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67章 天玄七国排位战

第367章 天玄七国排位战

  苍万壑向前一步,神色间兀自充斥着浓浓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置信,虽然这个年轻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卓绝不凡,让他这个帝皇都有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之感,但他依然不敢相信堂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皇子,竟然会亲自来到他苍风国,他犹豫着问题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神凰帝国皇子?”

  凤熙辰淡淡一笑:“有凤神玉为证。”

  说话间,凤熙辰右手伸出,掌心出现了一块赤红如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状玉佩,这枚血色玉佩一出现,霎时间,浓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系元素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逸散而出,如同在大厅之内忽然燃烧起一簇冲天烈火,让厅中玄力修为稍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一瞬间面色赤红,全身都几乎要烧起来。

  这下,苍万壑再也没有了任何怀疑,同时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急剧攀升。他再度上前一步,虽然极力维持着帝皇威仪,但神态之中,已显露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平静,他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没想到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临门,这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朕意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”

  凤熙辰收起风神玉,玉扇击腕,不紧不慢道:“苍风帝皇言重了,贵客愧不敢当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不请自来,还望苍风帝皇不要怪罪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十三皇子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神凰皇都距离我苍风皇城数万里之遥,十三皇子跋山涉水至此,我苍风皇室可谓蓬荜生辉,高兴欢9▽迎还来不及,哪里谈得上怪责……来人,速为神凰帝国三位贵客安排上座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凤熙辰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摆手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下专程来到贵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要事要做,适逢苍风帝皇嫁女这等大事,在下万万不敢耽误太过时间……不知苍风帝皇可能猜出在下为何事而来?”

  在堂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国之帝面前居然优哉游哉的【逆天邪神】让对方猜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意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敬,又傲慢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,但凤熙辰此举,在场之人竟几乎没有一人觉得不妥……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子……毫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在天玄大陆影响力上,他要胜过苍风帝皇不知多少倍!不要说他对苍万壑还算客气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来了之后目中无人,满口.爆粗,苍万壑也绝不敢与他起冲突。在场之人,也无一敢得罪和不满。

  苍万壑微微一想,道:“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玄七国排位战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凤熙辰大笑一声:“二十五年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还有不到半年便会召开,其他五国已数次向我凤凰神宗询问相关事宜,并早在三年前就开始进行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,惟独贵国一直风平浪静,我还以为贵国已经忘记了这等事。”

  凤熙辰在进入大厅,展露身份后,言语之上虽然傲气凌然,但用词上带也带着点敬重,而这番话一出,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痴,都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出了他对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蔑视。一些玄界之人心中愠怒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和耻辱……因为苍风帝国在七国排位战中,收获的【逆天邪神】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被其他六国狠狠践踏,嘲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

  其他六国参加排位战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展露实力,让他国见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雄威。

  但苍风帝国,每次都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被践踏而参加排位战。千年之中,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,苍风大陆精挑细选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无论遇到哪一国,都会以惨败收场,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犹如笑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年复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惨败与耻辱。

  凤熙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和大笑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宣泄着对苍风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和嘲笑。

  苍万壑脸色稍变,但马上恢复平和,淡淡一笑,道:“这等二十五年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盛事,朕当然不会忘记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朕前几年身体抱恙,卧床难起,因而没有心力来分心此事。十三皇子此来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送天玄七国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函?”

  “不错。”凤熙辰颔首,然后手指伸出,夹起一张雕印着赤色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烫金请柬:“五个月后,第三十九届天玄七国排位战将在我神凰帝国‘凤凰界’举行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七国排位战’,那么苍风七国自然一个都不可少,届时,我凤凰神宗会在凤凰城恭候天玄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驾。七国排位战旨在切磋实力,展现国威,其中之规矩细则,相信苍风帝皇必然熟知,在下就不多加赘述了,不过这届排位战和以往会有一不同之处……不知苍风帝皇,可曾听过‘太古玄舟’?”

  “太古玄舟?”苍万壑微微一愣,随之面容惊容,失声道:“莫非……太古玄舟已在神凰国再现?”

  “太古玄舟”四个字一出,大厅之中大部分人一脸茫然,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疑问,而凌云凌杰、楚月璃、萧绝天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一变。

  “难道,太古玄舟再次出现了?”凌杰低声道。

  凌云眉头紧起,低声道:“在过往历史中,太古玄舟平均三百年一现,按时间记载算来,距离太古玄舟上一次出现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已经过去了大概三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看来,天玄大陆又要骚动一段时间了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和我们苍风,根本毫无关系。这么多年以来,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从来没有能靠近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“不错!”凤熙辰点头:“半月之前,太古玄舟再度浮现我凤凰城之上。按照对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太古玄舟出现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年,舟门会自行打开,仔细算来,那时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排位战结束之期。太古玄舟传闻蕴藏着惊天之宝,惊世之秘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之舟门开启时间不但短暂,且可进入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极为有限,而唯有强者,才有探索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届时,能取得七国排位战前三之国,便可获得协力探索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相信苍风帝皇,以及贵国诸多高手,对这太古玄舟定然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。”

  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玄妙无比,只要听说其传说,无不对其向往无比。但苍万壑知道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斤两,自然不敢有什么奢望,而没有了奢望,也自然不会激动失态,他微微颔首道:“原来如此,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天下强者兴奋不已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十三皇子身份尊崇,没想到此番七国排位战之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三皇子亲自来送邀请函,并告知相关事宜,贵国此番倒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小题大做,让朕都有些惶恐不安了,哈哈哈哈。王海,还不去把请柬接下。”

  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与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婚大典,名震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场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主角,但凤熙辰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几乎让人忘记了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仪式……因为凤熙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皇子身份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骇人,把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耀眼光环都完全压过。

  凤熙辰将邀请函交过,嘴角勾起,带起一抹似蔑视,似玩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一双微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转移向了云澈:“苍风帝皇似乎误会了,在下此次亲身而来,排位战之事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半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至于另一半嘛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贵国这位新晋驸马……云澈。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关系我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!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