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73章 极度威慑

第373章 极度威慑

  凤熙辰已经昏死过去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虽然吓人,但都不致命。黑赤老者大松一口气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恨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平息,但他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怨恨再强大十倍也必须忍着,两人向前,面对苍万壑,低头道:“谢过苍风帝皇……恩典。”

  “呵呵,不必。”苍万壑微一抬手,一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威仪:“苍风七国同气连枝,闹僵了对谁都不好。今天之事虽然最终让皇子重伤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你们而起,这一点,你们不会否认吧?而此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出,对你们,对我们,都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会有无法预估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患,所以,就如你们之前所言,今日之事,就当没有发生过。在场之人,朕保证他们不会有一个人说出去,否则,不用你们出手,朕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们。如此,你们可有异议?”

  苍风帝皇说完,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视周围。凌杰马上站了出来,高声道:“皇上放心,天剑山庄凌杰,还有我兄长凌云,绝不会将这件事泄露给任何人……包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此言可为誓!如有违背,必遭天诛地灭!”

  凌杰开头,其他人也纷纷效仿,立誓绝不将今日之事泄露给任何人。

  如果今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强国宗门,今日之事,等于结下了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仇。但凤凰神宗实在太强▼大,当这种强大太过耀眼,而且不可撼动时,便会自然形成一种荣耀包袱……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与尊严,决不能被践踏和折辱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原本比其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所以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让黑赤二老再次大舒一口气,他们以警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了周围众人一眼,然后不再说一个字,带起凤熙辰,狼狈而去,很快就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之中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跟随着他们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传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:

  “你们听着,五个月后,我会亲自前往神凰帝国参加七国排位战!你们可要好好准备,争取让我五个月后有去无回,千万不要让我失望~~~”

  这场突然降临,来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威胁,就这样以一个任何人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终结。

  凤熙辰三人出现,并针对云澈时,人们都以为云澈这次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完了。但云澈非但毫无无伤,毫无损失,反而以惊世骇俗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将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暴打一顿,还捏紧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穴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城府固然可怕,而相比之下,更让人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狠辣霸道果决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。前段时间他灭掉焚天门,震撼苍风,而相比今日之事,他灭掉焚天门之举简直都不算个事儿了!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非但没有给云澈带来任何负面影响,反而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和威慑力再度暴涨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他们眼中,用“苍风第一人”都不足以形容,他们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开始带上了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敬仰、震撼和畏惧。

  云澈转过身来,一脸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众位,实在抱歉,顺手打发了几个跳梁小丑,影响大家兴致了,还请众位回去就坐,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下大婚之日,定会让众位贵客尽兴而归。至于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眯了眯:“众位想必已经全部忘了吧?”

  堂堂神凰皇子,在云澈口中居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顺手打发”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跳梁小丑”,在场之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一阵抽搐,而云澈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那威胁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味直渗心魂……如今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违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圣旨,在场之人都连忙出生响应,一时间各种声音混杂不绝,所有人都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已经完全忘记今日之事,然后返回向成婚大殿,没有一个人敢提前离开。而且这些在自己地盘上都不可一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佬们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缓慢,动作拘谨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宗主……在回到座位上时,屁股都不敢坐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重。

  至于心中有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子苍霖与三皇子苍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发白,炎炎夏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遍体发冷,不停的【逆天邪神】擦着冷汗……同为皇子,他们与神凰皇子一比,简直连个屁都不算。云澈连神凰皇子都敢踩到脚底下,要捏死他们,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。

  婚宴大厅的【逆天邪神】屋顶被云澈自己撞出个大坑,快速清理一番后,大婚继续进行,但气氛之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了显著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敬酒之时,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诚惶诚恐,那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简直恨不能跪着给云澈回敬。

  强者,并不一定让人畏惧。就如凌天逆,他数十年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第一人,但人们对他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敬意、赞叹和仰望,而几乎没有什么畏惧可言,因为凌天逆实力虽极强,但整体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畏惧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穷凶极恶之人。但云澈不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不但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过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堪称睚眦必报,霸道强横,手段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决绝狠辣……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宗门,因其掳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没有伤害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下,直接就给人灭门!堂堂神凰皇子,整个天玄大陆都没有几人能惹得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人物,居然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打一顿,还把人脑袋踩到脚底下……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配上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谁人敢招惹!谁人敢忤逆!谁人敢不敬!

  而这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直以来,在刻意营造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!

  所有宾客就位,云澈与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婚礼大典继续,只不过司仪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开始发颤,还不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结巴巴,持续了整整一刻钟后才总算好转。很快,萧烈上座,位置赫然与苍万壑平齐,在场之人无不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记住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相貌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玄力只有灵玄境,面向温和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沧桑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,导致了焚天门被灭。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城主、宗师级人物都把萧烈看了一遍又一遍,唯恐哪天忘记了,并且不断告诫自己,以后见了他一定要和见了自己亲爹一样……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不小心冒犯了,那特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!

  充斥着惊惧和拘谨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也并没有持续太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在喜庆的【逆天邪神】锣鼓声中再度变得热闹起来,人们也逐渐开始放开,阵阵喧嚣声中,云澈牵着红绸,从大殿之外走来,红绸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边,一身凤冠霞帔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在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之下,娇羞轻怯的【逆天邪神】走来。

  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故,让苍月受到了惊吓,但随着一切尘埃落定,云澈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儿也从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噗通”,再度变成另一种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噗通”。

  今日阳光格外柔和,潋滟日光映着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冠霞帔妩媚明耀,傲然生辉,熠熠闪光映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眼花缭乱。大红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丝凤冠坠满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流苏,若隐若现着她眉心上低垂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宝石和微带娇粉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玉容颜。黛眉雪肤,明眸玉唇,精致动人,那让人心怜的【逆天邪神】羞怯之态与明珠流苏的【逆天邪神】半遮半掩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魅力倍增,犹如天女谪尘,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似凡间……

  今天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今生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如同一个从画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女,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,还有无形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雍容华贵,将所有见过她与没见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瞬间征服,直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屏住了呼吸,目光呆滞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苍月好感爆棚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杰,完全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发直,连口水都流了一下巴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公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苍风身份最为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同时,她又有着倾国倾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美貌,和让男人不可自拔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婉……造物主似乎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爱,都集中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宾客无不在心中深深赞叹。也只有云澈,才能配得上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之骄女,也只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之骄女,才配得上年纪不到二十岁,便已立于苍风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苍月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尖,数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,在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下牢牢握住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绸,一步一步向前迈动着。每迈动一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就会浮动一副只属于她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……新月相遇,共同逃亡,共同患难,不知不觉情牵心海,再到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之别,还有那段时间刻骨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戚苦思,再次见到他时那种如在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……而从今日之后,她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以后将与他终身厮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将融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也将完全属于他。

  这一切一切,恍然就如繁华一梦,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找到真实感。

  震耳喧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锣鼓喜乐之声久久缭绕在耳畔,大殿之下,苍万壑与萧烈之前,无数苍风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见证之下,在司仪努力拉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中,开始行交拜之礼……

  “一拜天地!”

  “二拜长辈!”

  “夫妻交拜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同一时间,天玄大陆极西,黑煞帝国,一个常年阴气环绕,寒气森森,渺无人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恶之地。

  踏……踏……踏………

  一个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,在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雾气中响动着。随着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近,一个身体佝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正以双腿拖着身体,一步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走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缓慢而沉重,似乎每迈动一步,都要耗费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和意志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衫破烂不堪,遍体伤痕血迹,就连脸上,都刻着十几道血沟,他手中拖着一把长刀,刀刃已经严重卷起,刀身破损多处,上面遍布着已干涸多时和新染不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……

  噗通!

  人影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倒在了地上,他双手撑地,全身战栗,口中发出声声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法站起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双手抓着地面,一点一点向前爬动着,他所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留下斑斑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……

  “云澈……我要杀了你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粉身碎骨……我也要杀了你!!!!”

  痛苦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声从他嘴角溢出着,这句话,他已经不知重复了多少次,早已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,几乎成为了他如今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信念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