手狠狠砸向了中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

  “谁都……别想……杀我!!啊啊啊啊!!”

  噗!!!!

  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刀,他正在惬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着黑衣青年踏入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怎么都想不到,他竟然一跃而起,随之,他感觉仿佛有一股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之息将他笼罩,让他一时间如坠冰窟,竟然动弹不得,当他回过神来时,他竟已感觉不到了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

  中年人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垂下头颅,随着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下,他看到本该在他刀下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青年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,还有半只手臂,完全消失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中年人瞪大着几乎要爆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球,发出生命里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然后缓缓向后倒了下去,随着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下,那只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也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抽落……中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之上,一个巨大血洞疯狂喷涌着鲜血。

  一阵阴风吹起,带起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味,黑衣青年遍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犹若刚在血池中泡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在阴风中混乱飞舞,半遮着他恶鬼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插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长刀还在缕缕滴血……

  中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伙伴,在这一刻犹如看到了传说中那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魔神!

  他们杀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去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险地,胆子远比一般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但,那股浓烈到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气、恨气、戾气,让他们如同处在深渊冰狱,全身每一块肌肉,每一根血管都在恐惧之中痉挛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时间,他们怪叫一声,连滚带爬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方逃去,很快就消失在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灰雾之中。

  当!

  长刀被他拔出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脚边,青年男子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重重摔倒在地,昏死过去。

  我不能死……

  我一定要杀了云澈……杀了云澈……

  我绝不……能……死……

  意识里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完全消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残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一个破布袋,放在常人身上,早已死透,但他却死死支撑着不肯死去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之中,一直死死抓着一枚漆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钥匙,钥匙上环绕着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灰黑雾气,此时,这些雾气忽然飘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起来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感应到了什么……

  灰蒙蒙的【逆天邪神】雾气深处,一个阴森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忽然诡异而恐怖响起……

  “好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气,好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居然还有着让我能让我脱离牢笼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宿主……老天终于开眼,我苦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可以重获自由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云澈与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婚大典,让整个苍风皇城都变得无比热闹喧嚣。成婚大典持续了整整一天,直到夜幕完全降下时,皇城和皇宫才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了下来。

  星月朦朦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光格外明媚,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抚着整个皇宫。苍月已在新房之中坐了很久,房中亮着一盏盏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烛,一抹月光从大红窗帘的【逆天邪神】缝隙中洒下,映在床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璧人身上。她不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窗外,听着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一次又一次紧张而期待的【逆天邪神】问着:“还没有好吗?他什么时候会来?”

  “呜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姐姐,你已经问了三十多遍了。”萧泠汐坐在红烛前,托着腮帮,看着窗外,心事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外面已经安静下来了,他应该很快就会……”

  吱呀……

  紧闭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门在这时被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开,借着烛光,两人看清了那个走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娇躯微微而颤,然后又在紧张与喜悦中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绷紧。

  脚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绣着龙凤祥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红地毯,红绸铺满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墙面,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盏台上两只大红喜烛潋滟生辉,烛身金漆雕着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翔龙与鸾凤,烛火摇曳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照着几乎齐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金琉璃帘,满室朦胧梦幻之色。但这些光彩最美,也不及那等待他多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璧人,他停在房门口,迎着暧昧柔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线,看着他生命里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孩。

  萧泠汐站了起来,鼓着腮帮道:“好慢!都快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老婆给急死啦……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洞房花烛夜,我这个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该走掉了,你们……你们……你们……总之接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了。”

  萧泠汐有些语无伦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也不等云澈和苍月回应,便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离开。

  云澈轻轻拉住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:“小姑妈,你……”

  萧泠汐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拿来,有些烦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头:“啊啊啊!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公主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日子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明天再说!不许再拉着我!”

  说完,她便不再理会云澈,小跑着离开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有些愣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。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他总能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,他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小姑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……似乎有些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云澈迈动脚步,来到了苍月身边,轻轻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冠取下。顿时,苍月含羞带怯的【逆天邪神】娇美容颜映现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晶莹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花颜蒙着红烛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娇艳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方物。

  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,苍月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垂首,两边香腮蒙上一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粉色。云澈坐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轻轻抱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香肩,柔声道:“师姐,让你久等了。”

  苍月脸色绯红,心里扑腾乱跳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夫君,你还喊我……师姐吗?”

  当初同在新月玄府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应该以师姐师弟相称,但云澈在新月玄府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两天,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姐师弟之称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习惯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回忆。

  一声“夫君”,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全身一酥,他微笑起来,看着苍月轻轻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我喊你月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喊你雪若?”

  苍月柔声道:“只要夫君喜欢,哪一个都可以。女子嫁夫,便以夫君为天,只要夫君喜欢,我都会喜欢。”

  夜空之中,一片遮蔽着皎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微云被风吹散,洒进新房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线变得更加明亮皎洁。

  “我经常会想,如果当初没有遇到夫君,我现在会在何方?父皇会不会已经离世,整个皇室,会不会已经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硝烟,甚至落入他人之手……”苍月依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眼神朦胧似雾:“夫君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对我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能嫁给夫君,我苍月这一生,已再无所求。”

  “我也一样。”云澈闭上眼睛,缓缓道:“如果当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雪若,我或许早已死在了新月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把我带到皇城,带入苍风玄府,让我能代表皇室参加排位战……也才遇到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爷爷,获知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……也才有了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我。能遇到雪若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恩赐。”

  互相的【逆天邪神】诉说之中,少女体香和男子气息不断撩拨着彼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嗅觉和心弦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越来越近……终于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香唇被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吻住,身体也被他压在了床上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有如有一只小鹿到处乱撞,突突突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跳,两边粉脸同时被红晕占据,她闭着眼睛,芳心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迎合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吻,任由他吮吸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香舌,摩挲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贝齿,品尝着她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甘润芬芳……

  在苍月不知不觉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已被云澈层层剥下,丰润娇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白身体毫无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展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云澈尽情欣赏、抚摸着这具完美无瑕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玩之下,苍月嘤嘤哼哼,娇软柔媚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直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魂酥体麻,娇嫩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肤逐渐如羞涩般嫣红了起来,呼吸也变得滚烫急促。

  “嘤……”

  随着一声似痛似愉悦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终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合。苍月用力抱紧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美眸之中,点点晶莹悄然滑落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